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好文 > 正文

關不羽:打仗 費錢啊

作者:

現代戰爭已經無比昂貴,沒有任何一場戰爭值回「票價」。

戰爭延續的是失敗的政治,成功的政治總是傾向於避免戰爭。

如果良心和道理都無法熄滅好戰者的野心,也許冰冷數字標註的生命和金錢可以喚起迷失理性。

世界又進入了一個充滿不確定因素的時代,長期和平總是讓一些人對戰爭充滿了浪漫的想像。仿佛一場戰爭,就能解決所有社會問題,就能打開世界金庫的大門大撈一筆。

「發戰爭財」的奇怪想法還停留在早期殖民主義帝國爭霸的模式中,他們沒有注意到,現代戰爭已經無比昂貴,沒有任何一場戰爭值回「票價」。

1帝國餘暉:馬島戰爭

從任何角度看,1982年4月到6月間英國阿根廷軍政府之間的這場戰爭都是多餘的。

戰爭的焦點馬爾維納斯群島的歷史就是一團亂麻,是18世紀混亂的殖民主義歷史的縮影。先是英國人和荷蘭人爭奪發現權,英國人成功勝出,並且率先在這堆無人島上移民。

而後爭端發生在西班牙人和英國人之間,你來我往熱鬧一番。19世紀初從西班牙殖民統治中獲得獨立的阿根廷繼承了宗主國的志向,宣佈對馬島擁有主權。奈何實力不濟,反而讓英帝國正式把該島納入殖民體系。

這就是馬島之爭的由來。

和所有熱衷「地圖擴張主義者」的解釋一樣,位於南大西洋的馬島當然也是「地理位置重要……」——以「稱霸全球」SLG遊戲的角度看,任何一個地圖上標註了名字的地方都可以如此形容。實際上,馬島只是一個陰森、貧瘠、鳥不拉屎、大部分地區都沒有定居者的幾角旮旯。

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大英帝國日落黃昏。英阿兩國在馬島主權問題上談談停停,並不十分熱心。相對而言,阿根廷人更為激動,畢竟前殖民地國家有着更為敏感的自尊心

1981年,阿根廷的通貨膨脹率高達600%以上,國內生產總值(GDP)下降達11.4%。如此慘澹的經濟業績要歸功於加爾鐵里領銜的軍政府糟糕的治理,這位前工程兵司令實在缺乏管理國家的能力,卻有着超乎尋常的軍事浪漫主義信仰。

▲加爾鐵里(中)

他認為,一場迅速有力的馬島戰爭帶來的「輝煌勝利」,會為他贏回國民的愛戴和國際聲望。

其實,不再追逐帝國夢想的英國政府在馬島問題上十分務實,當時主政的戴卓爾夫人對馬拉松式的談判已經厭倦。英國政壇的共識是,既然不可能再染指南美,馬島這樣所謂的「戰略要地」並沒有什麼價值。英國政府甚至已經準備好了撤離計劃,就等談判有個體面的結局。

這種「無所謂」的心態導致英國忽視了所有的戰爭跡象,包括1982年2月份談判破裂、3月初阿根廷人試探性的登島挑釁,英國聯合情報委員會拉美組在3月30日卻仍然認為「侵略行動不會馬上到來」。

1982年4月2日,加爾鐵里總統下令出兵佔領馬島,馬島戰爭正式爆發。馬島實際上處於不設防的狀態,輕而易舉地被阿根廷奪走了。英國方面的反應是吃驚,繼而是憤怒,而後就是果斷有效的軍事動員和外交努力。

統帥加爾鐵里從未上過戰場,他無疑高估了自己的軍事才能和阿根廷的軍事能力,也高估了外交形勢。當戰爭正式爆發後,他才發現此前所有的估計都是誤判。

首先是外交的崩盤。原來關係良好且支持阿根廷在談判中收回馬島的美國對其軍事佔領行動一臉「嫌棄」,阿根廷軍備主要的供給國法國也迅速斷供。

軍事上的困境也擺在了他的面前,阿根廷軍隊已經一百年沒有進行像樣的戰爭,原來把寶押在英國缺乏戰爭意志上的想法被現實打臉後,贏得戰爭沒有希望。英國已經不復昔日的光輝,但是在軍事實力和戰爭經驗上的壓倒性優勢依然顯著。

戰爭初期,阿根廷海軍明智地竭力避戰,但是政治形勢不容許他們貫徹到底。「鎮國之寶」的貝爾格拉諾將軍號巡洋艦被英軍「斬首」後,騎虎難下的阿國選擇了抵抗到底。

但是,在現實的實力差距面前,堅定的意志也是枉然。作戰勇猛的阿根廷人,卻改變不了失敗的結局。6月20日,英軍接受阿根廷馬島駐軍的獻降。

阿根廷軍政府在不久後倒台,加爾鐵里等軍政府要員鋃鐺入獄。英國保守黨挾勝利之勢,贏得了1983年的大選。

但是,英國方面的代價也不小。如果進行經濟核算,至關重要的斬首貝爾格拉諾將軍號也不那麼划算。這艘巡洋艦是阿根廷政府以一百萬美元的價格從美國購回的二戰退伍軍艦,而英方撂倒它的兩顆虎魚魚雷就值一百萬英鎊。

馬島戰爭歷時74天,實戰時間僅一個半月。阿軍耗資10億美元以上,間接損失20多億美元。陣亡1000餘人,損失艦船11艘,飛機100餘架,海空軍的家底基本賠光。失敗就是失敗,無所謂有尊嚴的失敗,只有哭泣的母親和情人。

英方的代價也不低,耗資17億美元。死亡255人,損失艦船18艘,飛機30餘架。所謂勝利,就是保證了國旗還能插在南太平洋的荒涼島嶼上,以及更有承受戰爭損失的能力。經此一戰,帝國的斜陽更為耀眼,卻也不能阻止它降到地平線之下。

所謂勝利,也不過如此。

馬島戰爭是一場遠離經濟發達區域的局部戰爭,實際戰爭45天,平均每天兩國開支6000萬美元。大致是每條人命5萬美元——命不貴,但戰爭不便宜。

2巨人的出血點:蘇聯入侵阿富汗

阿富汗,照例「地理位置重要……」云云。然而,無論是波斯帝國,還是成吉思汗,沒有任何入侵者能從征服這塊土地中得到過任何好處。20世紀的尾聲,走進這篇「帝國墳場」的名單上還要增加一個巨人的名字:蘇聯。

蘇聯入侵阿富汗可能是二十世紀最大的烏龍事件。這場「巨人戰蚊子」的不對稱戰爭長期被國際社會理解為蘇聯「為實現其南下印度洋,控制中亞樞紐地區的戰略企圖」的野心使然,是長期準備的結果,然而這完全是誤解。

二戰之後的蘇聯從來沒有如此宏大的南下計劃,當時蘇聯的領導人勃烈日涅夫更沒有那樣荒唐的想法。

▲勃烈日涅夫

七十年代中蘇聯的意識形態輸出,影響了阿富汗的政局,卻是「無心栽柳」的結果。此前,阿富汗從未成為蘇聯政治局的議題,連KGB也對阿富汗興趣缺缺。如果不是意識形態部門慣性式的「業務拓展」,蘇聯不會涉足這個充滿血腥暴力、陰謀詭計的詭譎國家。一連串的誤打誤撞、所託非人,導致了阿富汗的局面混亂到無法收拾。

即便如此,勃烈日涅夫仍然不願意蘇軍直接介入。直到他的元帥和將軍們向他保證,軍事介入是暫時的,兩周、至多兩個月,局勢恢復平靜後就結束了,這位高齡、身體健康不佳的老人才勉強做出了蘇軍入侵的決定——這還要部分歸功於大劑量的鎮定劑造成了的失神狀態。

不過,將軍們的保證是誠摯且自信的。看上去貧瘠落後的阿富汗對十萬蘇軍而言,連做陪練的資格也沒有,只配做沙包。1979年12月,蘇聯推開了戰爭的大門。

三年後,勃烈日涅夫去世。戰爭還沒有任何最終勝利的跡象,卻已經賠光了勃烈日涅夫一生的外交成就——與世界另一半的和解與互信。

由於這場入侵,伊斯蘭世界的反蘇情緒激烈,西方國家對蘇聯的敵意陡升,和解的希望灰飛煙滅,代之以殘酷的代理人戰爭。阿富汗確實沒有與蘇聯抗衡的正規軍,但是無數游擊隊、軍閥武裝成了蘇軍的夢魘。巨人可以手搏獅子,卻對蚊群的騷擾束手無策。

1988年5月15日,蘇聯和阿富汗發表聯合聲明:根據日內瓦協議蘇軍從開始撤離阿富汗。

歷時九年多的戰爭結束了,阿富汗有130多萬人喪生,500多萬人流亡國外淪為難民。蘇聯先後有150多萬官兵在阿富汗作戰,累計傷亡5萬餘人,耗資450億盧布(約合200多億美元)——這個數字只能參考,蘇聯複雜的經濟體制下,沒有哪張賬單是準確的。

兩年後,蘇聯解體

在蘇聯最後的時光,這個龐大國家的戰爭機器要吃掉GDP的五分之一。豐富的石油資源也不能挽救蘇聯崩潰的經濟,一半的石油收入用來進口糧食,還不夠滿足國內食品供給。

在面對空空如也的莫斯科商場食品櫃時,人們不禁要問阿富汗的戰爭到底為了什麼?或許這場戰爭最大的代價就是這個——人心。

3正義的代價:海灣戰爭

馬島戰爭是一場南太平洋荒島上的局部戰爭,蘇聯的阿富汗戰爭雖然漫長,但也只是一個出血點。和海灣戰爭相比,都是小巫見大巫,在昂貴程度上,不可同日而語。

戰爭的一方是伊拉克薩達姆政權。二戰後的地球上,很難找出比薩達姆更篤信戰爭帶來財富和威望的統治者了。1979年薩達姆上台,第二年就對伊朗發起了戰爭。

這場戰爭被「譽為」以現代化武器進行的前現代戰爭,民兵肉盾、人肉趟雷的場面一再上演,堪稱現代戰爭的底線。1988年,兩伊戰爭慘澹收場,戰果是回到戰前的邊界狀態……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功夫財經(ID:kongfuf)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0/1022/1514782.html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