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中國國產客機計劃遇逆風

中國的國產客機計劃似乎正遇到逆風。中國國有飛機製造企業中國商用飛機(COMAC,中國商飛)的小型客機「C919」已進入高級別的飛行試驗階段,但受到中美主導權競爭的影響,發動機等主要零部件的採購風險浮出水面。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導致航空旅客數驟減,中國國內大型航空企業在採購方面的支持也增加了不確定性。

6月下旬,在擁有廣袤紅褐色土地的中國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吐魯番市, C919正啟動一項試飛。吐魯番市盛夏時節的氣溫超過攝氏40度,此番試飛的目的是驗證高溫下的安全性,這也表明研發已進入更為複雜的階段。

C919是2008年啟動研發的小型客機。座位數量約為160個,與歐洲空中巴士「A320」和美國波音737屬於同一級別,是大型航空公司及廉價航空公司(LCC)廣泛採用的機身尺寸。截至目前,C919已接到來自中國的航空公司等超過800架的訂單。

實現10%客機國產化率

在中國2015年出台的政策中,將航天航空定位為重點領域之一。目前,中國的大半客機依賴歐美製造商,目前提出的目標是在2025年之前將主要航線的客機國產化率提高到10%以上。為實現這一目標,C919擔負着核心任務。

為了實現包括零部件在內的國產化,中國積極引進海外技術。燃料管理系統方面,中國商飛的母公司中國航空工業集團(AVIC)通過旗下企業,與美國大型控制設備廠商派克漢尼汾(Parker Hannifin)成立了合資企業,電源系統方面,與美國航空設備廠商聯合技術公司(United Technologies)的旗下企業成立了合資企業。

就在研發進行到半途之際,中美陷入貿易戰。現在39家C919的核心供應商中,中國資本企業(包括與外資的合資企業)佔到近6成,其餘來自國外。尤其是作為最核心部件的發動機依賴於美資企業。中國從2011年開始着手開發國產發動機,但實用化尚無眉目。視美國方面的動向,今後的開發計劃可能出現變數的擔憂浮現。

開始引發中國擔憂是在2月中旬。因為當時有消息顯示美國政府正商討限制美國通用電氣(GE)與法國企業的合資公司CFM國際公司(CFM International))向C919供應發動機。證券公司華創證券認為,如果無法採購發動機將對中國國產民用飛機的生產造成很大影響,短期找不到替代方案。

結果,美國總統特朗普此後在SNS(社交網站)發帖稱「希望中國購買全球最先進的我們的發動機」。擔憂因此而暫時消除,但這給人留下了中國航空產業的命運掌握在美國手中的印象。

未來出口也有美國「高牆」

對於將來中國國產飛機的出口,美國也是一大障礙。客機等要想在世界上實現銷售,需要取得各國政府為確保安全性所要求的機體和部件的「型號合格證」,而這個合格證由美國聯邦航空局(FAA)和歐洲當局掌握着事實上的標準。

新冠疫情暴發對中國而言也是出乎意料。中國政府目前的方針是通過國有航空公司購買國產飛機來進行產業扶持。中國南方航空等三大航空公司2019年8月共計訂購了100多架中國商飛的支線噴氣飛機「ARJ21」。

不過,三大航空公司1~5月的旅客數比上年同期減少5~6成。雖然中國經濟在世界上率先重啟,但5月單月仍同比減少一半,從中長期來看有可能恢復不到疫情前的水平。

航空旅客數的減少自然會導致客機的新需求下滑。波音和空客受新冠疫情影響,已決定減產。中國也很難不顧經濟規律地去行事。

雖然中國商飛強調研發進展順利,但第一批飛機的交付時間等最新日程尚未公佈。考慮到客戶根據經濟形勢等取消訂單及交付推遲,中國商飛要按原計劃推進項目還面臨着重重障礙。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日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0/0724/1480699.html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