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文集 > 正文

江峰: 243年前華盛頓預見了今天的川普與第三次劫難

「共和國之子」華盛頓243年前神奇經歷預見當今美國第三次劫難。

【華盛頓奇蹟中預見的第三次危難降臨,會給我們所有人帶來的衝擊;無論美國多麼在劫難逃,她也依然能夠走過劫難。因為當人們認清了邪惡所在,重拾了在神的面前人應有的謙卑,世間一切的最終安排不是人,而是造物主。】——江峰

著名自媒體人士、時政分析評論家江峰在他的「江峰時刻」節目中講述了美國國會圖書館紀錄的243年前華盛頓的神奇預見,對當下美國面臨大選舞弊導致的憲政危機及其深層原因的解析有所幫助。

未被作為正史但人們深信不疑的國父經歷

1880年,美國《國家論壇報》刊登了一篇文章,敘述了發生在打鐵谷一件神奇的事情。這件事情美國國會圖書館做了記錄,這是發生在美國建國先父,美國開國總統華盛頓身上的奇蹟,他預見了美國歷史和未來三次最重大的危難時刻。這個經歷,因為多少有些神秘科學的意味,所以長期以來並沒有作為正史記載,但是國會圖書館的記錄和華盛頓本人的威信,讓人們對這個神秘故事深信不疑。

美國經歷了獨立戰爭,一群衣不蔽體、熬過北美寒冷冬天的大陸軍,從世界上最強大的帝國——英國手中獲得了奇蹟般的勝利,美國獲得了獨立。這是美國艱難的第一次;美國也經歷了南北戰爭的血腥廝殺,重獲新生,成為富裕而統一的、具備最完善的民主法治的共和國。

然而第三次國難,華盛頓看見了什麼?

這個故事深刻詳盡地描述了美國將蒙受的第三次,也是最大的一次災難。美國歷史當中每一次人們遇到幾乎過不去的坎兒的時候都在想,我們是不是就在華盛頓預言的第三次危難當中了?兩次世界大戰、冷戰,很幸運,美國每次都跨過了那道坎。

2020年,美國人再次感到了恐慌:中共病毒帶來的死亡氣息籠罩了世界,美國人還沒有能夠摘掉口罩順暢地呼吸,就發現,被引以自豪的民主選舉制度被操控了,人們想要說出心中的鬱悶,討回公平,又發現自己說話的權利被剝奪了,報紙、電視、社交平台像封住嘴的口罩一樣堵住了民眾言論的自由,我們感到從未有過的無奈;叛國者如過江之鯽打開國門,七十多年前宣稱要沐浴在美國民主燈塔之光的中共,已經用來自華爾街的金錢、來自列寧的黨文化,在美國百年大報中買斷夾頁刊登社論,黑客入侵政府網站,廉價的「中國製造」盜版工具佔滿了美國中產階級車庫,中共的藍海軍,用前蘇聯的柴油機航母和從美國偷來的靜音技術打造的核潛艇威脅著美國的國家安全。

獨立戰爭面對的只有英國的龍蝦兵,聯邦內部則是同仇敵愾;南北戰爭面對的只有內部撕裂,外面的世界相對安靜。如今,美國面臨內外之敵的同時攻擊,人類史上信仰與文明的積怨同時爆發,神魔大戰。

美國面臨第三次危難:自由世界堡壘受到內外黑惡勢力的攻擊

1880年《國家論壇報》的報導,國會圖書館記載的國父華盛頓的神跡,在此刻大有細細閱讀的必要,我們在這裏跟大家共享,這會讓我們每一天,在真假消息、好壞消息的浮沉中,在興奮和沮喪的心境變化中,保持清醒和信念;因為它可以讓我們清楚當下的危難,絕不是善良人們解讀的一次犯了錯誤的選舉,而是對自由世界堡壘的內部爆破;我們如果如同過去幾百年一樣耐心等待另一個四年的到來,那麼發生在聖彼得堡的「鎮壓反革命」,就會發生在曼哈頓、三藩市;發生在東北遼河平原上的「三反五反」,就會發生在俄克拉荷馬、南北達科塔……

我們要讀懂華盛頓奇蹟中預見的第三次危難降臨,會給我們所有人帶來的衝擊;我們更要讀懂無論美國多麼在劫難逃,她也依然能夠走過劫難。因為我們認清了邪惡所在,我們重拾了在神的面前人應有的謙卑,因為世間一切的最終安排不是人,而是造物主。只要我們心中有光,就能度過無論是普通的美國人,還是勇敢而受盡委屈的川普總統當下面臨的最黑暗的時刻。

最早記載國父華盛頓經歷神跡揭示美國三次劫難

安東尼.謝爾曼,一名大陸軍軍人,根據他的養老金申請書,他1777年底在薩拉托加接受本尼迪克特·阿諾德的指揮,1778年蒙茅斯戰役前在新澤西加入主力部隊。根據記載,他是目前記載了華盛頓奇蹟最早的人。讓我們就用他的版本吧。

毫無疑問,人們聽說過喬治·華盛頓去灌木叢中秘密地祈禱,從上帝那裏得到幫助和安慰的故事,是天意讓缺乏前膛槍就像缺乏冬衣和土豆一樣的大陸軍,安全地渡過了最黑暗的苦難日子。

有一天,安東尼·謝爾曼記得很清楚,那天雖然寒風從無葉的樹上呼嘯而過,但是太陽出來了,並帶來一絲溫暖的光芒。但是華盛頓將軍幾乎整個下午都獨自呆在營帳里。當他出來的時候,謝爾曼發現華盛頓的臉色比平時更蒼白了一些,他的心裏似乎有什麼非常重要的事情。黃昏時分,從祈禱中走回來的華盛頓,立刻召喚一個當班的勤務兵到他的宿舍,華盛頓用他獨有的富有尊嚴的表情注視着他的同伴,講述了那天發生的事情。

原來,華盛頓之所以心事重重,是因為在他的營帳里,出現了一位異常美麗的女性。下面,就是這位美麗的神秘女性帶給華盛頓的奇蹟幻影,華盛頓說:

今天下午,當我坐在這張桌子前準備發送命令時,似乎有什麼東西打擾了我。抬起頭來,我看到站在我對面的是一位異常美麗的女性。我非常驚訝,因為我已經下達了嚴格的命令,不許被打擾,所以過了好一會兒,我才想到問她為什麼出現在這裏。我重複問了兩次、三次,甚至問了四次,她只是微微抬起眼睛,沒有給我任何回答。

這時我感到奇怪的感覺在我身上蔓延。我本想站起來,但眼前這個人的目光炯炯有神,使我無法動彈。我再一次嘗試着對她說話,但我發現,舌頭動不了了,我已經麻痺了。

一種全新的、神秘的、有力的、不可抗拒的感覺佔據了我。我所能做的,只是靜靜地、頭腦空白地凝視着我的神秘訪客。漸漸地,周圍的氣氛仿佛變得充滿了感覺,而且光彩奪目。我周圍的一切是我從來沒有見過的,神秘的來客本身變得比以前更有氣質,在我的視線中更加清晰。我現在開始感覺到一個人的死亡,或者說體驗到死亡的感覺。我沒有思考,沒有推理,沒有移動,所有的一切都不可能。我只知道定定地、頭腦空白地注視着她。

這時,我聽到一個聲音說:"共和國之子,看好了,學好了!"與此同時,神秘來訪者向東伸出手臂,我就看到遠處有一重重的白色蒸汽在一層一層地上升。美國的東邊是哪兒呀?歐洲!我看到在歐洲和美洲之間,大西洋的波浪翻滾著。

"共和國之子",和之前一樣,那個神秘的聲音說:"看好了,學好了!"這時,我看到了一個黑乎乎的、陰暗的存在,像天使一樣,站在或者說漂浮在半空中,在歐洲和美洲之間。她用兩隻手的空心從海里蘸出水來,用右手向美洲灑了一些,用左手向歐洲投了一些。海水所到之處,這些國家立刻升起了一片雲彩,在大洋中匯合,它靜止了一會兒,然後慢慢向西移動,直到把美洲籠罩在它那陰暗的褶皺中。犀利的閃電時不時地在其中肆虐,我聽到了美國人民悶悶不樂的呻吟和哭聲。

天使從海里蘸了水,像以前一樣灑了出去。然後,烏雲又被拉回了大海,在其起伏的波浪中沉入了視野。美國,村鎮和城市一個接一個地從烏雲和黑暗中湧現出來,從大西洋到太平洋的整個陸地都被點綴起來。

這似乎就是美國經歷的第一次磨難,他來自於歐洲;

緊接着那個神秘的聲音說:"共和國之子,世紀末到來了,看好了,學好了!"這時,一個黑暗天使飛來,他的臉朝向南方,在非洲我看到了一個兇殘的幽靈在升起,並接近我們的土地。它緩慢地飛過美國的每個城鎮,所到之處,居民們開始拿起武器,彼此為敵。當我繼續看時,我看到一個光明的天使,他額頭上戴着一頂光明的冠冕,上面刻有「聯邦」一詞,他對着人間說:「記住你們是弟兄。」立刻,居民們扔下他們的武器,再次成為朋友,並圍繞着美國的憲法與體制,團結一致。烏雲散去了。

走過最險惡的第三次劫難:唯有「讓共和國的每一個孩子,學會為他的上帝、他的土地和聯邦而活」

但是很快,我第三次聽到了那個神秘的聲音,在黑暗中,天使把一個喇叭放在嘴邊,吹了三聲嘹亮的號角;她從海里取來水,灑向歐洲、亞洲和非洲。然後我的眼睛看到了可怕的一幕。從這些大陸中的每一個國家都出現了厚厚的黑雲,很快就連成了一片,在這團雲中,閃著暗紅色的光。我看到成群的武裝人員,他們隨着雲層的移動,從陸地上、從海上駛向美洲。我們的國家籠罩在一片烏雲之中,我看到這些龐大的軍隊摧毀了整個縣城,燒毀了我所看到興起的村鎮和城市。當我的耳朵聽着大炮的雷鳴、刀劍的碰撞,以及數百萬人在死戰中的喊叫和吶喊時,我又聽到那個神秘的聲音說:"共和國的兒子,看好了,學好了!"當這個聲音停止後,黑暗的陰暗天使又把他的號角放在嘴邊,發出了一聲長長的、可怕的爆炸聲。

剎那間,一道如萬丈光芒從我的上方照耀下來,將籠罩着美國的烏雲刺成碎片;同一時刻,頭頂上還閃耀着「聯邦」二字的天使,一手拿着我們的國旗,一手拿着劍,從天而降,隨行的還有白靈軍團。這些人立即加入了美國居民的行列,我感覺到美國人幾乎要被征服了,但他們立即又鼓起勇氣,團結起支離破碎的隊伍,重新開始戰鬥。

在衝突的恐懼聲中,我聽到那個神秘的聲音說:"共和國之子,看好了,學好了!"當聲音停止的時候,天使最後一次從海里汲水,灑向美國。頃刻間,烏雲連同它帶來的軍隊一起卷了回去,留下了勝利的土地上的居民!

我又一次看到了我以前見過的村莊、城鎮和城市,而那位明亮的天使,把他帶來的蔚藍色的旗幟插在他們中間,大聲地喊道:"只要星星還在,天空還繼續降下露珠在地上,聯邦就會長存。"天使從眉心取下那頂寫着「聯邦」(Union)二字的王冠,將它放在旗幟上,而人們則跪在地上,說:"阿門"。

這一幕立刻開始變淡和消融,華盛頓最後看到的只有他最初看到的那團升騰的、捲曲的水汽。華盛頓凝視著這位神秘來客,而這位異常美麗的神秘女人,以之前聽到的同樣的聲音說:"共和國之子,你所看到的一切是這樣詮釋的,共和國將面臨三大危險,最可怕的是第三次。來自歐洲、非洲甚至亞洲的黑暗力量侵襲美國,但在這場最大的衝突中,全世界聯合起來都不能戰勝它。為什麼不可戰勝?要記住,要讓共和國的每一個孩子,學會為他的上帝、他的土地和聯邦而活。"

隨着這句話,幻像消失了。華盛頓從座位上站了起來,他覺得自己清晰地看到了一個景象,在這個景像當中,華盛頓看到了美國的誕生、進步和最後的命運。

這就是獨立戰爭時期,華盛頓留下的奇蹟景象的故事。來自歐洲的烏雲清晰地講述當時美國的對手來自英國,美國人最後贏了;第二個景像當中,來自非洲的烏雲代表着黑奴在美洲帶來的制度與道德衝擊,居民從拿起武器到放下武器,從彼此為敵到再次成為兄弟。很明顯,1777年的華盛頓預見了美國內戰、南北戰爭的爆發。第三次景像當中,美國將面臨來自包括了亞洲在內的世界的侵略,但是美國在這場最大的攻擊中,也不會被打敗,我們要銘記的,就是「共和國的每一個孩子,要學會為他的上帝、他的土地和聯邦而活」。

讓我們明白地堅持下去,也要為川普祈禱,要告訴川普總統,他並不孤獨,因為神與我們同在。在當下的世道,有理念、有堅守的人越多,聲音越大,越好。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希望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0/1127/1527870.html

文集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