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國際新聞 > 正文

界立建:中共正在實施各項毀滅非洲計劃

—界立建的非洲見聞(4)

非洲的小孩。(受訪者者提供)

為躲避中共迫害,去年年底,山東維權人士界立建穿越非洲逃亡至美國。他在非洲長途跋涉的七個多月中,切身體會到非洲人的善良、純樸,也體驗到了中共給非洲帶來的災難,包括貪污、腐敗、生態環境的破壞和野生動物的殺掠等。

埃塞俄比亞肯雅交界處,界立建被當地牧民收留,住了一晚草窩房。他說,這是一個原始的遊牧民族,人都很高大兇悍,不穿什麼衣服。

「他們喜歡喝咖啡;將野豬肉曬成肉乾,烤着吃;還自己釀很酸、很上頭(發暈)的酒。(他們)用羚羊皮包裹着酒給我喝,最原始那種熱情一直陪伴你。晚上看着天空數星星,喝得暈乎乎的,女主人拿鹿皮給我當被子蓋。」他說。

界立建被一個遊牧原始民族收留,住了一晚草窩房。(受訪者提供)

他說,因環境污染、水源污染,放牧都放不了,牛羊陸續死亡,逼着這些與世隔絕遊牧民族也不得不到大城市討生活。其中馬賽民族(東非遊牧民族)是受衝擊最大的,他們之前可以和獅子決鬥,是草原上的勇士。隨着中共不斷破壞環境和水源,草原遊牧民族陸陸續續失去家園。

埃塞俄比亞的人們在水邊洗衣服。(受訪者提供)

界立建說,現在非洲環境污染、水源污染、濫殺野生動物情況嚴重;中共海外建立第一個海上吉布提軍事基地,駐地軍艦已成為非洲最大走私工具;世界文明國家開始調查關閉、驅逐中共孔子學院之際,非洲孔子學院正在飛速擴張,毒害非洲這片土地的人民。他認為:「中共正在拚命輸出、實施各項毀滅非洲計劃,打造非洲成為世界下一個最大共產主義受害者大洲。」

界立建還談到很多他在非洲的見聞和感受,整理如下:

「非洲人說中國人阿里巴巴(強盜、小偷)」

「非洲人都覺得中國很有錢,告訴他們中國在中共統治下沒有谷歌、沒有臉書推特YouTube,沒有很多世界共有的軟件後,他們很驚訝,因為他們非洲再窮的地方都有。」

「這就是中國共產黨洗腦手段,不讓中國人了解外面世界,造就了沒有道德底線、只知道賺錢的壞蛋。非洲兄弟直接就說中國人是『阿里巴巴(強盜、小偷)』,(中國人)污染非洲環境水源,拿他們不當人看,偷獵動物。」

「包括肯雅在內的很多非洲國家都在實行免費醫療,他們感謝說是中國政府幫他們實現的。當知道中國都沒有免費醫療,他們瞠目結舌,無法相信。」

在肯雅的東土酒店及滿街大小店鋪的老虎機。賭場背後被指有國企或者駐外中共使館支持,中國人每天晚上騎着摩托車或開着汽車來收裏面的錢。(受訪者者提供)

「中國人玩抖音拚命拍攝非洲人醜陋的一面」

「中國人在非洲工作之餘,為了玩抖音和快手類中共國的兩個最大洗腦軟件,拚命拍攝非洲人醜陋的一面、(對他們)侮辱性的動作,甚至叫他們模仿動物。總之怎麼把非洲朋友的視頻做得遠離人類,怎麼拍。」

「中共軟件就是以取笑別人,歧視殘疾人、弱智,或者色情露骨為賣點,迎合中國人被中共洗腦下的病態畸形心理,這是中國民族文明發展的墮落。為此,非洲聯盟所有駐中國使館抗議中國人利用社交平台對非洲人的嚴重種族歧視。」

界立建在衣索比亞搭驢車,非洲小哥在駕車。(受訪者提供)

「一些人為了拍非洲各處奇葩事情,衝到原始部落拍攝,但很多部落人懼怕閃光燈和攝像鏡頭,覺得會攝取他們的魂魄。好幾個中國人因此被用砍刀砍傷,當地醫療欠缺,引發了破傷風,國內親人不得不花高昂機票錢或者包機(將他們帶)回國治療。」

「非洲的中國企業(的員工)為了拍攝的視頻獲得熱門,把吃剩的骨頭或者剩飯丟進垃圾桶,再給黑人幾個錢,叫他們趴下用手扒拉着吃;或者把米飯丟在泥巴地上,叫一些流浪孩子用嘴巴舔着吃;有的孩子甚至沒有給錢,只是給幾塊糖。(中國企業的員工)拿孩子當牲畜戲耍。」

「中國人在非洲被歧視、被綁架、被政府敲詐,來自於與許許多多中共種下的反人類、反環境和種族歧視惡果。」

非洲的孩子。(受訪者者提供)

「『有困難找中國(中共)大使館』是一個笑話」

「來海外很多年的人對『有困難找中國(中共)大使館』充滿鄙視嘲諷,這就是一個笑話。你被偷、被搶,只賴你不尊重當地風俗和法律。即使(中國人)遭遇重大不公正對待,中國(中共)大使館不是想怎麼去調查真相,卻是偏袒所在國機構,把很多責任強加到自己國人身上。」

「曾經有個女孩被搶了相機和手機,被歹徒打得右胳膊骨折、鼻青臉腫,跑大使館求助,大使館的人冷嘲熱諷,『誰叫你亂拍』,『不搶別人為什麼搶你』,『你以為是國內啊』,這就是使館做法。」

「非洲中共大使館前很多華人打出標語『我要回家』」

「今年4月,一個旅遊的大學生叫魯佳斌,因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滯留非洲。(到9月份),沒有飛機回國,(他)被迫冒着最大生命危險穿越(非洲)回家,他的規劃是到埃及,回中國航班就方便了。但是我們看到中國(中共)大使館竟然說他這太冒險、太自私,勸他放棄這個念頭。」

「五個月時間,中共大使館又做了什麼?何至於逼迫一個冒着生命危險回家的人?中共拿這個話題熱炒,在微博上成為大熱門。在中共洗腦下背景下,(微博上)幾乎都是一邊倒地罵魯佳斌,他們忽略了為什麼五個月前中共政府不幫忙,(卻用)惡毒語言詛咒,甚至叫魯佳斌死在外面。可憐魯佳斌九月確診得了中共病毒,至今滯留非洲。」

「滯留非洲的中國人太多了,各非洲中共大使館前,很多華人打出標語『我要回家』,但是收到來自使館的恐嚇威脅,回國要承擔法律後果。很多絕望的務工人員面對遙遙無期的回家路,寫好了遺書,把指甲、頭髮、身體髮膚部分留下,打算做成衣冠冢以防不測。」

警察局宿舍老阿媽,給界立建燉的肉和麵條。(受訪者者提供)

「制假造假一條龍被搬到非洲」

中共造假技術在非洲空前發展。我認識一位四川朋友,他是被中鐵集團下面層層轉包商以旅遊簽證方式騙到埃塞俄比亞務工的,這一現象在各勞務公司非常普遍。很多人到了非洲,護照被統一收繳,工資都無保障。」

「非洲政府做工作簽證的手續繁瑣,勞工部、警察局、移民局、稅務局多個部門貪污腐敗,敲詐錢財才可以辦理。早期非洲政府是不這樣的,覺得中國人是來幫助他們的,早期坦桑鐵路建設時候,非洲本地人自發送水果、幫忙工作;現在中共在非洲人眼裏是腐敗、盜獵、破壞環境水源的。」

「中國企業為了省事,自己製作假的入境章、工作簽證和長期商務簽證,甚至還製作永久卡,(他們把)制假造假一條龍搬到非洲。」

「這位四川朋友就是拿着假的工作簽證到埃塞俄比亞,過年回家時候在機場海關被抓,被關移民局監獄兩個多月,渾身皮膚病皮膚潰爛,求助他的企業,企業竟然說不認識他。中共大使館說是他自己行為、接受法律制裁,怎麼會打中共國企臉?最後通過聯繫國內家屬打了七萬多人民幣到埃塞俄比亞政府擔保賬戶,才叫他出獄等待上法庭。由於我的微信被中共永久禁封,失去了聯繫,不知道他有沒有回家。」

驢馬陸續不明死亡,當地人割掉不易太容易爛的蹄子賣掉,以減少損失。(受訪者提供)

「造假煙、假酒轉賣,(常見於)中國人的賭場和中國飯店。還有造假蘋果手機華為手機欺騙非洲本地人,有一個奇特現象,中國手機店鋪門口都會有三到四位持獵槍的保安看守,就怕樸實受騙的非洲朋友報復,晚上關門也有人持槍保安站崗,怕夜晚被砸店放火。」

中共特色騙子將造假模式出口到非洲,中國人被騙,非洲人也是被騙的羔羊。即使(中共)再『大撒幣』,但非洲人心裏已經印下深深仇恨。」

中國商人壟斷非洲市場黑幫手段脅迫」

「中國商人壟斷非洲市場。在非洲準備實施投資建廠開工時候,壟斷中國人和本地政府合作,甚至黑幫手段脅迫,沒收你的產品設備,逼迫你淨身走人。在非洲你準備打官司,中國人人脈資源早就安排好,打不贏不說,還會危及你生命安全。據傳南非福州幫來非洲不只綁架敲詐,(還讓)人最後也消失在非洲大片戈壁灘沙漠地帶。」

「中國(中共)政府給很多錢,還給女朋友」

「非洲很多國家年輕人非常想去中國。在肯雅認識的一位黑人朋友說,在非洲什麼都沒有,到了中國就是(到了)天堂,中國(中共)政府給很多錢,還給女朋友。他認為我們中國男人很少,中國女人很多,有一些中國男人也都是非常矮小瘦弱,他覺得中國(中共)政府是叫他們去中國改變中國人身體基因,變得像非洲人一樣高大魁梧。」

「我問他,中國很多男人都沒找到媳婦,你確定能找到?這位朋友說不怕,中國(中共)政府有老師或者政府人員會安排女朋友。他說,他一個朋友在中國和一百多個中國女孩談戀愛睡覺。曾經有女孩不從,直接有政府(給女孩)施加壓力,(逼迫)這個女孩主動來酒店找他朋友,酒店費用最後都不用他朋友出。他說,只要說自己是非洲酋長家或者政府高官子女,或者說是美國人,會有很多女孩子來找他們、送上門,在中國各處生下孩子。」

「我問他,你有沒有發現從中國回來非洲的人是不是變得很壞或者不善良了,他說是的,不知道為什麼感覺他們狡猾又壞了很多。他說,他去了中國他不會了。我問為什麼,他說,上帝在看着他。」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0/1027/1516804.html

國際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