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真的?CIA舉報人:本拉登沒死!奧巴馬拜登政府是海豹六隊殉難…

—CIA whistleblower:bin Laden is not dead!

10月11日,社交媒體上流傳出一段視頻採訪,驚曝本拉登沒死,被打死的是替身,其真身已經轉移至伊朗。而海豹六隊殉難是奧巴馬-拜登政府為了掩蓋事實真相而故意製造的事件。

 2011年,對美國海豹六隊來說是很不平凡的一年,這一年裏,他們擊斃了美軍苦苦尋找10年之久的本·拉登,同樣在這一年裏,海豹六隊遭遇了建立以來從未受過的重創,20名隊員在塔利班組織的火箭炮下喪生。

圖:美國共和黨海外事務組織副主席俞懷松(Solomon Yue)轉推了這則消息。

10月11日,社交媒體上流傳出一段視頻採訪,驚曝本拉登沒死,被打死的是替身,其真身已經轉移至伊朗。而海豹六隊殉難是奧巴馬-拜登政府為了掩蓋事實真相而故意製造的事件。

視頻是兩位班加西真相追求者——尼古拉斯-諾伊(Nicholas Noe)和查爾斯-伍茲(Charles Woods,在班加西遇害的海豹突擊隊隊員泰-伍茲的父親),與獵鷹訓練師、中情局舉報人艾倫-豪爾-帕羅特(Alan Howell Parrot)之間的Zoom對話。

在視頻中,帕羅特披露奧巴馬政府和伊朗簽署的1520億美元交易實際上是為了掩蓋海豹突擊隊六隊的死亡實情;以及本拉登沒死、2011年在巴基斯坦阿伯塔巴德被殺的是其替身,而他本人已被秘密轉移至伊朗的真相。

帕羅特說,他將公佈證明這一切的文件和音頻,他還將親自向總統匯報。

以下是對話的中文翻譯:

艾倫-帕羅特:我叫艾倫・帕羅特。我曾為阿拉伯政治領導人做了20年的獵鷹員,然後我又在前蘇聯領土上做了10年的保護工作,抓捕獵鷹走私者。

尼古拉斯-諾伊:很好。所以,我們大約在一年前或八個月前有過交集,我一直在尋找原因——為什麼他們讓在班加西的每個(美國)人都送死。而你,好傢夥,你有一些非常好的信息,解釋了這一切。我們很感激你花時間和大家分享這些,所以謝謝你。

艾倫-帕羅特:好吧,我不得不說,我們的軍隊是如此訓練有素。他們的分工很細,唯一了解完整故事的人是高層的人,他們為美國和泰-伍茲這些海豹突擊隊員做出了一些非常錯誤的決定,讓他們白白地死在希拉里-克林頓的手中。而從大局來看,這涉及到喬-拜登和約翰-布倫南(John Brennan,奧巴馬執政時期的中央情報局局長)。

尼古拉斯-諾伊:那麼,你能解釋一下這一切是如何如何開始的嗎?

艾倫-帕羅特:是在70年代丘奇委員會的時候醞釀的。當時建立了另一個中情局(局中局),叫做「野生動物園俱樂部」(Safari Club)。野生動物園俱樂部是由海外盟友資助的,是外包給外國銀行的。我(知道)有兩個銀行和銀行賬戶是由野生動物園俱樂部和個人使用的,由他們支付的支票。奧薩馬-本-拉登是這個另類中情局資金的接受者之一。這個中情局是不受參議院情報委員會(其前身就是丘奇委員會)的監督控制的。

在本-拉登被殺的前一周,我被叫到參議院情報委員會作證——我有不少錄音帶,知道本-拉登在(離開阿富汗藏身地)托拉博拉(Tora Bora)之後被軟禁在伊朗10年一事的高官的錄音。

這是由約翰-布倫南安排的。這就是為什麼加里-伯恩斯滕(Gary Bernsten)在托拉博拉距離奧薩馬-本-拉登只有幾百碼的距離時,卻被禁止幹掉他,因為約翰-布倫南已經制定了計劃,將本-拉登從托拉博拉引渡到伊朗。在那裏他與100多名基地組織領導人及其家屬一起被軟禁了10年。

查爾斯-伍茲:如果美國政府知道並在伊朗保護他的生命,那麼你的意思是,我們沒有必要以抓捕基地組織為藉口入侵阿富汗,對嗎?

艾倫-帕羅特:我得說這要歸咎於約翰-布倫南,理查德-克拉克(Richard Clarke,前白宮安全顧問),副總統拜登,這些控制美國政府的流氓分子。有一長串的人。

野生動物園俱樂部的創立初衷是好的,是為了對抗蘇聯的擴張。但多年來,它變成了一個非常扭曲的行動。奧薩馬-本-拉登是中情局的形象代言人,所以他們錯誤地認為他們不得不保護他。

你看,一個謊言導致另一個——我們的父母總是這樣教育我們的。所以,我的團隊,我們制定了一個計劃去伊朗抓本拉登,在他用獵鷹狩獵時抓他。因為我花了20年的時間和阿拉伯政治領導人一起生活。訓練他們的獵鷹。然後去這些營地和他們一起打獵。

然後我注意到有恐怖分子進入這些營地,而皇家獵鷹營是基地組織的會議室。這是這些壞傢伙來玩的地方。這裏沒有護照或邊境管制,所以我們打算進去抓本-拉登,但不幸的是,中情局局長萊昂-帕內塔(Leon Panetta)上任後的第一件事就是取消了這個Rigor計劃。 R-I-G-O-R,一個在伊朗抓捕並殺死奧薩馬-本-拉登的秘密的中情局計劃。

在巴拉克-奧巴馬宣誓就任總統六個月後,萊昂-帕內塔大發脾氣,取消了Rigor計劃——這是由高盛和阿普佐(兩位普利策獲獎記者)報道的,但被媒體稍加曲解,說是針對世界各地的基地組織領導人,實際上它只集中在伊朗和本-拉登身上。

所以,當我們先是被無視,然後被阻撓,再被八名中情局官員威脅,並被警告不要去伊朗抓拉登的時候,我們的護照、簽證——-一切都準備好了,我們以真正的科學研究作為掩護,有革命衛隊做保鏢,去活捉拉登,送到三州地區(Tri-state area)。

當我們被萊昂-帕內塔等人拒之門外後,我開始直接與伊朗談判,六種方案將活着的本-拉登移交給聯軍,並將其置於中立區。而伊朗也在錄音中同意了這一點。這一切都已經完成了。

這個計劃花了三年的時間準備。我在伊朗駐聯合國代表團開了會,穆罕默德-卡扎伊大使(?)組織了一切;巴赫-薩賴(?)是處理人(Handler)——有若干個處理人,一切都準備好了,然後,我在2010年12月2日和3日去找新墨西哥州長比爾-理查森。他同意做美國特使,接收本-拉登移交聯軍關押,結果本-拉登在2010年8月已經被轉移到巴基斯坦的阿伯塔巴德。

尼古拉斯-諾伊:為什麼他被轉移到那裏?

艾倫-帕羅特:他被轉移到那裏是因為,在我與伊朗討論的六種情景分析中,窩藏烏薩馬-本-拉登和100名基地組織領導人,這代表了對美國的戰爭行為。他們的核設施可能會被炸毀,他們的經濟也會被消滅,所以會出現倒退而非進步。而伊朗人不想冒着暴露他們與約翰-布倫南等人共謀的風險去窩藏……。

你看,約翰-布倫南、克林頓和拜登把監禁基地組織領導人的工作外包給了伊朗。我們認為外包是一種商業活動,但他們卻把我們的軍事責任外包給了一個不值得信任的對手——伊朗。他們這樣做是為了使伊朗免於因窩藏恐怖分子而遭到報復。

所以在他們看來,伊朗別無選擇,只能接受克林頓的提議,代替我的提議,即轉移到中立區,因為那會危及他們的經濟和核計劃。

尼古拉斯-諾伊:克林頓知道這件事,對嗎?她知道他們願意就這樣把他交給我們?

艾倫-帕羅特:錄音帶,掛號信,所有的東西都給了克林頓……

尼古拉斯-諾伊:所以她知道伊朗已經準備好把本-拉登交給我們,而不會有真正的抗爭,所以她決定讓他轉移到巴基斯坦去當假裝的戰利品。

艾倫-帕羅特:他們在2010年8月把他轉移到了阿伯塔巴德。那是我們第一次俯瞰本-拉登在花園裏行走的情景。每個人都說他是個瘸子,但他走下三層樓,在花園裏走來走去,以刷存在感。這是一個宣傳廣告。然後,8月在阿伯塔巴德建築群的三樓鋪設了煤氣管道,因為他的妻子們必須遠離其他男人而保持隔離。他們必須在沒有面紗的情況下做飯。阿薩德,本-拉登的一個兒子說,他的父親很奇怪地願意在阿伯塔巴德等死。

所以,他被關在那裏的一個鍍金的籠子裏,等待着被殺戮。他從伊朗的馬什哈德被轉移到阿伯塔巴德機場,然後被轉移到阿伯塔巴德大院的監獄裏,那裏不是為了保護他,而是為了讓他在那裏等待命運的安排。

但是伊朗人把它變成了一個致命的結果,因為他們在最後一刻——在第11個小時,把本-拉登救了出來,因為一個伊朗特工、一個雙重間諜,一個為伊朗秘密工作的巴基斯坦三軍情報局官員,向中情局站長提供了DNA證據。最後,他們確信在阿伯塔巴德但是本-拉登,於是派出了海豹六隊。

而穆沙拉夫(前巴基斯坦總統)說,他不知道海豹六隊要來,但他們必須放低雷達,讓直升機進來,而他們是在雷達恢復、海豹六隊不能再進入阿富汗後,才告訴奧巴馬海豹六隊的殺敵任務。那時候,這已是一次無法取消的單程旅行!

你看,我們有一個目擊者,目睹了希拉里和帕內塔威脅奧巴馬,如果他沒有為本拉登的刺殺行動開綠燈,他們會把他暴露給媒體,他的政治生涯就完了。而他實際上是不願意授權刺殺行動的。這就是為什麼在任務不能被取消後,他們把他從高爾夫球場拽了出來。

所以設計這一切的工程師:約翰・布倫南,希拉里・克林頓,喬・拜登。當海豹六隊進去的時候,相信伊朗人有本拉登在那裏等着他們……他們殺了本拉登的替身。

查爾斯-伍茲:我們怎麼知道(殺的是替身)的?

艾倫-帕羅特:我們怎麼知道的?其中一個妻子在他們開槍打他時跑向他們,並說:「別開槍!他是替身。」我不知道用的是什麼語言。另外,如果你讀過(著名調查記者)Sy Hersh的書,他解釋說,他們把(本拉登替身)的遺骸扔到了興都庫什山,甚至沒有保存,他們曾經薩達姆-侯賽因兒子們的遺骸,而且是在冷藏的帳篷里,保存完好,還化了妝,只是為了證明「邪惡的女巫已經死了」。他們保存了薩達姆-侯賽因的兒子們,但他們沒有保存奧薩馬-本-拉登的屍體,因為那是他的替身,顯然無法通過DNA測試。

查爾斯-伍茲:海豹突擊隊知道被從直升機上扔下來的屍體不是本拉登?

艾倫-帕羅特:他們知道那不是本-拉登,所以他們把屍體部分扔到了興都庫什山脈。約翰-布倫南說船上的人被要求對海葬保持沉默,但實際上沒有這回事兒,根本就沒有什麼海葬。

約翰-布倫南帶頭做了假的媒體公告。當他解釋這個「穆斯林海葬」時,他是對媒體撒謊。其實這是禁忌,就是禁止在海上埋葬穆斯林的,除非……除非屍體有傳播疾病的風險會危及船員。因為,在海里,腳會轉來轉去,腳會朝向麥加,這是不允許的,你必須把臉朝向麥加埋在陸地上。所以布倫南,本身是一個穆斯林,卻對這麼明顯的事撒謊!他說這是穆斯林的海葬!胡說八道!

所以這個彌天大謊——拜登、希拉里和克林頓與伊朗達成了協議,他們相信伊朗會把本-拉登轉移到巴基斯坦——他做到了。他確實在那裏。但他們又相信伊朗會把他留在那裏。他們把他轉移出去了,回到了伊朗!

然後,伊朗給奧巴馬的信是:「嘿,我們抓住了你的死穴。把這些錢都給我們。」1520億美元,20億美元放在一個飛機托盤上,這是保密費。就是我將透露給(川普)總統的秘密,根據《叛國罪錯案》的條款。

也就是說,這是一個秘密。這些秘密價值1520億美元,由奧巴馬總統支付。而副總統拜登,是用海豹六隊的鮮血支付的,是他讓他們送命的。

尼古拉斯-諾伊:所以,這是勒索和敲詐。

艾倫-帕羅特:敲詐勒索,是的。伊朗實施的……

查爾斯-伍茲:你有文件證明嗎?

艾倫-帕羅特:是的,是的。

查爾斯-伍茲:如果你有這些文件,你是否願意親自把這些文件交給川普總統,如果他為你提供交通和安全保障的話?

艾倫-帕羅特:我不擔心安全問題。總有一隻無形的手在保護我們,我們是勝利的一方。美國是在勝利的一邊。

查爾斯-伍茲:「沒有一隻麻雀在上帝的旨意之外落地。」

艾倫-帕羅特:「是的,這將是我的榮幸,把這些材料帶給川普總統。我有TB級的巨量文件、視頻、音頻,需要交給總統。

查爾斯-伍茲:我會盡我所能把這段視頻送到他手中。

艾倫-帕羅特:這是我唯一的願望。我唯一的願望。

尼古拉斯-諾伊:」艾倫,我有一個問題。艾倫,我有一個問題要問你。所以,這意味着海豹六隊是故意被擊落的,在戰利品殺死後,以確保「死人不能說話」。

艾倫-帕羅特:對,所以說奧巴馬總統用1520億美元來行賄(伊朗),拜登副總統則是用海豹六隊的鮮血——他把他們的血當成貨幣來花。

責任編輯: 秦瑞   來源:Jenreport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0/1013/1511600.html

北美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