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王友群:五位中紀委書記對待法輪功之我見

作者:
21年,5位中紀委書記,全都知道迫害法輪功是錯的。尉健行是消極應付,王岐山沒在這件事上花心思,吳官正得過且過,賀國強暗中使壞,趙樂際明知錯,還錯上加錯,罪上加罪,要跟江澤民一條道走到黑。

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尉健行的撰稿人王友群博士。

今年是中共迫害法輪功21年,先後經歷了5任中紀委書記,分別是尉健行、吳官正賀國強王岐山趙樂際。其中,吳官正、賀國強、趙樂際都是因積極追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得到提拔重用的,趙樂際最壞。物極必反。最壞的趙樂際現身了,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也走到盡頭了,中共也快完蛋了。

一、尉健行

尉健行不是靠迫害法輪功獲得提拔重用的。1992年中共十四大後,尉健行成為中紀委書記,至2002年,擔任中紀委書記10年。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發動迫害法輪功前,尉健行對法輪功沒有任何惡意。突出表現在:

我是1995年5月3日開始修煉法輪功的,直到「7·20」的前一天,尉健行也好,其他中紀委監察部領導也好,沒有一個人禁止我修煉法輪功。

到1999年「4·25」事件發生前,我修煉法輪功近4年,我的工作深得中紀委監察部領導的信任,曾參與過涉及中共軍隊、武警部隊、政法機關絕密性質的工作。直到1999年4月16日,我還參與了尉健行一個重要講話的起草。

1998年11月22日左右,在北京一家賓館與尉健行共進午餐時,我親手將我寫的反映法輪功問題的信、135名法輪功學員聯名致江澤民的信和十多位留學美國的博士寫的《海外學子的心聲》送到尉健行手上。尉健行看過後,將這3份材料交給時任中紀委副秘書長彭吉龍。直到「4·25」事件發生前,尉健行沒有就我修煉法輪功批評過我一句。

當時,我經常在中紀委大院的草坪上、大禮堂、小禮堂煉功,有時午休時在我的辦公室煉功。我還在中紀委監察部的工會支持下,教部分官員煉過法輪功,煉功用的錄音機,就是工會提供的,教功的海報就貼在中紀委大樓一樓的通告欄內,所有進出大門的中紀委官員都可看到。尉健行也好,其他中紀委監察部官員也好,沒有一個人就此批評過我一句。

中紀委還有一位法輪功修煉者叫葛秀蘭,是第8室副局級紀檢監察專員、黨總支書記。她參與了上述135名法輪功學員致江澤民信的連署。直到1999年「7·20」,尉健行也好,其他中紀委監察部領導也好,沒有一個人就此批評過她一句。

1999年「4·25」事件之後,尉健行受到來自江澤民的巨大壓力。尉健行曾在中紀委常委會上講,他在中央被搞得抬不起頭來。但是,在他的能力範圍內,他還是儘可能對我和葛秀蘭進行了保護。比如,我受到開除黨籍的黨內最高處分,卻沒有受到任何行政處分。從1999年冬到2008年3月,我被迫離開中紀委後的9年裏,我家的冬季供暖費,都是中紀委幫我出的。

在中共政治局討論葛秀蘭的問題時,江澤民把葛秀蘭比喻成電影《羊城暗哨》上的「國民黨特務」,尉健行卻說,葛秀蘭是個好人。當有人將在媒體上公開點名批判葛秀蘭的請示送給尉健行時,尉健行批示:暫緩。尉健行作出這個批示後,就到山東調研去了。尉健行剛離開北京,葛秀蘭就被公開點名批判了。這隻有兩種可能:一是時任中共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中央解決法輪功問題領導小組組長李嵐清下令乾的;二是江澤民直接下令乾的。

葛秀蘭受到開除黨籍的處分,理由是她「泄露」了發至省(部)級的絕密文件,即江澤民1999年「4·25」晚寫給中共政治局常委的信。當時,葛秀蘭的丈夫一直非常擔心她會不會被判刑,多次詢問尉健行最信任的時任中紀委副秘書長彭吉龍,得到的答覆是「不會」。從江澤民對待法輪功、對待葛秀蘭的態度看,他肯定是想將葛秀蘭判刑的,但尉健行沒有讓這樣的事發生。

後來,公安機關根據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解決法輪功問題領導小組組長李嵐清的指示,決定強行將葛秀蘭抓到北京市西城區法輪功洗腦班。這個情況反映到尉健行那裏之後,被尉健行堅決頂回去了,葛秀蘭最終沒有被送進洗腦班。

葛秀蘭被迫提前退休,尉健行心裏過意不去,等她的丈夫到退休年齡後,特意讓他繼續幹了一段時間,作為對她的一種補償。葛秀蘭曾兩次到美國探望修煉法輪功的女兒,一次3個月,一次將近1年,都得到尉健行的幫助。

1999年5月7日,我寫了致江澤民的信《法輪大法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以掛號信方式,寄給江澤民等7位中共政治局常委,在法輪功問題上表達了跟江澤民相反的觀點,冒犯了江澤民的絕對權威。1999年「7·20」當天,我被「隔離審查」。當時,負責看守我的是一批武警。我後來了解到,當時中共高層對於是否對我判刑有爭議。最終,我沒有被判刑。這肯定是被尉健行頂回去了。

二、王岐山

王岐山也不是靠迫害法輪功得到提拔重用的。他是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姚依林的女婿;早年曾是時任國務院總理趙紫陽智囊團的成員,力主改革的青年領袖之一;在廣東海南、北京,都有突出的政績,被稱為「救火隊長」;官至中共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後,不少人認為,他可能晉升中共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常務副總理。但在2012年中共十八大後,他卻出人意外地成為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

王岐山擔任中紀委書記的5年,雖然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仍在持續,但我沒有聽到、看到王岐山有關法輪功的任何講話等。5年間,王岐山協助習近平反腐打虎」,查處了440多個副省(部)級及以上官員。其中,大多數是江澤民、曾慶紅提拔重用、並積極追隨江、曾迫害法輪功的。

比如,前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前中共政治局委員、中央軍委副主席徐才厚郭伯雄,前中共政治局委員、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孫政才,前公安部副部長、中央610辦公室主任李東生,前公安部610辦公室主任、後任河北省政法委書記的張越,前中央政法委秘書長、後任河北省委書記的周本順,前重慶市公安局王立軍等。

雖然這些高官是以「反腐打虎」的名義抓捕的,但是,沒有一個被冤枉的。由於他們都是以江、曾為首的中共「血債幫」成員,客觀上,也是對迫害法輪功的惡人的清洗。

這5年的「反腐打虎」,在一定程度上說,是順天而行的,雖然難度非常大,還是得到「天助」,取得了很大成效。5年抓捕的嚴重腐敗分子,超過了胡錦濤擔任中共黨魁的10年,超過了江澤民擔任中共黨魁的13年,超過了華國鋒胡耀邦、趙紫陽擔任中共黨魁的13年,超過了毛澤東當政的27年。5年共查辦160多個將軍,超過了中共內戰、外戰、以及文革時倒下的將軍的總和。

這5年,王岐山的全部心思,都花在幫習近平從江、曾手中奪權上,無睱顧及迫害法輪功。當時迫害法輪功,主要是江、曾的親信,時任中共政治局委員、中央政法委書記孟建柱,時任公安部長郭聲琨,時任最高法院院長周強,時任最高檢察院檢察長曹建明等。

三、吳官正

吳官正是因為任山東省委書記時,積極追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得到江、曾提拔重用的。2002年中共十六大後,吳官正從山東調北京,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當時,有兩個因素制約了他對法輪功的迫害:第一,當時的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羅干,主管迫害法輪功。第二,他到中紀委工作前一直在地方工作,尉健行退休後,中紀委的班底仍是尉健行留下來的,比如,中紀委常務副書記何勇,中紀委秘書長干以勝等,都是尉健行的人。

吳官正擔任中紀委書記的5年,我親歷了三件事:一是就1999年中紀委監察部對我的錯誤處理提出申訴;二是對吳官正長期不依法受理我的申訴提出批評;三是就法輪功問題寫了大量真相信,以掛號信方式,寄給吳官正等中共高官

關於我的申訴問題。2004年7月22日,中紀委監察部機關黨委副書記賈育林告知:我的申訴正在研究中。從此以後,沒有下文。

關於我對吳官正的批評。2007年中共十七大召開前,就吳官正長期不依法受理我的申訴,我寫了許多尖銳批評吳官正的信,寄給吳官正等。吳官正沒有對我採取任何行動。

關於法輪功的真相信。比如,2007年1月22日,我重寫了致江澤民的信《法輪大法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以掛號信方式,寄給了包括吳官正在內的從中央到全國31個省、自治區、直轄市的72人。直到2007年10月退休,吳官正沒有指控我違法。

這5年,從我的親身經歷中,我感受到的是:上至迫害法輪功的元兇江澤民,下至北京市西城區德勝街道辦事處610辦公室官員韓軍,都知道迫害法輪功是錯的。

但是,整個迫害體系中的許多人,都是靠迫害升官發財的,因此,無人承認錯誤。雖然迫害仍在繼續,許多高官能糊弄就糊弄。

四、賀國強

賀國強是因為任重慶市委書記時,積極追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得到江、曾提拔重用的。2007年中共十七大後,賀國強成為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賀國強上任後,我繼續向賀國強等中紀委監察部領導申訴。同時,寫了大量有關法輪功的真相信,寄給賀國強等高官。直到2008年7月11日我被抓進看守所前,我從未到聽到賀國強說我有任何違法行為。

2008年7月11日至2013年7月10日,我被非法監禁的5年裏,就賀國強在我的申訴問題上的嚴重違紀違法問題,我寫了大量檢舉信、控告信,包括上訴狀,多次反覆向賀國強索賠1000萬元人民幣。我寫的這每一份材料都是要負法律責任的。如果我的檢舉、控告、上訴不是鐵證如山,中共的法院肯定早就給我加刑,至少判我無期徒刑。

但是,直到出獄,中共的法院沒有認定我「誣陷」、「敲詐勒索」時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賀國強。

這5年,從我親歷的刑事訴訟全過程看,與我的案子有關的人都知道迫害法輪功是錯的,都在利用中共暗箱操作的司法體制「騙」:鑑定人騙預審警官,預審警官騙檢察官,檢察官騙初審法官,初審法官騙終審法官,終審法官騙監獄警官,然後,所有這些人合起伙來,上騙時任中共黨魁胡錦濤,下騙全中國人民和全世界人民。

有關情況參見我2019年10月5日在大紀元發表的《中共政法大騙局到了該收場的時候了》。

五、趙樂際

趙樂際是因為擔任青海省委書記、陝西省委書記時,積極追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得到江、曾提拔重用的。

21年來,江澤民、曾慶紅一直擔心有人清算其迫害法輪功的滔天大罪,一直在安排能夠阻止這場清算的「接班人」。但是,他們安排的兩個接班人——兩任中共政治局委員、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孫政才,都被習近平關進了監獄。雖然中共十九大前,江、曾與習達成妥協,但他們根本不信任習,仍在千方百計拉習下台,伺機用「自己人」取代之。

趙樂際是江、曾提拔重用的最年輕的省長、省委書記。習近平上台前幾乎沒有「自己人」,他選人用人的範圍非常窄:除了他的清華同學,他在福建浙江上海工作時的下屬外,就是他的陝西老家人。趙樂際是陝西人。江、曾正是利用了習的家鄉情結,將趙樂際從陝西省委書記調任中央組織部長。然後,用盡一切辦法阻止王岐山連任中紀委書記,並設法讓趙樂際擔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趙樂際成為江、曾提拔重用的最年輕的中共政治局常委,也算是他們處心積慮安排的第三個「接班人」。

2020年是習近平上任以來面臨最大危機的一年。中美貿易戰鎮壓香港反送中運動、大瘟疫、大洪水等累積的各種問題,使習內外交困、焦頭爛額。這個時候,趙樂際的真面目暴露出來了。

5月31日,明慧網報導,近期,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趙樂際到某市調研時,直接提出要聽當地610辦公室的工作匯報,聲稱:「我這個紀委書記就會抓廉政建設,抓幾個人、處理幾個,其它就不管了,哪有這麼簡單?」「法輪功的問題今後紀委也要管的」。7月7日,明慧網又報導,6月,趙樂際派他的一個秘書到長沙,專門聽取湖南省政法委關於法輪功的情況匯報。

大瘟疫、大洪水還在持續,趙樂際對老百姓的死活根本不關心,卻對迫害法輪功格外上心。為什麼?

原因有四:(1)國際上對中共迫害法輪功的追責之聲越來越緊;(2)國內對法輪功的迫害難以為繼;(3)據大紀元退黨網站統計,至今已有3億6千萬中國人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法輪功學員講真相,勸「三退」,成效顯著,令中共迫害法輪功的「血債幫」陷入末日恐慌;(4)江、曾提拔重用的都是嚴重腐敗分子,趙樂際被曝涉陝西千億礦權案等腐敗大案,他對反腐敗一點興趣也沒有,只是應付差事而已。

據明慧網初步統計,2020年上半年,中共警察在28個省、自治區、直轄市的238個城市,非法抓捕、騷擾法輪功學員5,313人。大災之年,中共仍然瘋了一樣迫害法輪功。這些情況可能與趙樂際有直接關係。

天欲其亡必令其狂

21年,5位中紀委書記,全都知道迫害法輪功是錯的。尉健行是消極應付,王岐山沒在這件事上花心思,吳官正得過且過,賀國強暗中使壞,趙樂際明知錯,還錯上加錯,罪上加罪,要跟江澤民一條道走到黑。

在中共迫害法輪功21年後的今天,中共已成為全世界最腐敗的政黨。趙樂際當陝西省委書記時,趙正永是省長;趙樂際調北京後,趙正永接任省委書記。今年受審的趙正永,受賄金額高達7.1億元。趙樂際是不是嚴重腐敗分子?今天,趙樂際還在到處鼓動迫害法輪功,如不懸崖勒馬,我只能說,他「自作孽,不可活」。

責任編輯: 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0/0722/1480004.html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