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國際財經 > 正文

香港國安法「逼走」美國企業 創辦人:香港再無優勢

薩蘭迪-迪科爾指,「國安法」是迫走Liquidstar的「最後一根稻草」,「(國安法)最令人不安的地方,是其不確定性。國際投資者(初創公司)很容易找到說『不』的理由」。他解釋,投資者對於「國安法」有很多疑問,「落實法案後有甚麼影響?對你的公司有甚麼影響?對香港作為金融中心有甚麼影響?以後跟你簽合約後會有甚麼影響?」

北京香港推行「國安法」後,惹起國際反彈。美國率先撤銷對港特殊待遇,美商會調查顯示,三成美國商人考慮把業務搬離香港。能源技術初創企業Liquidstar上月把總部撤出香港,正考慮搬到新加坡。來自美國的公司創辦人接受《蘋果》專訪透露,面對前景極不明朗,國際資金皆避開香港投資項目,加上本港初創環境遜於對手,坦言看不到香港還有甚麼優勢。

發展智能電網相關產品的初創公司Liquidstar,由來自美國的薩蘭迪-迪科爾(Scott Salandy-Defour)創辦。在2018年,他看中香港靠近中國的地理優勢,把公司總部帶到香港,「我們已經有人開發軟件,但硬件我們想自製原型樣板,要經常到深圳,找工廠合作,和工人見面。」

兩年來,公司經歷美中貿易戰反送中示威、爆發中共肺炎等,薩蘭迪-迪科爾指,「國安法」是迫走Liquidstar的「最後一根稻草」,「(國安法)最令人不安的地方,是其不確定性。國際投資者(初創公司)很容易找到說『不』的理由」。他解釋,投資者對於「國安法」有很多疑問,「落實法案後有甚麼影響?對你的公司有甚麼影響?對香港作為金融中心有甚麼影響?以後跟你簽合約後會有甚麼影響?」

他認為,當美國政壇統一陣線,以強硬態度對抗中共,猶如舉起了一道紅旗(red flag),警告他要離開香港,「最初只是共和黨特朗普的事情,現在(對抗中共)是全美國的態度。AOC(Alexandria Ocasio-Cortez,編按:民主黨眾議員奧卡西-奧科爾特斯)和克魯茲(Ted Cruz,編按:共和黨參議員)都在Twitter寫同一件事情,對我來說就是一道主要紅旗」。

經常來往美國、香港和中國的薩蘭迪-迪科爾,切身感受到美中之間,兩國關係不對等情況。他舉例,由香港飛到紐約、在機場外乘搭的士時,仍然可以使用中國軟件支付寶;但當他由香港坐火車到中國,過境後卻因為中共網絡防火牆,不能使用某些軟件、或瀏覽部份訊息,「最終(美國人)慢慢地開始覺醒」

薩蘭迪-迪科爾自言,美國本身也有很多問題,但「國安法」不是解決香港政局問題的工具,「立法後,已經在街上抗爭的人,一定會繼續抗爭、升級;這不是取態問題,而是你怎樣緩和局勢?我看不到能夠回到從前的方法。」

撤出香港後,他考慮把公司搬到新加坡。薩蘭迪-迪科爾坦言,離開不是政治取態,而是香港優勢盡失,包括港府對初創企業支持、企業文化和國際中立性,皆比不上對手,「新加坡想當亞洲區的瑞士,她可以選擇靠攏美國、靠攏中國或保持中立,這是她最大優勢,但香港卻沒有選擇」。離開後,唯一讓薩蘭迪-迪科爾留戀是香港的優質生活,「20分鐘車程可以到沙灘、爬山、戶外活動、酒吧、博物館等,在6小時前寄艙行李,然後20分鐘送你到機場」。

責任編輯: 秦瑞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0/0730/1483290.html

國際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