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產品賣瘋仍虧損 負債1200億還不起?東北名片企業麻煩大了

截止2020年3月末,華晨汽車集團的負債總額已經達到1226.75億元。 關於仰融的身世,至今都是謎。 一說他是退伍老兵,經歷過生死,因機緣巧合到香港走上了金融之路。一說他畢業於西南財經大學,是經濟學博士,畢業後去了香港,創辦華博財務,主營證券交易與股票交易等相關業務。還有很多別的說法,仰融本人從未公開自己的往事,傳言就越來越多,甚至說他的名字都是假的。 傳言歸傳言,他把公司幹上市是真的。

01

被嫌棄是一種什麼體驗?

寶馬的4S店,有很多客戶提車時會提個要求,那就是——摳字,也就是說用特殊工具「溫柔地」把車尾的「華晨寶馬」四個字摳下來。

大家可能覺得合資廠的國產車有點跌面子,不過相比於債券市場對「華晨」的嫌棄,扣字實在不叫事兒。

前些天,華晨的各種債券狂跌,跌的持券人差點連親媽都不認識了,七月末還都在90來塊錢的華晨債,十幾天普跌4、50%,當初100元的票面價格,現在很多都是50多塊錢的水準。

6月的時候這些債券還都是」AAA「的評級,這個評級類似酒店行業里的五星級,按說是低風險,誰承想着還沒倆月就腰斬了。

債券行業里的人倒是不奇怪,華晨的債券這兩年確實花樣迭出,有的發債項目被斃了,有的項目沒募滿,AAA債券,國企的,這種事很難想像。

問題出了這麼多,華晨也出來做了解釋,主要說了兩點:

●1、公司作為遼寧省的國企,不會讓它出事的,不用太過擔心;

●2、目前財務狀況一切正常,未發生欠息、拖欠工資的情況。

可惜的是,市場並不這麼看,大家擔心啥呢?

就怕他還不上,要知道截止2020年3月末,華晨汽車集團的負債總額已經達到1226.75億元。

這些錢主要用來投資新項目了,包括寶馬大東擴建項目、發動機廠項目、鐵西工廠擴建項目等都在集中建設。

砸錢砸得凶,按說都是着眼未來的項目,不過借錢要還,但是華晨集團下的業務,除了華晨寶馬,剩下基本都是虧的。今年上半年,華晨中華總銷量只有3186輛,平均一個月500輛,金杯系列也很慘澹,去年銷量總共不到2萬輛。

銷量慘澹,高投資低收益,華晨的債未來怎麼還,令所有人擔心,價格狂跌也就可以理解了。

更何況,有些債的還付已經出現了問題,四月到五月的兩個月內,華晨控股已經有13次登上被執行人榜單,涉及金額七千多萬元

數據來源:天眼查

02

很多人是因為華晨寶馬才知道華晨。

其實在中國的商業史中,華晨是個很特殊的案例,這就不得不提到一個叫做仰融的人。

1987年的瀋陽,已經有了兩個汽車製造廠,當地覺得效益不錯,讓原瀋陽農機汽車工業局副局長趙希友來創辦第三個汽車製造廠,趙希友很快就合併了瀋陽50多家汽車零部件企業聯合組成了金杯汽車。

說是企業,其實就是五十多個人的小工廠,人是有了,但沒錢。

趙希友也是個人才,1988年想到了出讓股權公開募集資金的辦法。

他們打算發佈1億元股票,當時這是個新鮮事,但看得人多出錢的人少,整了一年多,響應者寥寥無幾,募集了不到3萬元,這個數字實在是令人失望。

這時候仰融就登台了。

關於仰融的身世,至今都是謎。

一說他是退伍老兵,經歷過生死,因機緣巧合到香港走上了金融之路。一說他畢業於西南財經大學,是經濟學博士,畢業後去了香港,創辦華博財務,主營證券交易與股票交易等相關業務。還有很多別的說法,仰融本人從未公開自己的往事,傳言就越來越多,甚至說他的名字都是假的。

傳言歸傳言,他把公司幹上市是真的。

1991年的金杯客車,資金鍊已經快斷了,主打車型海獅汽車99%的零件都是從日本進口,合同上都是日元,可是當時日元正在狂漲,海獅麵包車每年只能賣2000輛,零件成本卻越漲越瘋,每個季度連進貨的錢都沒有,這麼幹下去很可能關門。

這時候仰融來了,用1200萬美元買了瀋陽金杯40%的股份,接着又通過換股,慢慢將股比提高到了51%,成了大股東。具體的操作不是自然人持股,而是仰融在百慕達成立的公司——華晨中國汽車控股有限公司。51%似乎還不夠,仰融和華博財務通過各種形式的運作,將實際控制的股權提高到了70%。

最後,金杯汽車的資產大半裝進了華晨汽車控股,而華晨汽車控股則打算運作到美國紐交所上市。

03

臨近上市的9月底,中國國家體改委在北京二十一世紀飯店召開會議,時任國家體改委副主任劉鴻儒突然在會上嚴肅發問:遼寧的同志誰來了?華晨在美國上市是怎麼回事?

在場的人都一臉疑惑。

那時候中國的股市剛剛起步兩年,證監會都還沒有設立,海外上市的操作更是在大家的認知之外,何況這是國企赴美上市,中央提前竟然沒得到消息,領導還是從香港《信報》上看到一篇《首家中國公司上市美國》,才知道了以金杯客車廠資產為主的華晨汽車即將在紐交所上市。

高層立即做出了嚴厲批示,查!

查歸查,也沒耽誤上市,華晨汽車很受歡迎,發行500萬股,IPO價格16美元,成功籌集資金8000萬美元。去掉600萬美元中介費,還剩7400萬美元,這可是當時非常珍貴的外匯,最後,問責沒有了,一個月後,當了中國第一任證監會主席的劉鴻儒還特地表揚了華晨,說這次上市是「完成了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有了支持,在仰融的策劃下,華晨系在美國、香港、上海全都上了市。

錢有了,華晨汽車一夜之間進入快車道。從研發、擴產、銷售宣傳,都有強大資金做支持。

海獅一上來就大賣,擊敗了當時長春一汽的「解放牌」麵包車,華晨汽車成為國內最被看好的國產品牌之一。

自1996年起,金杯客車每年的銷售以50%速率增長,從1995年的9150輛迅猛增長到2000年的6萬輛,連續多年佔據輕客市場銷量第一,2000年,金杯客車銷售額達70億元人民幣,利潤僅次於上海大眾和一汽大眾。

2001年,一向低調且神秘的仰融,被瀋陽市授予「榮譽市民」稱號,這年底,在《福布斯》排行榜上,仰融排名第三。

躊躇滿志的仰融表示,將要繼續增加對金杯的投資,使金杯的汽車產量在2005年達到50萬輛,在2020年達到百萬輛。

04

這就必然走向擴張了,仰融打算全國佈局,這就和地方上產生了矛盾。

當時英國著名汽車公司羅孚汽車商陷入了財務困境,正在全球尋找買家,仰融看好羅孚的發動機技術,認為這是一個可以加速中國汽車產業二十年進程的契機。

汽車發動機這種核心項目的選址,應該在交通更加便利、配套更齊全的地方,所以,這次仰融打算選擇寧波,這就觸碰了逆鱗。

瀋陽當地的不少人本來就對仰融的資金來源有點存疑,他們認為仰融的第一桶金就不是自己的,而是來源於海南華銀國際信託投資公司———一家據說是由華遠集團、中國金融學院、中國銀行北京分行合資成立的國有非銀行金融機構的支持。

說白了,你仰融就是海南華銀向外投資的經辦人,怎麼就成了國企華晨汽車的老闆了,還想往別處跑?

雙方開始角力,先是金杯汽車的掌門開始和仰融爭奪金杯客車的控制權,甚至拉來了一汽,一汽吃下了金杯汽車51%的股,正式接管了金杯汽車。

為了鞏固自己在金杯客車的主導地位,仰融在2001年讓華晨中國收購了上海申華實業,並將金杯客車的銷售業務授權給了申華實業,把金杯客車的命門被牢牢的攥在了華晨手裏。

一汽一看獨家銷售權沒了,覺得沒有勝算,又把金杯汽車的股權吐了出去。

也是在這一年,華晨的市值達到了300億元人民幣

05

不過這一年發生的另一件事情讓雙方徹底鬧掰了。

瀋陽一直希望通過華晨重整瀋陽的汽車工業,當時通用汽車有意在瀋陽將金杯通用做大,中華轎車項目也打出年產20萬到30萬輛目標。瀋陽為此雄心勃勃喊出了「要將汽車產量擴大到100萬輛,打造中國『底特律』」的口號。

顯然,瀋陽覺得,華晨這個大塊頭應該在這裏出一份力。

2001年8月,瀋陽提出金杯汽車與華晨汽車擬按49%和51%的股權比例對參股企業——金杯客車進行增資,誰知道華晨一個子兒沒拿,卻準備抽出資金投資在南方的「跨海大橋」項目,矛盾的導火索就這麼被點燃了。

雙方沒法調和,2002年5月仰融自稱受到「迫害」出走美國,三個月後,華晨與寶馬籌備許久的合資廠拿到了批覆文件。

文件下來的第二天,仰融被遼寧省檢察院以涉嫌經濟犯罪批准逮捕。華晨的仰融時代徹底結束了,集團有人評價他,「他在本集團的管理、運作和業務的參與是微不足道的。」

仰融走後的華晨,先是從美股退了市,但是幾年走下來,除了寶馬項目,其他的幾個產品線都不達預期,產品體系混亂、缺少支柱車型、渠道建設遲緩,品牌也越來越弱,從2011年開始,華晨汽車每年的收入超過90%全靠寶馬,金杯和中華越來越邊緣化。

虧得越來越多,華晨不得已開始賣資產,但執行的不順利,接盤俠一直不好找,到了2018年10月,華晨寶馬開了提高合資股比的先例,外資當然知道這是賺錢的生意,以290億的價格增持股份至75%,至2022年末,華晨汽車集團將獲得股權轉讓款本息約368億元。

這錢看着不少,但是少了寶馬加持,悲觀的人甚至覺得華晨未來恐怕會和力帆一樣的結局。

06

為啥這麼不看好呢?在他們看來華晨還存在很多問題:

1、忽略開發能力,產品差。

仰融之後執掌華晨的是祁玉民,之前他是大連的副市長,背靠寶馬輸出技術,祁玉民覺得整車發展就是技術的整合,對於自主技術的研發並不看重。

此外,華晨對於市場和消費者的喜好不敏感,覺得自己只要生產出來車就行了,總會有人買的。於是,誕生了很多失敗的車型。典型產品如華晨自主高端商務車華頌7,一經推出便質疑聲不斷,甚至有媒體發聲調侃稱這是一款「市面罕見,沒有手套箱和私隱玻璃,且與市場脫節」的商務車。

據說祁玉民為華頌7開過107次會,最後銷量就是不行。

此外,華晨汽車質量問題也堪憂,尊馳在2007年時曾得到過Euro-NCAP標準下一星的評價,被德國媒體譏諷為「來自中國的廢鐵」。現在的新車也沒好到哪去:

2、內耗走了不少人。

華晨在動盪期的高層頻繁變動,導致核心技術團隊流失了不少:華晨金杯負責研發的趙福全投奔吉利,負責銷售的楊波投奔奇瑞,劉志剛攜大批「親衛軍「轉投比亞迪等,都是華晨重大的損失。

3、新能源汽車屢戰屢敗。

汽車的新賽道就是新能源汽車,其實華晨的佈局並不算晚,2010年華晨就推出了中華駿捷FSV混動汽車,2016年又發佈了中華V3純電動版和中華H230EV,但是中華V3還沒上市就杳無音信,僅剩的新能源車型中華H230EV銷量在兩年內銷量不到一千輛。

2018年9月,由於停止生產新能源汽車產品超過12個月,華晨汽車被取消了新能源汽車生產資質。

按工信部說法,華晨汽車將不再被受理任何新能源汽車申報,再次生產新能源汽車產品需要重新經過工信部的准入條件核查。這事搞不定,華晨的新能源車業務也就沒啥希望了。

07

現在,留給華晨的時間怕是已經不多了。

今年疫情對汽車廠商打擊很大,今年6月份,華晨中華已經擴大了放假輪休的範圍:

有消息傳出,華晨中華的員工們這樣「放長假」、「輪流上班」的狀態或將持續到年底,輪休在家的員工只能按照瀋陽最低工資標準(1810元)發放薪酬。而有內部人士爆料,華晨中華公積金6個月沒打錢,7月份醫療保險也沒有進賬。

不僅是日常運營,在債券價格暴跌之後,華晨集團的債權方也傳出成立債委會的消息,華晨中國將破產重組的說法也不絕於耳,確實,一千多億的負債,靠現在的華晨,太難了。

責任編輯: 秦瑞   來源: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0/0824/1493095.html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