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內循環太慘 習近平出新戰略? 中共政治局會議釋危機信號 5G大躍進:運營商交不起電費

中共宣稱99%外資續投 網噴 川普:抖音可能會遭到美國封殺 中國消費類企業利潤大減15% 要「內外雙循環」打持久戰 習近平十四五戰略思路初顯 中共刺激經濟使巨債雪上加霜

7月30日,中共政治局召開年中會議,提出必須從“持久戰”的角度看待中國面臨的問題,同時定調下半年經濟,研議“十四五規劃”等,而經濟內循環的說法則變成了大循環。美媒文章指,中共振興經濟的措施與西方背道而馳,中共投資拉動經濟的做法弊端已經顯現。有學者指出,中國百姓消費不振的原因是中共瞎折騰造成的。中國5G建設中“大躍進”也再次表明中共不按市場規律做事。因5G設備利用率太低,中國聯通洛陽分公司最近要求,關閉5G基站降低耗電量,引來網友嘲諷。周五川普總統表示要對抖音動刀,同時傳微軟正在洽購抖音美國業務。

中共改口稱“內外雙循環”打持久戰,十四五戰略思路初顯?

中共中央喉舌《新華社》說,中共政治局7月30日召開會議,分析研究當前經濟形勢,部署下半年經濟工作,決定10月召開十九屆五中全會,議程是研究關於制定“十四五規劃”及“2035遠景目標”的建議等。

面對不穩定性不確定性較大的國內外環境,政治局會議提出,必須從“持久戰”的角度看待面臨的中長期問題,因此給出的“國內國際雙循環”的指導方針,而非單純局限在下半年的經濟工作。

阿波羅網評論員王篤然表示,中共提出經濟內循環,但反應極差。普遍認為,經濟內循環是死路一條,可以倒退回40年前。所以,這沒幾天,中共就改詞了,不叫經濟內循環了。換了個詞,叫“國內國際雙循環”。其實是換湯不換藥。

至於中長期的路徑選擇,政治局會議是這樣講的,即“要堅持結構調整的戰略方向,更多依靠科技創新”;會議還提出要“完善宏觀調控跨周期設計和調節”,這裡首次提出“跨周期”、而非通常所講的“逆周期”。

渣打銀行首席經濟學家、大中華區研究部主管丁爽對路透社表示,會議還強調了雙循環,提到完善宏觀調控跨周期設計和調節,這都是中期的目標,着眼點都比較長。

他指出,這一方面是因為國內經濟有結構性問題,另一方面國外面臨的形勢包括中美博弈等,這些都是比較持久的問題。

摩根士丹利華鑫證券首席經濟學家章俊對路透社表示,中共這次比較正式提出了內外雙循環的說法,國內主要是供給側改革為主體,以消費和投資來帶動,加入國際大循環,這是改革的方向。

由於中共的瞎折騰,中國的消費一直沒有提振上去。

獨立智庫天鈞政經指出,中共近年來不斷高喊拉動內需、刺激消費,但收效甚微。因為中共歷次運動都是以傷害百姓利益、掠奪百姓財富收場的,導致百姓提心弔膽不敢花錢去消費,並因此中國儲蓄率世界第一。

中國消費類企業,上半年利潤大減15%

日本經濟新聞》7月31日報道,以在上海和深圳上市、截至7月28日已披露業績預期的企業為對象,進行的統計顯示,中國消費類1600家上市企業,在2020年1~6月凈利潤同比減少15%左右。

其中阿里巴巴集團出資的家電連鎖企業蘇寧易購,1~6月出現2.4億元的最終虧損,涉足傢具業務的居然之家,也出現5成以上的最終利潤下降。

中共製造的這場全球危機重創世界經濟,世界各國八仙過海、各顯神通,通過各種方式振興經濟,但中共和西方的做法完全不同。

中共振興經濟的措施與西方背道而馳

紐約時報》7月30日報道,中共通過建設以擺脫經濟衰退的計劃,與大多數西方政府的政策形成了鮮明對比。西方經濟學家通常建議將資金直接轉移到消費者手上,而不是修建更多鐵路和高速路。

北京大學的金融學教授邁克爾·佩蒂斯(Michael Pettis)指出,“把錢給消費者,比把三分之二的錢花在鋼鐵、石油和其他東西上更有效率。”

今年春天,中國許多地方政府嘗試通過發行每張價值數美元的餐飲和其他消費的優惠券來重啟消費支出。但中共中央政府隨後否決了這一想法,轉而推動各省市投資基礎設施建設。

中國最近的建築熱潮規模巨大,徐工集團獲取不少利益。中國有37個城市正在建設總計150條新地鐵線路,該公司正在為其中一半的城市製造所需的設備。

中共的基建投資令大型國企徐工集團生意興隆,但中國廣大地區和徐州其他一些地區卻依然在掙扎求生。

過去,徐州一座覆蓋兩個街區的建材市場里擠滿了購物者和修理工,塵土飛楊,有許多專營油漆、碗櫃和五金商品的小店。但是目前,除了商販,這裡空無一人。砂漿銷售員單克虎說,唯一的顧客就是想低價囤積商品的投機者。

徐州的食品批發市場也有類似的擔憂,這一開放式的鋼棚市場有如迷宮,足有一個街區長。餐館用品商販曹芳說,餐館基本上已經不再購買炊具和盤子了。

在另一個商販的攤位上,有一半的香蕉已經熟得賣不出去了。

中共基建投資拉動經濟,使中國巨額債務雪上加霜

中共重投資輕消費的拉動模式,弊端已經顯現。

紐約時報上述報道還提到,地方政府大量舉債來支付建設費用,使中國的巨額債務雪上加霜。偏遠地區的建設項目更是難以產生足夠的經濟回報來償還債務。在小型城鎮建成的數十個新高鐵站,最終很少見到付費的乘客。在一些站點,每天只有不到三次列車停靠。

還有一些中國經濟學家說,中國不需要更多破紀錄的大型項目,而應該從一些規模不大的項目中受益,比如在靠近居民住宅的地方修建更好的排污管道。這些基礎設施項目可以提高人們的生活質量,但不會給負責監督這些項目的地方官員帶來多少榮耀或政治回報。

中共政治局會議“安全”成關鍵詞釋放危機信號

中共此次政治局會議在原來推動經濟須“更高質量、更有效率、更加公平、更可持續”的基礎上,新增“更為安全”的表述。

貴州大學經濟學院退休教授楊紹政自由亞洲表示,中國經濟本身長期存在着不安全的因素,不僅現在不安全,從中共建政以來一直不安全,每過一段時間就會出現一次大問題,比如,糧食放生產衛星,導致大饑荒,數千萬人被餓死。中國經濟不安全,原因在於中共對經濟的全面干預和控制。

北京獨立學者查建國認為,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兩次提到“安全”,其涉及的問題是有區別的,第一個安全是指國內政治體制的安全和國外防止戰爭的安全,第二個安全是指安全發展,指在發展過程中要避免出現危機,金融危機,經濟斷崖式下降。

面對美國等西方國家從經濟、金融、政治、外交和軍事的全面封堵和圍剿,中共意識到生存的巨大危機。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