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短評 > 正文

陶傑:拜小登和華大媽的關係

作者:
美帝第二號頭子之衙內惡少公然來華凌辱炎黃子孫之女童,乖乖這還了得,直與日本鬼子獸兵罪行同等。唯或拜登爺爺是中國人民老朋友,華文網絡像特區天文台錯掛八號風球般,一片波紋不驚的寧靜。西方Me Too婦女大軍更鴉雀無聲。

拜登的兒子慘遭爆料在中國虐狎未成年女童。紐約前市長、紐約滅罪之星兼資深律師朱利安尼聲稱,以五十年律師資格做保證,證據確鑿,全部是真的。美帝第二號頭子之衙內惡少公然來華凌辱炎黃子孫之女童,乖乖這還了得,直與日本鬼子獸兵罪行同等。

唯或拜登爺爺是中國人民老朋友,華文網絡像特區天文台錯掛八號風球般,未見托福考試和蘋果iPhone遭到杯葛,一片波紋不驚的寧靜。

西方Me Too婦女大軍更鴉雀無聲。荷里活製片家維恩斯坦和川普提名之聯邦法官卡瓦諾,皆傳說一度性侵,一眾白左婦權分子尋死覓活的撲上撕咬,導致華文若干專欄份子,有如嬰兒聽見母親歇斯底里即舞動手腳條件反射的當日跟着一片啼哭,今日也一樣的風平浪靜。

唬得我。遂即取來拜小登的照片檢視,看看該幸運的白種男人,是不是長得像高加索版的王力宏,或者北美洲版的阿蘭德倫(港譯阿倫狄龍)。發現其外貌氣質,雖不至於芭堤雅海邊慣見挺着褶皮老肚腩搭着一雛妓日落漫步之White Trash,看上去有點像紐約星期五下班時第五大道上若發生槍擊案警察到場當場格斃的那種雙重人格者,四十歲,白人,右翼,不能說完全沒有型(畢竟多年與槍械為伍,總有點Man),唯天可憐見,真的很平庸,與二十年前之米高德格拉斯相比差遠矣。

唯此等型格中等之白男,若現身上海陸家嘴香格里拉酒店大堂吧,已經夠食。左手摟着一個穿Zara之疑似范冰冰,右手輕撥弄另一個A貨李冰冰的長髮和耳珠,眼睛向第三個張冰冰發送訊號。那杯加冰的氈湯力,因缺第三隻手拿着,只好擱在櫃枱上。

全球最大消費市場的誘惑,難怪由馬嘠爾尼勳爵、戈登將軍到老拜小登,東印度公司到Tesla汽車,另加蓋茨和朱伯格,都China China的喪喊不斷二百年。試想還差三天才十六歲生日的狄娜,若羅衣褪解,兩臂交搭胸前,冰肌雪膚的玉體橫陳,即縱橫四海的李翰祥見到都要深呼吸吞口水,何況孌童俱樂部主人艾潑斯坦的一眾VIP常客矣。

你瞧着她發育未全的胸部,她早就謀着那遙遠的綠咭。她幕後的人看中你的白宮和唐寧街網絡。到底誰更犯賤?讓文化學者和女權份子慢慢爭論。To cut the story short,這就是中國敢用一個華春瑩大媽,吹咩,三娘教子的長期叱喝嘲罵紐約時報CNN記者的理由。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0/1022/1514935.html

短評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