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民意 > 正文

顏純鈎:中國正在加速醞釀大變 中共落水已近沒頂

作者:
中共今日鎮壓一批,明日鎮壓一批,表面上看來,政局似乎穩定,但其實中共內心怕得要死,他們最怕的就是各地民間的反抗,因為某一個契機集結起來,變成一種空前規模的抗爭,那時政府顧此失彼,十個水杯只有五個蓋,那就離覆滅不遠了。

清華大學教授許章潤,因一再寫文章直接挑戰習近平,被當局以嫖娼為理由扣留,關押一個星期放出來,隨即被清華大學開除教職。許章潤泰然處之,清華大學卻有不少教職員義憤填膺,他們發起為許章潤募捐,短時間內籌得十萬元人民幣。當然,這一義舉被許先生婉拒了,他建議他們把這筆錢捐到水災地區去。

中共政府在水災漫延時,要求民間捐款,被百姓冷嘲熱諷,無人理睬,而許章潤一介書生,因仗義執言惹禍,竟有不少高級知識分子為他抱不平,這說明什麼?說明民心在變,公道在人間,用許章潤自己的話來說,就是「憤怒的人民已不再恐懼」。

在中共各級政權強力鉗制言論空間的情況下,各地網民仍然不放過任何一個出聲的機會。中共在救災處理上毫無作為,中共黨員即將被美國拒絕入境遣送回國,中共戰狼外交處處碰壁,凡此種種,在涉及內政外交上任何話題時,大陸網民無不口誅筆伐。中共自吹自擂,網民就抵死嘲諷,中共吃人悶棍,網民就奔走相告。

在海外中國人眼裏,大陸人長期被洗腦,已失去基本是非的判斷能力,一系基於恐懼,一系基於無知,一系基於獻媚,總之一事當頭先歌頌中共「偉光正」就沒錯。其實真實情況並非如此,民間怨氣一直都在,只是今日有一批,明日有另一批,今日這一批被鎮壓下去,明日那一批也被鎮壓下去,不同時空下不同人群對中共的不滿,沒有形成一種大規模的集結而已。

中共今日鎮壓一批,明日鎮壓一批,表面上看來,政局似乎穩定,但其實中共內心怕得要死,他們最怕的就是各地民間的反抗,因為某一個契機集結起來,變成一種空前規模的抗爭,那時政府顧此失彼,十個水杯只有五個蓋,那就離覆滅不遠了。

以許章潤的個案來看,面對定於一尊的習近平,敢於直斥其非,用毫不客氣的口吻,說出不容置疑的狠話。這種情況要是放在前幾年,許章潤早就關進牢裏去了,哪裏用得着生安白造一個嫖娼的罪名?而且只關了一星期,就要乖乖把他放出來,放出來後,居然還得到身邊朋友的聲援,還有那麼多人替他募捐,莫非這些高級知識分子,一個個都不怕死了嗎?

中共處理社會危機,已不敢一味暴力鎮壓,避免招惹更大的反彈,這也是內在虛怯的證明。

這一年來,中共在內政外交上屢嘗敗績,經濟上重挫,疫癓應對失誤,外交上四面楚歌,最近在處理全國性水災,更顯得六神無主,毫無作為,如此等等,都讓中國老百姓看穿了中共那些「偉大的空話」。

中國人並不蠢,中國人也不是不明事理,先前之所以善頌善禱,只因為經濟情況好,人人沉緬於物質狂歡,顧不上社會的深層次矛盾。眼下經濟千瘡百孔,百姓生活陷入困境,這種時候,若政府仍可以用金錢收買人心,解決百姓的燃眉之急,那基層民眾仍會得過且過,反之,若政治上空話滿天飛,經濟上毫無實惠,那本來沒有根基的愛國情懷就要瓦解了。

現今水災還在肆虐,各地政府已經計窮,中央沒有錢,地方沒有人,百姓乾瞪眼等運到。災情不知幾時到盡頭,災後糧食與副食品短缺引起的通貨膨脹,經濟不景導致民間各種矛盾激化,這一切都指向一個終結,就是中共要準備承受建國以來最沉重的執政危機。

好笑的是,在此火燒眉毛的要命時刻,外交部王毅還在搞什麼「習近平外交思想研究中心」,還說什麼「偉大的時代必然產生偉大的思想」。大佬,你以為十幾億中國人都盲了?如果真有偉大的外交思想,怎麼會落得今日外交上眾叛親離舉目無親的絕望狀態?正如一個落水的人已近沒頂,還在自誇他的泳術有多高超一樣,真是有人敢捧,有人敢受,而看笑話的,就是海內外中國人。

一切都是末日景象,一切都指向某一個結局,一切都在加速。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作者臉書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0/0721/1479572.html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