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被克林頓特赦的恐怖分子 領導了美國的黑命貴運動

黑命貴運動起源於奧巴馬任總統時期,2013年7月,社交媒體上第一次出現了「黑命貴」這個超話(Hashtag),此時正值奧巴馬總統的第二個任期剛開始半年後。黑命貴運動興起的原因,當然和社交媒體的發展是同步的,但也和當時奧巴馬政府的縱容和默許脫離不了關係。打着追求種族平等、司法正義、反對警察暴力執法的2020黑命貴運動,實際上,就是由一個由被陪審團定罪、被法庭判處了58年徒刑的恐怖分子所參與領導的一場旨在使特朗普政府輸掉選舉的政治恐怖運動,而後被各方勢力迅速放大。

黑命貴運動起源於奧巴馬任總統時期,2013年7月,社交媒體上第一次出現了「黑命貴」這個超話(Hashtag),此時正值奧巴馬總統的第二個任期剛開始半年後。

黑命貴運動興起的原因,當然和社交媒體的發展是同步的,但也和當時奧巴馬政府的縱容和默許脫離不了關係。

2009年7月,他剛上台半年,在說出了一番痛罵白人警察的逆向種族主義言辭後,奧巴馬甚至還被左派媒體給抨擊了,以至於不得不把白人警察和違法的黑人請到白宮啤酒、拉家常,來挽回自己的顏面。

在2016年,當達拉斯有五名警察死於黑命貴運動後,奧巴馬一邊讚揚了五名逝去的警察,一邊又說警察們的執法偏見是有罪的;他還在那次事件中呼籲人們不要醜化黑命貴運動。

這樣的行為在奧巴馬任期內,不勝枚舉。因此,在美國歷史上,一個最不應該發生黑命貴運動的時代里,黑命貴運動發生了、壯大了。

黑命貴運動自稱是非暴力、不合作的運動、是超越黨派的運動。

當然,這全是廢話,黑命貴運動由帕特里斯·庫勒斯(Patrisse Cullors)、艾麗西亞·加爾扎(Alicia Garza)和歐泊·托梅蒂(Opal Tometi)發起,三人都是非裔女性。庫勒斯青少年時代放棄了自己的基督信仰,皈依了非洲的一種本地宗教(Ifa),同時是一名性少數者;加爾扎是非裔和猶太裔混血,同時也是一名性少數者,並在後來和一名變性人結婚,她們兩人在2013年7月,與托梅蒂一同在互聯網上創造了「黑命貴」這個詞語,這三人都自稱是社會民權活動家。

帕特里斯·庫勒斯

在2014年至2016年間,三人一起將這個運動變成了一個全國化的運動,使其成為了一個網絡。在這期間,無數的所謂民權活動家搭上了她們的便車,搖身一變,粉墨登場,並在此次的弗洛伊德之死引發的騷亂中大放異彩,比如曾經是牧師,而後投身黑命貴運動的肖恩·金(Shaun King),他在今年6月呼籲推翻全美各地的耶穌雕像,因為耶穌的膚色不正確。

黑命貴網絡的目標是什麼呢?如上圖所示,是要建立或者重建黑人解放運動。而提到黑人解放運動,就不得不提黑人解放軍(Black Liberation Army),黑人解放軍和黑豹黨一母同生,其目標也是推翻美國政府

圖為BLA的標誌,上面寫着自由和鬥爭,最上面是兩桿槍,代表着這個組織的暴力屬性

那麼2016年以後呢?在黑命貴運動變成了一個全國化的網絡之後呢?

2016年,黑命貴網絡找到了千流組織,希望千流(Thousand Currents)組織能夠資助黑命貴網絡,雙方達成了協議。

上圖的大意是說,千流組織一直與黑人、土著人等其他被威權主義、帝國主義壓迫的人站在一起,為他們提供各種支持和幫助。

千流組織是一個免稅的非盈利組織,為黑命貴運動提供法律和行政事務上的支持,以幫助這個黑命貴運動達成其目標。行政事務上的支持是什麼意思呢?簡單明了地說,就是幫助黑命貴運動完善其網絡、建立其組織框架、提供辦公支持、人事支持,就是領導黑命貴運動。

因此,自2016年後,黑命貴運動受到了千流的領導。在今年這起聲勢浩大的黑衛兵運動中,千流組織功不可沒,其中又和千流組織現在的副主席脫離不了關係。

千流組織董事會的副主席名叫蘇珊·羅斯伯格(Susan Rosenberg),這個人出生於1955年,是一個被定罪的恐怖分子,1984年,她被逮捕,罪名是非法持有大量(740磅)爆炸物。

她曾是M19CO中的一名活躍成員,公開宣稱要通過暴力方式推翻美國政府,和BLA(Black Liberation Army)犯罪組織沆瀣一氣。在1979年,幫助另外一名謀殺警察的恐怖分子越獄、1981年,和BLA的六名成員預謀實施了一起搶劫案,造成三人死亡,包括兩名警察和一名保安。

然而,她做的遠不止這些,她還參與製造了1983年的美國國會爆炸案、美國海軍戰爭學院爆炸案、紐約市警察慈善協會爆炸案。

在1985年3月,她向陪審團認罪,被法庭判處58年徒刑,罪名就是實施恐怖主義活動。那一年她33歲。如果刑期能夠正常執行的話,那麼這個人這一生都是沒法出來興風作浪的,可是,民主黨克林頓在2001年1月20日簽署了赦免令,赦免了這個人。一個恐怖分子被克林頓總統給赦免了,她在服刑16年後,獲得了自由。

為什麼是2001年1月20日赦免她呢?因為這一天是克林頓當總統的最後一天,當天的正午,總統就是共和黨的小布殊了,所以那是克林頓最後的機會。既然民主黨輸了選舉,那就得放一個人出來。奧巴馬在特朗普勝選後,利用他最後的機會,不到三個月的時間裏,就對681人進行了赦免和刑期減免。

蘇珊·羅斯伯格以製造社會混亂、繼而推翻美國政府為己任,在她十幾歲的時候,她就立下了這個遠大的目標。

在被釋放後,她寫了一本書,書中稱自己是個政治犯,不是恐怖分子

弗洛伊德死後,由千流組織領導的黑命貴運動引發了美國的大騷亂,Antifa成員也渾水摸魚、功不可沒,畢竟都是極左派,都有許多相似之處,推翻美國政府是蘇珊·羅斯伯格和Antifa組織的共同目標。隨後,這場運動得到了民主黨高層和各地民主黨執政者們的縱容和默許,在一波接一波的下跪和打砸搶中,運動達到了高潮。

但是對於蘇珊·羅斯伯格來說,推翻美國政府是一件不可能做到的事,民主黨也不會允許她這麼做,那就和民主黨求同存異、各取所需吧。那就推翻共和黨政府吧。

要怎麼辦才能達到目標呢?在80年代,她那時很年輕,方法也很粗糙,看共和黨的里根不順眼,她就幫人越獄、搶劫、搞恐怖活動,炸國會、炸美國的軍事院校、炸美國的警察組織,最終把自己送進了監獄,幸好後來遇到了一個民主黨的克林頓總統。

現在,她長大了,成熟了,懂得用合法的方法來發動群眾鬥群眾了,這種方法,既不會使自己深陷牢獄,而且效果還奇好。在大選前幾個月,把水攪渾,以此來破壞共和黨的選舉,在11月3日的大選中,最終以合法的方式來推翻特朗普的共和黨政府。

所以,綜上所述,打着追求種族平等、司法正義、反對警察暴力執法的2020黑命貴運動,實際上,就是由一個由被陪審團定罪、被法庭判處了58年徒刑的恐怖分子所參與領導的一場旨在使特朗普政府輸掉選舉的政治恐怖運動,而後被各方勢力迅速放大。

如果蘇珊·羅斯伯格在1984年沒有被抓到,恐怕,她車上拉的那740磅爆炸物,會製造出一起驚天動地的爆炸案來,她會把她的車開到哪裏去呢?可能是教堂、可能是學校、可能是監獄大門、可能是銀行。誰都不知道,因為,她被黑命貴運動所反對的警察們給抓住了。

都是恐怖分子,本·拉登被全球追捕,而蘇珊·羅斯伯格卻特赦,現在堂而皇之地成了民主黨的政治盟友,參與領導了這起針對特朗普的黑命貴運動。

難道在民主黨那裏,還要對恐怖分子分出個三六九等來、分出來尊卑順序來嗎?好像確實是這樣。

責任編輯: 寧成月   來源:寰宇大觀察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0/0724/1480797.html

北美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