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好文 > 正文

擔憂歧視 華人可以依靠民主黨及政治正確嗎

編者按:本文是「美國華人之聲」於2016年10月18日發佈,四年過來,讀者可以再回頭看看。我們全文轉載如下,拋磚引玉。

2015年以來,美國華人覺醒,政治上全面右轉,大量脫離民主黨。因為民主黨的絕大多數政策或其政策趨勢嚴重脫離真理,違背常識。大政府高稅收、高福利、高稅逼企業外移、開放邊界、變相鼓勵非法移民同時導致法制敗壞、多元化損害美國立國根基並致道德滑坡、絕對平等獎懶罰勤、過度政治正確禁民之口,等等等等不一而足。美國的前途處在高危狀態!

然而,尚有不少華人,依然追隨民主黨。他們的理由有二:

第一,華裔(亞裔)認為自己屬於少數族裔,是弱勢。美國的過去,有排華的歷史。華人應該汲取歷史教訓,和少數族裔站在一起維護自己免受歧視的權益。

這個思想有相當的依據。然而首先我們知道,完全徹底的消除種族歧視,是永遠不可能完成的任務。特別是消除所謂「內心的歧視」,更不可能。這是我們討論問題的基礎。反躬自省,我們華裔的內心,有沒有「內心歧視」?不僅有,甚至還比較嚴重。我們在中國的時候,貧富、地域、男女、長幼、官民之間的歧視,幾乎不需要掩飾。我們自己如此,如何能夠強求別人內心?內心深處問題的解決,只能靠上帝來做工。

在承認歧視存在的基礎之上,我們也需要承認,事實上英美人的歧視,相對全球來說可以講是最低的。否則,美國不可能是一個移民國家。他們先人移居美國,他們沒有必須接受後來的其他不同種族移民之義務。俄國佔領了遠東,殺害了不同種族當地人民,他們到現在也沒有制度性地大規模開放移民。中東從來沒有開放移民給其它不同宗教信仰的國家和地區。乃至中國、台灣也沒有制度性·開放移民。因此開放移民本身,就是寬容的內心表徵。

過去時代的黑奴,有歷史原因。從解放黑奴開始到民權運動直至現在,以非裔幾乎完全的制度性解放,完全的制度性平等為標誌,非裔已經佔據政府部門工作的半壁江山,遠超他們的人口比例。特別是2008年非裔人士當選為美國總統,坐實了非裔等少數族裔的政治地位。不難想像,如果美國白人主流內心依然歧視非裔,那麼兩次選舉中的白人主流完全可以默默投票給自己的白人候選人,沒有人知道自己的票投給了誰!然而,非裔當選了,不僅當選,而且還是兩次。同時,奧巴馬兩次當選,並不因為他有里根華盛頓林肯那般的雄才大略。這是美國白人兩次發自內心的投票。當然非裔的選票壓倒多數不同尋常地投向非裔奧巴馬,是不是說明非裔自己反而有種族主義傾向?就不得而知了。以筆者在美17年的經歷,在美經歷的「歧視」與在母國經歷的歧視相比,可以忽略不計。僅有的幾次「歧視」或「區別對待」經歷,卻來自於號稱自己被歧視的某族裔。兩次是剛來美國考駕照時妻、女曾經分別遭到非裔工作人員刁難,另外一次是在Sam's超市,遭到非裔人員對筆者與他們非裔同胞的區別對待。每一次筆者都毫不客氣的予以了回擊!咱們的隱忍,會被視為軟弱,得理就不能讓人,否則下一個華裔還會被欺負。除此之外,總體上講美國主流白人對其他族裔的歧視,甚至從內心深處考察,都已經不十分嚴重了。這也是事實!

飛雲在《曼德拉逝世後說點風涼話》一文中,以事實說明,曼德拉(vs英裔統治者德克勒克)、甘地(vs英國統治者)和馬丁路特金(vs英人後裔美國人)三個全球最著名的「英雄」,為何只能在英人以及(英人血統)美國人那裏才能得以成名?為何不能在布爾什維克的國度成名?為何不能在俄國成名?欲了解詳細,請 Google百度原文,這裏不再贅述。文章說明,以聖經裝備的英美文明,是人類歷史上相對最寬容的文明。

最後,華人最嚮往的移民目的國在哪裏?華人會選擇移民一個歧視嚴重超過母國的國家?絕對不會。所以華人的移民目的首選國家無不是英語國家,美、加、英、新、澳。以華人之聰明,何以不曉得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之道理?以華人之智慧,難道不知道良禽擇木而棲之古訓?

如前所述,我們並不否認內心種族歧視的存在,在個別人身上甚至還比較嚴重。對於「歧視」現象個例,比如某個路人喊一句之類的,有精力就反擊回去,也可以不動聲色地請他先回他的歐洲祖先國。對侵犯實際權益的歧視案例,必須訴諸法律,以儆效尤,華人要自信、自強!

除此而外,我們需要重點防範的,是來自於政治黨派以及媒體的對亞裔(華裔),包括其他少數族裔的種族主義歧視傾向。

這時,讀者可能會說:是啊,因其如此所以我們必須支持民主黨,因為民主黨是支持少數族裔利益的。——問題恰恰出在這裏!

第二,華裔(亞裔)認為民主黨是為少數族裔權益服務的,故要支持民主黨。

讓我們先來回顧一下,看看民主黨在美國歷史上是如何支持少數族裔的。

1.共和黨人林肯做美國總統期間,他和共和黨議員堅稱奴隸制是野蠻的,為了國家進步有必要將之廢除。1865年1月31日,在共和黨人總統林肯的一再努力下,眾院勉強通過了旨在廢除奴隸制的憲法第13修正案。共和黨人全部119票投了贊成票,民主黨16票勉強贊成,56票強烈反對。

2.幾年後的憲法第14修正案,旨在給予解放的黑奴公民權。議會投票結果:94名共和黨議員支持,無一民主黨議員支持,在100%民主黨議員強烈反對下,修正案得以通過。

3.給予解放的奴隸以及其他不同膚色種族公民選舉權的第15修正案,是三條重建修正案的最後一條。在此之前,非白人,包括華人沒有選舉權。1870年,修正案在眾議院的投票結果是144票贊成,44票反對,35人棄權。是次投票中黨派對立同樣涇渭分明,沒有任何一個民主黨議員投票支持,僅有3位共和黨議員投了反對票。換句話說,美國三條重建修正案,全部是在共和黨的艱辛努力下完成。民主黨則完全反對這三條修正案,用今天的話來講,民主黨就是典型的、十足的種族主義者,白人至上主義者。

時間進入1957年,共和黨總統艾森豪威爾,派兵執行聯邦法院判決,護送9名成績優異的黑人學生進入白人學校。為什麼派兵?因為阿肯色州民主黨州長福伯斯質疑最高法院判決的合法性,並宣佈派遣國民警衛隊前往中央中學,阻止黑人學生進入白人學校。強烈反對取消種族隔離並拒絕執行聯邦法院判決的,恰恰是以福伯斯為代表的民主黨人。讀者不妨回頭再看歷史,除針對黑人外,那些排華法案和歧視其他少數族裔的案子同樣盡出民主黨人之手,保護少數族裔的法案,反而出自於共和黨人。以為民主黨人歷史上一直支持少數族裔權益,是一個重大的歷史誤會,我們必須徹底澄清。把顛倒的歷史糾正過來。否則就是恩將仇報、認賊作父。

了解了歷史,我們才會對現今民主黨人「保護」少數族裔的作為有一個清楚的認識。了解了歷史我們才會明了:堅持美國傳統聖經價值觀的保守派共和黨,因為有「上帝面前人人平等」的觀念,才是發自內心歧視最少的黨派、群體。偏離(LEFT)真理而自義的左派民主黨,因為信仰根基膚淺,內心深處缺乏「上帝面前人人平等」之價值觀,為了自己黨派、乃至個人利益,最容易搞種族對立,做牆頭草。各種族皆為其政治棋盤上可以任意擺佈之小卒。回顧過去如斯,民主黨人今天又是如何保護非裔及其他少數族裔的?阻撓警察執法,讓非裔區更亂,自相殘殺?提高亞裔入學門檻,施行種族配額?說好的種族平等何在?馬丁路特金追求的「平等」是要非裔享有法外特權?以醫學生為例,降低某些族裔入學標準,如何保證他們的醫學水平?畢業後如何合格地行醫治病?為了「保護」自我性別認知困惑者,就要讓他們隨心所欲進入異性更衣室冒犯正常女性?其他多數人受到的傷害如何保護?由此可見,民主黨人表面保護弱勢,保護少數族裔完全是幌子。

華裔作為少數族裔受到過他們什麼樣的特別「保護」嗎?梁彼得案,加州的AA,僱員按種族比例配額,破壞法制與秩序引入非法移民,人為製造、引入大量文化信仰不兼容,甚至完全敵對的少數族裔以鞏固選票?

一言以蔽之,民主黨始終把黨派利益凌駕於國家、人民的利益之上,除此而外民主黨人從來就沒有原則、沒有是非標準。比如,原來奉行白人至上,反對非裔平權,贊成種族隔離;後來為了選票以及一己之政治利益居然又可以毫無羞恥地走向事物的另一極端:倒過來無條件「支持」非裔,經濟上以福利、政治上以姑息、放縱把他們玩弄成只剩投票功能之簡單機器,使他們陷於萬劫不覆之境地——暴力、貧窮、墮落。民主黨人乃是無事生非,挑撥種族對立、性別衝突以及各種矛盾的太極高手。實現這一切所高舉的旗幟,就叫「政治正確」。宣傳政治正確最得力的,是幾乎被自由派全面控制的傳統媒體。政治正確如果符合客觀真理標準就是必要的,一旦過了頭,就是打人的棍子,窒息自由之殺手。舉例來說,最近的媒體,完全失去了所謂的客觀公正,對民主黨候選人大量觸目驚心的犯罪,採取視而不見的態度;同時卻毫無慚愧地一味打壓、挖掘、放大共和黨候選人川普的個人生活黑料,誘導人民以感性而非理性和智慧做出客觀、正確之決斷,以達到其瞞天過海、不擇手段奪取權力的目的。號稱不作惡的 Google,在其youtube上公然出現了非裔歌手挑釁、教唆搶劫華人的視頻。在華人的一再抗議下,居然改頭換面拒不撤銷,並且聲言是為了保護「言論自由」。試問,在政治正確到連互道「聖誕快樂」都會涉嫌冒犯某宗教而試圖加以制止的奧巴馬時代,公然教唆搶劫華人的視頻卻「政治正確」?這不是什麼雙重標準,而是隨心所欲的自義!加州民主黨挖空心思推動亞裔種族細分到底要幹什麼(注意:紐約州華盛頓州版本華裔細分方案也要馬上出籠了)?他們準備以此特別關愛華裔?希望不是在做夢。民主黨人為什麼不推動白人細分,非裔細分?從這裏我們可以看出自由派的所謂政治正確本質上是在鼓勵作惡,欺負模範少數族裔——華裔,包括沉默的主流——白人保守派。從過去到現在,我們支持自由派民主黨豈不是支持歧視、打壓華人、亞裔的政治勢力?本來就政治正確而言,我們現在反對的其實並非原始意義上的政治正確,而是完全過頭的、脫離真理和常識的偽善「政治正確」、沒有是非標準而邪惡的政治正確,欺壓亞裔、華人的政治正確。華人同胞們,不要再自作多情地認為自己是民主黨眼裏的少數族裔了,我們和民主黨眼裏的「少數」完全不是一個概念。

對華裔(亞裔)的種族歧視,我們當然需要保持高度的政治警惕性。從歷史的眼光觀察,保守派更加接近美國立國的傳統聖經價值觀,華裔(亞裔)與保守派的主流價值觀交集度非常高。英文之中,「右」就是RIGHT,就是「正確」、就是上帝的公義;耶穌基督坐在上帝的右邊,說明「右」這個位置是尊貴的;「右」有相當正面的含義。民主黨號稱左派、標新立異的自由派,是不斷脫離聖經價值觀,為一黨之私任意「變革」、冒進之派。「左」,就是LEFT,就是「偏離」上帝正道的意思。中文傳統書法,順序先右而左;楹聯右上左下;皇帝面南,文東(右)武西(左);中文裏面「觀點相左」、「旁門左道」的說法,都有右高左低、右正左偏之意。(題外提醒:飛雲對「左右」的清晰政治定義,經得起歷史檢驗,適用於古今中外,東西南北。期望讀者就此思考之、乃至質疑之。若沒有正確的信仰基礎,任何對「左」、「右」的政治定義與研究都是緣木求魚,且必然毫無疑問地陷入自身之邏輯矛盾而無法自洽。無論他是政治學教授,還是歷史學專家,並無例外。以訛傳訛的法國大革命時期偶然坐在右邊為右派,恰好坐在左邊為左派的說法,可以休矣!)。傳統亞裔(華人)與左派民主黨價值觀相悖,兼容度不高。華裔(亞裔)需要永遠地拋棄民主黨並與保守右派派聯合。特別是這一次選舉,是關係到美國前途、華裔(亞裔)自身命運的選舉。

如果民主黨人繼續執政,突飛猛進引入上千萬信仰、文化不兼容的移民,美國左傾剛性固化。民主黨將成為堅如磐石的永久執政黨,則動亂和革命必然要在美國出現。這一次選舉是美國前途的分水嶺,我們很快將會看到這一點!民主黨永遠執政、共和黨永遠在野後,美國會出現分裂甚至內戰。期間美國主流對某(信仰)族裔的強烈對抗有可能大規模發生。對抗擴大化之後,偏離信仰而過頭的「白人至上主義」極有可能重新出籠。假若出現這種狀況,特別是「新白人至上」佔上風的時候,民主黨完全可能再一次搖身一變重新轉回成為白人至上之急先鋒,華裔(亞裔)將難以避免被牽連。人無遠慮,必有近憂。為了我們和子孫後代的福祉,華裔(亞裔)需要有非常清醒的頭腦,需要有智慧作出正確的決斷。放棄對沒有公義概念的民主黨人之幻想,絕不為出賣我們利益、損害美國前途之輩站台。華裔(亞裔)也需要向所有人傳播我們的保守理念。

——願全能至高的上帝繼續保佑受祂祝福的美利堅合眾國!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美國華人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0/0823/1492669.html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