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水淹大佛那年出大事如今要翻版?央視不報:民眾悲慘才開始「河流和路一樣高」重慶創紀錄

水漫佛腳 中共任百姓「自生自滅」嗎?

三峽遇建壩以來最大洪水,水庫對長江上游雪上加霜。德國水利專家王維洛的推斷已經應驗:重慶被淹成這樣,三峽大壩是禍首!「河流和路一樣高」,重慶水位高達191.62米創紀錄。網傳眾多視頻顯露:水災下民眾的悲慘日子,才剛剛開始。水漫樂山大佛佛腳,中共完全是在任由洪災「自生自滅」嗎?水淹樂山大佛,71年前也曾發生,那年大陸出了驚天動地大事。如今,會有這樣的大事發生嗎?

三峽遇建壩以來最大洪水 水庫對上游雪上加霜

圖:長江第五號洪水經過重慶主城區,重慶遭遇二十年來最大洪水。

由於長江5號洪水與嘉陵江2號洪水雙重夾擊下,重慶寸灘水位於8月20日上午8點15分達到191.62米,流量達到74,600立方米每秒。

而長江寸灘水文站水位的警戒線是180.50米,保證水位為183.50米。

因此此刻寸灘水位超出保證水位8.12米,被長江水文網認為是1939年建站以來最高峰水位。

據公開記載,1981年7月大洪水時,寸灘的水文站水位是191.41米,流量85,700立方米每秒。

據長江水文站實時水情數據顯示,8月20日凌晨4時,寸灘水文站水位就突破191.41米,最大流量為74,600立方米每秒。

大陸著名水利工程專家黃萬里的兒子黃觀鴻博士向大紀元表示,儘管寸灘的水文站的最高水位超過1981年的洪水,但是流量要少(11,100立方米每秒),水位高主要是洪水到三峽水庫時有回水頂托的緣故,就其最大流量比不上1981年的洪水,因此就寸灘站而言,歷史上最大的洪水還是1981年的大洪水。

 

圖:長江水文網實時水情六個不同時段三峽水庫的入庫流量和出庫流量。

大陸長江水文網19日曾公佈長江第五號洪水20日上午8點,經過三峽水庫時最大的入庫量預估73,000立方米每秒。然而,實際情況是8月20日凌晨2點時,入庫流量顯示為74,300立方米每秒,出庫流量維持在49,400立方米每秒,水庫水位再增加了0.26米至160.86米。

王維洛表示,現在官方提出三峽工程不能包打天下,不是萬能的,不是所有的洪水都能防,我們都能力有限的……這些話其實都是當年反對三峽工程上馬的人說的。

「當時反對三峽工程上馬的陸欽侃老先生,他是最了解中國長江洪水的人。現在說的長江有三種洪水,一種純上游的洪水,就像今年的5號洪水;一種是中下游的洪水,就像2019年時候的洪水;還有就是全流域的洪水,就像1954年的洪水。陸老先生當時就說了,三峽工程對第一種純上游洪水是雪上加霜的作用。就是你抬高了水位,因為自然水位是62米,三峽工程把出口的水位抬高了一百米,你上游的洪水下來就慢,那是雪上加霜的。」

他進一步表示,對中下游洪水,三峽工程根本就是無能為力的。去年洪水時,就是湖南、江西那的洪水,你三峽工程根本就沒有用的。

王維洛的推斷已經應驗:重慶被淹成這樣,三峽大壩是禍首!

重慶地標建築朝天門的門洞已經完全被洪水淹沒。

8月19日,長江5號洪水過境重慶,重慶的主城區磁器口、朝天門、南濱路等地標性地段都被水淹,其中朝天門被洪水完全淹沒。而這正應驗了水利專家王維洛的推斷:淹沒重慶市的部分市區 。

希望之聲報道,水利專家王維洛曾在1998年接受採訪時表示:「三峽水庫的防洪庫容是在大壩處海拔145米到175米之間的庫容,當大壩處蓄水至海拔 175米時,大壩上游的水位不是175米,而是高於175米,距大壩越遠,水位增高越大 。三峽水庫的表面,不是一個絕對的平面,而是一個有水力坡降的斜面。如果採用三峽論證泥 沙組組長林秉南提出的三峽水庫的平均水力坡降為萬分之零點七的數字,屆時重慶市的水位為 海拔217米,重慶的朝天門碼頭被淹,重慶火車站被淹,重慶的部分城區被淹。」

這次長江5號洪水過境重慶,重慶長江寸灘站水位達191.62米,超出保證水位8.12米,而此時三峽水庫的水位達163.47米。在汛期,因三峽大壩的攔截,從三峽至重慶長江的水位全部大幅提升,洪水無法正常排出,因此加深了洪水對上游的威脅。

中國著名水利工程專家黃萬里之子、美國馬利蘭大學機械博士黃觀鴻表示,三峽大壩最大的缺陷是不能防止夏季汛潮,由於三峽水庫是個狹長型水庫,當上游從重慶金沙江下來很大流量,庫尾巴就「翹起來」,可能把重慶淹了。

黃觀鴻並表示,三峽大壩水位升到157米,那絕對受不了;160米的時候,如果來的是每秒5萬、甚至於7萬立方米,那麼大的速度、那麼大流量,重慶「整個尾巴翹得就把朝天門的門洞都淹了」。

 

 

「河流和路一樣高」重慶水位191.62米創紀錄

 

d5086307.jpg

圖為:8月20日,重慶南岸區南濱路被洪水淹沒。

重慶市昨(20日)其中一個監測站更是測到洪峰水位191.62米,已經超過保證水位足足有8.12米,且是該站建站以來測得的最高水位。雖然近日重慶沒有暴雨,但自8月11日起,長江、發源四川省的涪江、長江上游的支流嘉陵江,接連發生較大的洪水,到了19日、20日,四川省東方的重慶市水利局測得含長江寸灘站在內共6個站,全都超過保證水位。

防汛抗旱專家王世平表示,重慶沒暴雨但水位卻飆高,主要是因為上游降雨量太大,而且數個重要河流和支流也持續出現暴雨。另外,一場洪水尚未結束,下一場洪水已經在長江上游形成,長江寸灘站水位回落至警戒水位僅10小時就再次回漲。

還有一個重要原因,是因為多流匯集,重慶位於長江、嘉陵江交匯處和三峽庫區的末端,長江流域上游岷江、沱江匯入長江後橫貫重慶中心城區。報導指出,這一場洪水過境導致重慶約12萬多人成為受災戶,緊急轉移安置6萬多人。

視頻顯真相:水災下民眾的悲慘才剛剛開始

對於災民,悲慘才剛剛開始

網友發佈視頻,記錄了在洪水肆虐下,災民所面臨的慘狀和可以預見到的未來更加悲慘的生活。有的災民失去了親人;有的失去了房屋、家園;有的失去了生活的來源,無以為繼;有的家園已經泡在水中超過了2個月......

 

 

 

 

 

 

 

 

 

 

水漫佛腳 中共是在任由洪災「自生自滅」嗎?

 

ä¸-国四川ä1å±±å¤§ä½›è¢«æ′aæ°′a€œæ′—è„ša€ã€‚(2020å1′8月18æ—¥)

中國四川樂山大佛被洪水「洗腳」。(2020年8月18日)

8月的四川成為中國降水中心,31條江河水位超警戒,當局首次啟動I級防汛響應。但是,維權人士認為,百年罕見的水災與環境有關,並批評北京領導人似乎只等災情「自生自滅」。

沱江上游的成都市金堂縣水位星期一超出保證水位3.85米,最大流量每秒8200立方米,創71年來最高紀錄。青衣江雅安段遭受百年洪水,大渡河和岷江預計也將超出警戒水位。

美國之音報道,重慶居民王曉明說,他們那裏正在議論接納災民,處理災民搬遷的事情,不過,具體情況不詳。

美聯社說,四川當局派出直升機救助河流沿線受困災民,災民有的被困屋頂和車頂,情況危急。網上有人說,災區人員聚集時竟無人戴口罩

四川日報說,岷江、大渡河、青衣江三江匯合處的唐代樂山大佛已入水「洗腳」,這是1949年以來首次!樂山市鳳洲島一度有1020人受困。

成都維權人士苗春江說,這次四川大水超過1998年洪水狀況。他說:中國在那裏修了那麼多梯級水電站,大水電站、小水電站、這些都是對自然環境的一種破壞。」「看了一些報道,我的基本感覺是,『自生自滅』。地方政府作為都不太積極,國家機關除動員一些公務員去救災,或者防水,沒什麼大的動作。政府做了一點點事都要大肆宣傳,但是,這次很少看到大規模正面報道救災的情況。」

水淹樂山大佛71年前也曾發生 那年大陸出大事

圖為當地為樂山大佛的佛腳做了保護措施,以水泥完全包覆,避免被遊客或洪水破壞。(圖/網易)

圖為當地為樂山大佛的佛腳做了保護措施,以水泥完全包覆,避免被遊客或洪水破壞。

對於樂山大佛腳趾被淹一事,台灣資深媒體人黃創夏臉書驚呼「樂山大佛水淹腳趾頭…恐怖哦」,並指出上一次水淹腳趾頭是1949年,那年大陸出大事:變天!

黃創夏表示,1949年是大陸自然災害十分嚴重的一年,各地旱、凍、蟲、風、雹、水、疫等災害相繼發生,又以水災最重,據統計,受災面積達12787萬畝,受災人口約4555萬人,糧食減產114億斤。

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0/0821/1492090.html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