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樊梨花:吳思王康方勵之錯在哪裡?

作者:

吳思王康方勵之錯在哪裡?答覆,都不懂邏輯!

1.吳思污衊馬克思「沒說暴力」!王建勛問吳思:「能不能把您的解讀也說成是經濟決定論呢?如果工業文明才能決定政治變遷的話,那您跟馬克思的解讀沒有根本的區別。」吳思:「我說我病得很重,深受馬克思的影響。但馬克思沒說暴力,我講了暴力,尋求暴力收益的最大化,我能算得比他明白」。見鏈接

http://blog.tianya.cn/post-115403-10392189-1.shtml

——事實上,馬克思本人就是暴力派,共產黨宣言結尾就是宣揚以暴力革命來結束資本主義制度,為此被後來馬克思粉絲概括為「造反有理」、「槍杆子裏面出政權」!吳思還嫌馬派暴力得不夠,可見,吳思屬於極端暴力派——「暴力元規則」派。

極端暴力派不僅迷信「槍杆子裏面出政權」,而且相信:如果沒真理,我們可以用暴力創造出一全新的「宇宙真理」。古代的土匪流寇最喜歡打一個旗號叫「替天行道」,有了這個護身符,殺人就可以理直氣壯了。藉助暴力鞏固真理,在一定的時空內是管用的。第二次世界大戰末期,盟軍領導人在德國波茨坦會晤以決定如何瓜分歐洲,為了確保蘇聯的影響力,斯大林的裝甲師已經把東歐包裹在一個鐵柵欄之中。當被告知教皇已經提出了一個相對不符合蘇聯目的政治方案之後,斯大林輕蔑地說,「教皇手中握有幾個師?」所謂「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強權勝於公理」,「打棍子、扣帽子、抓辮子、裝袋子」,這些武招太厲害了,許多人紛紛屈服。這種相信暴力創造真理的「暴力元規則」思維習慣,被邏輯學叫做訴諸暴力(或訴諸強力)的邏輯謬誤。

訴諸強力,指不正面陳述理由去論證其觀點,而是利用人們對暴力的恐懼心理,以強力迫使他人接受自己的觀點或放棄他本人的觀點。如果一個論證的前提威脅那些拒絕接受結論的人會遭遇不幸後果,那麼就犯了訴諸暴力的謬誤。譬如:如果你反對市長的政策,你將失業。

意大利有一位法西斯哲學家曾這樣說:「我們可以有很多不同的工具來徹底說服對方,講道理是其中一種,大棒子是另外一種。一旦對方真正給說服了,用什麼工具也就無所謂了。」使用強力實際上就等於放棄理性,也就等於承認自己輸了理,以至在理性上無計可施。所以,任何這類論證都應被拒斥,因為其前提提供的僅是一個與結論不相干、因此不能支持它的理由。

「暴力元規則」的吳思最近在海外鼓吹儒教與民主憲政不衝突而且很協調,不是可笑嗎?

2.方勵之、王學泰推崇馬克思

方勵之在《西(科)學東漸四百年》中說:「馬克思的《資本論》也是依照《幾何原本》格式展開的。50年代在北大物理繫上學時,馬氏政治經濟學是一門必修課。《資本論》第一卷,一開始是一大堆定義(商品、價值、使用價值、交換價值、剩餘價值、相對和絕對剩餘價值、剩餘價值率……),就像牛頓的『原理』一開始定義速度、速率、相對和絕對速度、加速度……。隨後是有關剩餘價值產生的基本方程,即剩餘價值的產生等於生產勞動率乘以可變資本投入。它相當於牛頓第二定律那種動力學方程(公理)。再由此推出引理、定理等命題,如:無產階級絕對貧困化,經濟危機周期律,等等……」

事實上,方先生精通幾何學,卻不懂邏輯學,以至於說出了「《資本論》是依照《幾何原本》格式展開的」笑話。馬在《資本論》序言中說他採用的思維方法是辯證法而不是形式邏輯。他說:我的辯證方法是唯物的,黑格爾的辯證法是唯心的。方先生把唯物辯證法當成了《幾何原本》中所體現出來的亞里士多德的公理化的邏輯學,說明方先生不懂邏輯。辯證法不是邏輯,這是中國邏輯學界的共識。

方先生不僅把《資本論》與歐幾里德的幾何《原本》相提並論;還把《資本論》與牛頓的「原理」相提並論。這充分說明:方先生把馬克思當成了人類屈指可數的偉大思想家。其實,充斥着辯證法的資本論是無資格與幾何原本、牛頓原理相提並論的。

方的糊塗決不是個案。象李澤厚、劉再復、郭羅基、劉賓雁、蘇紹智、王若水等都曾這樣公開宣稱。王學泰在《中國自古有許多文章是不講理的》文章說:「馬克思當年寫《資本論》就是從最簡單的、最常見的商品開始……這部著作中(特別是是第一卷)對於每個命題都有詳密的論證,一環扣一環,不缺少任何環節,充分表現出馬克思理論的邏輯的縝密。這不僅體現了歐洲文化傳統,而且也因為作為學者馬克思要靠理論的嚴密性和科學性去征服讀者。」這說明:王學泰對邏輯學一竅不通,把忽悠人的辯證法當成走進真理的邏輯學,完全是黑白顛倒!

3.《王康文集》第324-326頁摘錄:馬克思對人類未來卻充滿了歷史的、哲學的、高尚的和真正詩意的美好預言共產主義是私有財產即人的自我異化的積極的揚棄,因而是通過人並且為了人而對人的本質的真正佔有;因此,它是人向自身、向社會的(即人的)人的復歸,這種復歸是完全的、自覺的而且保存了以往發展的全部財富的。這種共產主義,作為完成了的自然主義,等於人道主義;而作為完成了的人道主義,等於自然主義。它是人和自然界之間、人和人之間的矛盾的真正解決,是存在和本質、對象化和自我確證、自由和必然、個體和類之間的鬥爭的真正解決。它是歷史之謎的解答,而且知道自己就是這種解答。

王康引馬克思的名言:「由於厭惡一切個人迷信,在國際存在的時候,我從來都不讓公布那許許多多來自各國的、使我厭煩的歌功頌德的東西。恩格斯和我最初參加共產主義者秘密團體時的必要條件是:摒棄章程中一切助長迷信權威的東西。」

看來王康不僅連形式邏輯一竅不通,連恩格斯的《論權威》都沒有讀過。《論權威》的目的就是樹立馬克思在第一國際的權威,說馬克思「摒棄(第一國際)章程中一切助長迷信權威的東西」,完全是胡扯。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天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