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憂因言獲罪 中國雞西市前副市長出逃美國

「我真名退出共產黨」,前中國黑龍江省雞西市副市長李傳良8月19日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自己要實名退出中共黨、團、隊。事實上,李傳良在2014年時就主動要求退出副市長職務及公職,多年拒絕繳納共產黨黨費,隱性的脫離共產黨黨籍。

前中國黑龍江省雞西市副市長李傳良8月19日於洛杉磯接受大紀元採訪。(徐繡惠/大紀元)

「我真名退出共產黨」,前中國黑龍江省雞西市副市長李傳良8月19日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自己要實名退出中共黨、團、隊。事實上,李傳良在2014年時就主動要求退出副市長職務及公職,多年拒絕繳納共產黨黨費,隱性的脫離共產黨黨籍。

2020年2月14日,李傳良原財政局下屬、後升任雞西市恆山區委書記孔令寶,因發表中央隱瞞中共肺炎武漢肺炎)疫情的言論,遭舉報後革去職務;當日下午孔令寶就遭警方逮捕,家中和辦公室都被徹底蒐查。李傳良獲悉後,擔心自己過往的言論與觀點也會遭株連,在海外民運人士協助下,輾轉周折在疫情下驚心出逃,近日才抵達洛杉磯。

「沒辦法,我真的沒辦法再幹下去了」

不少人都質疑李傳良為何要辭去公職?就算不當副市長,他依然也是廳級幹部,在中國享有許多特殊福利與待遇。但他說:「真正的好朋友,知道我心路歷程的人都覺得我做得對。沒辦法,我真的沒辦法再幹下去了。」

1983年李傳良開始參加工作,他擁有中國註冊會計師、註冊審計師、註冊稅務師執照,畢業於清華大學經管學院EMBA碩士,後又獲高級會計師認證,在工作第四、五年後李傳良獲批入黨。李傳良表示自己多年來都是從事實際的財務工作,屬於技術人員,一直與政治圈格格不入。

2011年末,因工作單位調整,李傳良被任命為雞西市副市長。他在近三年的副市長工作中,逐漸進入市政核心,看到了各種腐敗的決策方式與工程弊案,他說:「搞工程、搞土地都有公款消費,在所有大城市裏都有這些情況」,但因位卑言輕,李傳良也只能儘量制止或不執行某些案件。「我也曾經很直言,去舉報過,但結果處罰很輕,都是官官相護。」李傳良也曾被上級威脅利誘,暗示他只要配合,就會有提級晉升的機會。

最後李傳良決定主動請辭,單位也發現他態度消極,2014年將其調任鶴崗副市長。李傳良說:「因為我是有情緒的,不想幹了。所以後來工資遭停發、退休、保險也被終止。」

中共官媒報導李傳良於2012年5月正式任雞西副市長,他表示這是因程序操作而出現時間差,中共的官員任職並非選舉,大多都是內定、安排,共產黨要誰上去,就誰上去,所以官員正式任職會出現一個月甚至是半年以上的時間差異。李傳良說:「官方說法僅供部分參考」,實際上他於2011年末就正式任雞西市副市長。

2017年,李傳良正式徹底離開中共及政府體制,俗稱「裸退」,成為「自由人」。他說:「當我拿到護照的時候,才覺得自己是真正的自由,還開心地打電話告訴朋友。」之後他就一直擔任企業的稅務顧問,兼做些個人營生。

很憂心中國會回到文革時期

中共肺炎疫情前,李傳良常與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評論時局與政府決策,他說:「其實以前也不是沒有擔憂,只是沒想到會這麼嚴重。」小範圍群聊、吃飯時,他與友人都會談及中共體制問題,討論「黨」的弊病。但他認為目前中國的情況,可能所有人都不敢說了,因為中共鼓勵監督舉報、縮緊言論自由,尤其是「天眼工程」,天上、地下的各種監視,民眾大多是敢怒不敢言。他很憂心中國會回到文革時期,因為相互舉報,所以造成夫妻反目、父子成仇。

李傳良說:「我們都是敢於說話的人,但太說實話了。」孔令寶被抓捕的罪名中有一條是「發表不當言論」,但究竟什麼是「不當言論」?身為現任共產黨的第四級書記,但孔令寶卻說:「不能再給共產黨賣命了,不能給共產黨幹了。」這則私人對話遭錄音舉報,孔令寶也因而獲罪。

李傳良表示,今年2月初中國疫情感染嚴重,但官方不讓地方官員上報,孔令寶作為轄區內的一把手,親眼看到當地枯竭煤礦區的失業工人們接二連三地罹患中共肺炎,疫情傳播實在太嚴重了,所以決定向上反映,但最後中共卻給他羅列了一項「疫情防控失職」的罪名。他說:「中共想抓誰就抓誰,孔令寶獲罪其實也是中共內部的派系鬥爭,舉報人也是內部人士,孔令寶下台了,他就上去了。」

李傳良說:「這是典型的背鍋,真正為老百姓說話的反而獲罪。」他認為當時中共官方已公佈了中共肺炎疫情,孔令寶也不是吹哨人,「他說得已經很慢了,早說一天,可以少死很多人。」但中共仍要孔令寶當「替罪羊」。

疫情爆發後,每個中國人都被安上了一個健康碼,其實就是戴上了24小時、全方位的監控器,不過大多數老百姓們都是能保命就好,其餘的誰也沒辦法想太多。李傳良說:「我從來不看中共給的數據,我也不信。它太不透明了,數據也不準確。誰信啊?但誰敢說呢?」

勇於發聲,讓更多人一起站出來

據李傳良所知,他的確聽聞過中共高官都在服用羥氯喹(Hydroxychloroquine),但絕大多數的中國人都不知道,除非是體制內部、或透過網路翻牆從海外獲得資訊的人才會有所耳聞,李傳良在中國時也曾多方打聽這個藥品,但買不到。他說:「現在中國的社會環境就是表面文章比較多,真實的比較少;虛假的比較多,真正的比較少。」大部分的下崗工人都沒有收入,大家都在擔心未來怎麼辦,都在能存點糧食算一點的情況下求生存。

李傳良認為中共獨權專政,失去民間、社會與國際的監督,許多政策不符合民意,不合乎現實。他說:「哪有房子蓋了幾年就拆了?這裏面有開發商利益啊!」這就是政策腐敗的原因,中國沒有公正的政策,只有為了利益群體設立的政策。

李傳良曾遭實名舉報失職、瀆職,他表示那個案子是因轄區下的城鄉建設局官員貪腐,民眾連名舉報副市長,提高問題層級、獲得更多輿論關注。李傳良說:「根本沒我什麼事,最後還是我幫舉報人解決了問題,是民眾想找人解決問題,所以扯上我。」他認為中國的「上訪」絕大多數都是事出有因,一個人、兩個人可能是個人問題,但這麼多人上訪,代表政府官員有很大的問題,中共體制就是中國最大的問題。

李傳良認為在中國,不論是高官、企業家或知識分子,只要稍微有點良知,都會有很大的精神壓力,除了要面對中共政權的各種打壓政策,還要擔憂自己的人身安全,他說:「現在中共的官員也是高危險、高風險的工作。」逃離中國後,他決定要勇於發聲,因為唯有站出來,才能讓更多人一起站出來,才能真正保護到自己的親友與家人。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大紀元記者徐繡惠洛杉磯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0/0821/1491695.html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