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不要小看拜登把事情搞砸的能力

一個人的工作能力,誰是最有發言權的呢?那就是他的老闆了,而奧巴馬當了8年拜登的老闆。

當一個人不是主動離職,並在尋求新工作的途中,需要以前的老闆出具一封介紹信的時候,一般情況下,介紹信是不是都是美言呢?這是一定的。

對於拜登而言,奧巴馬發佈的宣佈支持拜登競選總統的視頻就是這封介紹信。然而,這卻並不是奧巴馬真實的想法。

他的真實想法是什麼呢?看下面這句話。

不要小看拜登把事情搞砸的能力——奧巴馬

儘管拜登與奧巴馬在社交媒體上打得火熱,但私下裏,兩人之間的關係去愈發緊張了。政治上的事情,就是這樣。政治盟友可坐不到一塊兒去喝咖啡、打高爾夫

不過,拜登和奧巴馬也有「大局觀」啊,那就是展現團結,把川普選下去。所以,當看到奧巴馬發出支持拜登競選的視頻時,可不要吃驚,這些都是常規操作了。

布殊家族,就應該好好學學奧巴馬,把私人之間的不愉快拋一邊兒去,該展現黨內團結的時候,可不能含糊。

我需要說明一下,文中涉及的奧巴馬的部分談話,援引自福克斯新聞。之所以做出說明,主要是因為匿名消息源並不總是可靠,但是當來自福克斯新聞的時候,就要可靠得多了。

在今年拜登的初選過程中,許多來自民主黨黨內的匿名消息源就稱奧巴馬曾質疑過拜登的能力。一名曾與奧巴馬交談的民主黨人回憶到奧巴馬曾這樣對他說:「Don’t underestimate Joe’s ability to f**k things up」。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呢?就是說「不要小看拜登把事情搞砸的能力」。

奧巴馬同時也認為,拜登無法激起民主黨選民的興趣。他曾感慨自己在選民中影響力的缺失,尤其是在艾奧瓦州。而後他話鋒一轉,問一名民主黨的2020年初選的參選者:「你知道誰真的沒有與選民之間建立聯繫嗎?」而後奧巴馬又自問自答說:「拜登」。奧巴馬這話說得沒錯,「瞌睡蟲拜登(Sleepy Joe)」沒有激情,和共和黨的「低能量傑布(Low Energy Jeb)」一樣。不僅自己昏昏欲睡,觀眾也容易昏昏欲睡。

拜登能夠在2020年超級星期二脫穎而出,並不是依靠他的個人魅力,而實在是矮子裏面挑將軍。桑德斯太左了,他的那套社會民主主義,在美國是行不通的,只有選出一個稍微溫和一點的拜登來挑大樑。

拜登的許多支持者也認為奧巴馬對拜登的支持,顯得不夠盡心盡力。他們的證據是:在2016年,奧巴馬對希拉里的支持,比起他今年對拜登的支持,要熱心得多。

在2016年發佈的宣佈為希拉里站台的視頻中,奧巴馬說:「我不認為有任何人會比希拉里更適合總統職位」。但是在今年為拜登站台的視頻中,奧巴馬說:「我相信拜登有目前我們所需要的要成為總統的全部能力,我也知道他將被好人們所圍繞」。

確實,這兩段話相比較,對拜登的支持,其感情色彩要淡得多,遣詞造句也要謹慎得多。

許多高層的民主黨人認為奧巴馬可以為拜登提升黑人選票,不過拜登對這一點表示懷疑。畢竟,黑人本來就是民主黨的鐵票倉,況且,今年的弗洛伊德事件,拜登也跪了,拜登也早就宣佈要選一名少數族裔女性作為他的競選搭檔了。

在贏得南卡羅萊納州的初選後,拜登表示:這個州完全是他依靠自己的能力贏得的,與奧巴馬沒有半毛錢的關係。他的助手說:「奧巴馬沒有伸出一個手指頭來幫助拜登」。

其實拜登、以及他的助手這樣說,也有失偏頗。畢竟,初選沒有結束前,奧巴馬也不大好宣佈支持誰。畢竟是窩裏鬥,支持誰都不好。要站台也得等到初選結果出來再說。用我們時下的流行語來說,就是:「讓子彈再飛一會兒」。

當然,拜登的這種發言,也不是與奧巴馬撇清關係,這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拜登是想通過這種發言,向選民證明,自己有這個能力。奧巴馬是否真的幫了忙,這不重要,即使幫了忙,這種發言也不會讓奧巴馬站出來否定。

時間回到上一次大選,拜登當時是副總統,他沒有宣佈參與競選,用他自己的話說,是因為他的大兒子博·拜登去世了,他沒有心情參與總統角逐。

這方面的原因肯定是有的,但不是主要原因。拜登的政治生活一直都很成功,但是早年曾遭遇過人生的極大不幸。他1970年當選縣議員,1972年,在29歲時,就當選了美國聯邦參議員,並在此後連任6屆。1972年當選後不久,他的妻子和小女兒和車禍中去世,大兒子博和小兒子亨特也受了傷。拜登當時考慮辭職照顧兩個兒子,但是被參議院多數黨領袖所挽留,因而堅持了下來。

晚年的喪子之痛,並不是突然的打擊,加之之前的經歷造就了拜登的堅強人格。因此拜登以喪子之痛作為不參與2016年大選的理由,是說不通的。

而真正的理由是奧巴馬的勸退,奧巴馬當時認為:與志在必得的希拉里相比,拜登不過是炮灰而已,就不要去湊熱鬧了,人們不會因為同情拜登的遭遇就給他投票。拜登如果當時參選,不僅毫無勝算,也是給奧巴馬找麻煩。

拜登在他自己的回憶錄《答應我,爸爸(Promise me, Dad)》裏,也承認了這一點,他寫道:「奧巴馬一直在微妙地權衡……我相信奧巴馬早就得出結論,認為希拉里鐵定會成為民主黨的候選人,這對他自己也很有利。」

我們如果把拜登與希拉里做個比較,就會有一些有意思的發現。希拉里的身份優勢要比拜登強得多,畢竟,選出美國歷史上的第一個女性總統,對激發選民的熱情是很有幫助的。

希拉里的從政經歷雖然沒有拜登長,但這卻並不是壞事。希拉里的事業更加多元化,她在只是阿肯色州第一夫人和美國第一夫人的時候,就積極參與國內立法事務了,並取得了諸多成功。

後來又擔任過聯邦參議院與國務卿,而拜登從27歲擔任縣議員,到29歲擔任聯邦參議員後,一直到2009年,擔任沒有法定實權的美國副總統(僅規定副總統為參議院議長)。因此,其經歷也太單一了。

將近50年的公職經歷,使得拜登脫離民眾太久了,在這一方面,他甚至還不如希拉里。從年齡來說,2016年,希拉里69歲,拜登現在77歲,這也不佔優勢。

連奧巴馬都認為拜登能力不夠,連希拉里都沒用贏過特朗普,拜登又能有多少勝算呢?

責任編輯: 寧成月   來源:寰宇大觀察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0/0819/1491213.html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