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周曉輝:官媒證三峽大壩位移 中南海不得不背鍋

作者:
在中南海現高層來看,三峽工程是毛時代立項,鄧時代考察,江李建造,與自己並無關聯,因此一旦發生不可預測的災禍,與自身扯不上關係,也不用承擔什麼罪責。可是民眾會這樣理解嗎?

黃觀鴻博士表示今年的洪水暴露了三峽設計最大缺陷。

在全球疫情仍舊肆虐之際,中國南方多省又遭遇了罕見的大洪水。從網絡看到的圖片和報導看,湖北、安徽的災情尤為嚴重,多地成為澤國。更讓當地民眾罵不絕口的是,三峽大壩的偷偷泄洪,是造成房屋、農田毫無預警被淹的主因。至於真實的受災和死亡人數,在中共一貫刻意的隱瞞下,還是個未知數。

或許是意識到了今年水災的不同尋常,也或許在內外交困下無力應對,中共當局救災是雷聲大雨點小,不僅罕有中共高層前往一線指揮抗災,哪怕是作作秀,就連地方官員也是陽奉陰違。儘管中共媒體有意從災難中尋找「亮點」,網警們緊趕慢趕刪除各種曝光真相的帖子,但如此巨大的水災還是無法徹底掩蓋的,而其所造成的災難性後果也是中南海高層不得不面對的。

7月18日,中共新華社報導稱,受強降雨影響,「長江2020年第2號洪水」於17日在長江上游形成,三峽水庫入庫流量快速上漲,18日8時達6.1萬立方米/秒。這是今年入汛以來抵達三峽的最大洪水。為此,三峽樞紐開啟3個泄洪深孔泄洪。值得注意的是,報導承認,三峽樞紐運行部門監測記錄顯示,三峽大壩發生「位移、滲流、變形」等,但報導沒有給出具體的位移、滲流、變形的數據,而是籠統稱「在正常範圍內」,同時稱「大壩擋水建築物各項安全指標穩定」。

事實上,關於三峽大壩「位移、滲透、變形」的傳聞,早在2019年3月和6月在中國網絡上就已討論過兩輪,當時,中共三峽集團公司的專家馬上出來闢謠,指網友提供的谷歌衛星地圖並不準確。其後,旅居德國的水利專家王維洛先生撰寫了《三峽大壩在變形位移之中》一文,詳細分析了傳聞的真實性,並最終根據中國劉崇熙教授預測的「三峽混凝土壩的耐久壽命,預計50年」和美國專家「三峽大壩其實算不上百年工程。按照當時的設計和用料,最多只能使用五十年」的研究結果,得出的結論是:最終三峽大壩會發生潰壩事件。

一年走過,中共當局主動承認三峽大壩發生「位移、滲流、變形」等情況,無疑是重重打了自己一記耳光,也在間接承認三峽大壩壽命有限,作用有限。想當初,中共論證時,說其可以抵禦萬年一遇的洪水。建成後,說可以抵禦千年一遇的洪水。運行數年後,說可以抵禦百年一遇洪水。而不久前,水利部副部長葉建春則表示,目前我國的防洪工程能夠防禦中共建政以來的最大洪水。如果今年的洪水算得上是中共建政以來的最大洪水,三峽工程真的能抵禦嗎?

就在不久前的7月12日,大陸門戶網站網易轉載了一篇題為《三峽大壩已經盡力了,請不要再指責它了》的短文。文章稱,8省52條河流發生超警戒水位以上洪水,三峽大壩這一次太難了,這一次三峽大壩也是束手無策。由此看來,中共依舊在欺騙民眾,因為中共的官員們也不確信三峽大壩能否在今年的洪水中安然無恙。有微信朋友圈透露,所有水利專家、技術工程人員對現在三峽大壩出現的「位移、滲流、變形」問題都沒有任何的解決辦法,一句話,就是等着它出事。

一旦三峽大壩潰壩,對長江中下游而言將是個巨大的災難,有多少民眾將死於這場災難中呢?據身在美國的華裔富商郭文貴最新透露,有中共水利專家在向中南海高層匯報時稱,三峽大壩出事可能性不超過五十,現在偷偷泄洪可能造成的死亡人數在三十萬到上千萬,但一旦大壩崩塌,億萬人可能喪生,億萬家園將毀於一旦。想想都非常可怕。

大概正是因為存在着三峽大壩潰壩不到百分之五十的可能性,中南海才下令官媒變調,從之前否認位移、滲透、變形,到如今公開承認,就是為未來可能出現的最壞的結果做輿論準備。就在官媒發聲後,中共御用專家們也在海外發聲。如重慶市協和心理顧問事務所所長譚剛強接受《聯合早報》採訪時表示,中國社會高度關注三峽大壩安全性之際,官媒此次承認大壩在正常範圍內變形,旨在減輕民眾恐慌心理。他稱「(官媒)通過撕開一些缺口,做一些預警,萬一(大壩)出現特殊情況,也相當於有退路。讓民眾有心理準備,總比不承認好。」

換言之,中南海高層就是要在慘禍發生後,將鍋甩給當年提議並建造三峽大壩的那些前高層。當年力主三峽工程上馬的是時任總理的李鵬,「六四」後,江澤民急於與李鵬結盟,因此親自出馬力推三峽工程,議案最終在中共人大得以通過。江澤民還在三峽工程開工前視察三峽壩址。1997年11月8日,在「長江三峽工程大江截流儀式」上,江發表了講話。

當時,最為堅決反對三峽工程上馬的水利專家黃萬里多次給江澤民等中共領導人上書,痛陳三峽工程的危害,但直到2001年抱憾離世前也沒有得到任何的回音。根據黃萬里的結論,三峽工程若上馬,必將出現十二種災難性後果:一、長江下游干堤崩岸;二、阻礙航運;三、移民問題;四、積淤問題;五、水質惡化;六、發電量不足;七、氣候異常;八、地震頻發;九、血吸蟲病蔓延;十、生態惡化;十一、上游水患嚴重;十二、終將被迫炸掉。幾年前,有網絡文章稱,在2006年大壩建成後,除炸壩這個預言還未實現外,黃萬里前11個預言全部應驗。

或許,在中南海現高層來看,三峽工程是毛時代立項,鄧時代考察,江李建造,與自己並無關聯,因此一旦發生不可預測的災禍,與自身扯不上關係,也不用承擔什麼罪責。可是民眾會這樣理解嗎?身為中共高官,不聽良言,不糾正前任的錯誤,不提前向民眾預警,不儘可能減少災難性後果,反而想盡辦法甩鍋,就真的以為可以撇清責任嗎?

曾經的中南海高層,也曾在上台後,想甩掉替鄧小平、江澤民、曾慶紅背負的「六四」屠殺和鎮壓法輪功、特別是強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兩口黑鍋,但在其接受了周圍人灌輸的「權力來自於黨,保權須先保黨」的想法後,為了保黨,更是為保權力,不僅藉由中共國防部魏鳳和之嘴說出「六四鎮壓」是正確的,從而將曾經想甩掉的「鎮壓六四」黑鍋自覺的背了起來,而且其至今沒有清算迫害法輪功的始作俑者江、曾等,更沒有公開停止迫害,導致迫害仍在持續,江派餘孽仍可以伺機興風作浪。這也意味着,中南海高層也同時替江等背起了迫害法輪功的黑鍋。

不僅如此,中南海高層還在香港抗暴時,公開力挺港警,在中共病毒起源於武漢後,有意隱瞞其來源、爆發時間和人傳人的途徑,欺騙世界。如果再加上其在當下救災和三峽工程上的不作為,其所背負的罪責是越來越多,其背負的黑鍋也越來越多,而結果還能怎樣呢?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0/0723/1480395.html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