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美中若真開戰恐怕不是小打小鬧

—美中在西太平洋軍事衝突或難避免

作者:
美中關係惡化的真正原因之一再次浮出水面,只要中共高層不放棄遠洋軍事擴張戰略,美中雙方在西太平洋早晚會發生軍事衝突。假如美國在某種程度上示弱,很可能會令中共高層產生嚴重誤判、鋌而走險。

拜登上任後與習近平首次通話,不但沒有談攏,實際凸顯了裂痕,毫無賀年的味道。

拜登稱「維護自由開放的印太地區」,「對北京的脅迫性和不公平的經濟行為……以及包括對台灣在內(印太地區)的日益強硬的行動表示根本上的關切。」

習近平則稱「中美作為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承擔着特殊國際責任和義務。雙方應該順應世界潮流,共同維護亞太地區和平穩定」。習近平繼續要與美國在太平洋爭霸,不但沒有放軟,反倒想與拜登並駕齊驅,實際要求拜登從西太平洋後退,並重複「合則兩利、鬥則俱傷」。

美中關係惡化的真正原因之一再次浮出水面,只要中共高層不放棄遠洋軍事擴張戰略,美中雙方在西太平洋早晚會發生軍事衝突。假如美國在某種程度上示弱,很可能會令中共高層產生嚴重誤判、鋌而走險。

中共反美、爭霸由來已久

中共要與美國爭霸,不是從習近平才開始的。中共1949年暴力奪權後,拒絕了美國的橄欖枝,攆走了美國駐華大使司徒雷登,全面倒向前蘇聯共產陣營,加入了針對美國和西方的冷戰。1950年,中共出兵朝鮮,與美國為首的聯合國軍對戰。之後的越戰,中共又派出大量部隊,全力支持越南對戰美軍。

美中關係的改善,是因為美國看到了中蘇交惡的時機,毛十分懼怕前蘇聯的入侵,急需美國做靠山,美國趁勢從共產陣營策反了中共,雙方各取所需。

鄧小平掌權後,深知以往的路線走不通了,於是假意與美國修好,還替美國教訓了越南,既向美國送上了見面禮,也順勢鞏固了軍權。鄧小平的「韜光養晦」策略奏效,麻痹了美國,之後的江、胡都延續了類似的策略。江執政時,先從台海危機後撤,又歸還了迫降的美軍偵察機,中共駐南斯拉夫使館被美軍空襲,江也忍了,當然他的子孫也都到美國去淘金。胡本來就不願意折騰,表面上繼續與美國修好,但暗自也支持軍方的進攻性武器開發。

中共對外表面上與美國修好,無非需要美國市場、資金、技術,中共對內的反美宣傳從未停止,滲透式的新型冷戰愈演愈烈。儘管美中貿易逆差不斷拉大,中共間諜、大外宣橫行,但美國始終沒有真正意識到中共骨子裏的反美野心。

習近平上台後,認為此消彼長、時機已到,中共的爭霸策略迅速全面公開化,當時的美國副總統拜登與習近平交往最多,卻並未真正看懂習近平。中共將南海島礁軍事化,完全欺騙了奧巴馬,同時在東海也大動作挑釁日本,武力攻台的調子越來越高,軍費快速增長,進攻性武器不斷增加。中共擺出了勢必突破第一島鏈、向太平洋擴張的姿態。

美國的策略反覆

奧巴馬發現在南海受騙後,才有所醒悟,提出了亞洲再平衡戰略,但進展不夠迅速。而且,在奧巴馬和拜登執政期間,美國軍力實際被削弱,第一島鏈防禦基本不再提及,對朝鮮核問題一籌莫展,還難以從中東、阿富汗自拔,這都讓中共感到機會來了。

奧巴馬沒有實施削弱中共經濟實力的有效辦法,每年向中共輸送的美元卻越來越多。這也是川普能夠當選的原因之一。川普2016年競選時提出「美國優先」,明確要縮小美中貿易逆差、重建軍隊,重回里根時代的以實力換和平的軍事威懾策略。

川普上任後,馬上提出印太戰略,迅速恢復軍力,並很快向西太平洋傾斜。日前揭秘的白宮文件顯示,川普在2017年底就把中共定位成最大的敵人,確定了第一島鏈防衛的3項準則。川普不但在軍事上實施高壓策略,還出人意料地拋開中共,直接緩解了朝鮮核問題,並發起了貿易戰,對中共釜底抽薪。川普全面授權美軍迅速擊敗ISIS後,也堅決從中東和阿富汗撤軍,集中力量在印太對付中共,川普還堅決退出《中導條約》,準備補齊針對中共的陸基中程導彈部署。川普的策略奏效,習近平被迫回到了戰略防禦。

拜登上任前後,中共高層又產生了誤判,認為拜登軟弱,因此很快亮出了強硬的擴張調門,重回戰略攻勢,直接要求拜登從西太平洋後撤。拜登把中共定位成「最嚴峻競爭對手」,但卻不是最大的敵人,實際從川普的全面對抗、脫鈎策略後退。拜登雖然沒有滿足中共高層的最大期望,但在中共高層來看,仍然屬於某種示弱,中共認為拜登不大可能比奧巴馬更強硬,與川普更無法相比。

從目前美軍的動作看,拜登應該至少想守住軍事對抗的底線,但拜登在整體策略上的表現遠不夠真正強硬,難以消除中共爭霸的野心,反而可能導致中共高層的進一步誤判。習近平和拜登剛剛的通話中,習近平顯然沒有放棄咄咄逼人的姿態,直接要求拜登在西太平洋讓位給中共。

軍事衝突恐難避免

美國民主黨總統捲入戰爭的次數比共和黨總統要多,這並非偶然。羅斯福在任時,太平洋戰爭爆發;杜魯門在任時,韓戰爆發;甘迺迪在任時,古巴導彈危機爆發;約翰遜在任時,越南戰爭爆發。這些都是民主黨總統基本都因為綏靖、猶豫不決,導致對方誤判、不斷挑釁,最終觸及底線、不得不戰。

布殊父子是共和黨總統,先後對伊拉克、阿富汗開戰,主要為阻止伊拉克侵略科威特和報復911恐怖襲擊,性質不同,但美軍也因此被牽扯精力,無法全力應對中共,冷戰後只能與中共繼續合作。

民主黨總統並不比共和黨總統更不敢打仗,但民主黨傾向用避戰的方式求和平,在對手看來表現為軟弱,做法上很容易落入綏靖策略,會令對手誤判、屢屢挑釁、最終冒險。如今美中之間的局勢,似乎又要回到民主黨總統的一些規律,拜登公開說,「我一直對 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說,我們不需要發生衝突」,在中共來看,這相當於示弱,所以習近平在通話中才十分高調。

共和黨總統傾向於用實力威懾換取和平,或者說擺出以戰止戰的強硬策略,令對手畏懼、不敢輕易冒險。川普實施了這樣的策略,對中共也確實奏效。

拜登在軍事上可能試圖維持川普的印太策略,守住底線,但卻從川普全面對抗中共的策略後退,表示既競爭又合作。此外,拜登表示要重返中東,若再次分兵中東,會陷入中共的圈套,包括朝鮮核問題,可能再次被中共耍弄。果真如此,拜登將很難真正阻止中共的不斷挑釁,習近平開年就對內說,「時與勢在我們一邊。」中共仍然會不時在東海、台海、南海衝擊拜登的底線,甚至更多地區,一旦拜登不能強勢反擊,底線就可能被破,軍事衝突恐難以避免。

現任美國國防部長是經歷過實戰的人物,在伊拉克擔任軍事主官時,曾力主大幅增兵,可見他為了確保戰事順利、不出意外,並不介意擴大戰事,一旦開戰就要徹底打贏,美中若真開戰,恐怕就不是小打小鬧,也最令人擔憂。拜登目前對待中共的策略,潛在的戰爭風險遠比川普時代大得多。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214/1557227.html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