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超重磅!蓬佩奧:中共對人民的所作所為已惡貫滿盈 但自由世界決不容忍北京倒行逆施

—國務卿米高·蓬佩奧出席新聞發佈會並發表講話

蓬佩奧:中國共產黨對中國人民的所作所為已經惡貫滿盈, 但是自由世界決不容忍北京倒行逆施……

2

美國國務院

發言人辦公室

華盛頓哥倫比亞特區(Washington, D.C.)

2020年7月15日

國務卿蓬佩奧:……昨天,特朗普總統(President Trump)簽署了《香港自治法》(Hong Kong Autonomy Act)並通過總統行政命令宣佈採取一系列行動。

他曾在5月指出,如果中(共)國以一國一制對待香港,我們也必須如此。

習總書記選擇違背中國共產黨——通過在聯合國(UN)登記的條約對香港做出的承諾。他沒有必要這樣做,但他做出了這樣的決定。

我們必須實事求是地對待中(共)國,不能單憑我們的願望。

其他國家正在得出相同的結論。澳大利亞加拿大已停止執行與香港的引渡條約。

我預定星期一動身前往英國丹麥。我可以確定,中國共產黨及其對全世界自由人民的威脅將成為首要議題。

英國做出了值得讚賞的決定,禁止華為設備進入本國5G網絡,並從現有網絡中逐步移除相關設備。我們必然會花時間討論這個問題。英國已加入美國和目前眾多其他民主國家的行列,成為「清潔國家」,成為拒絕不可信賴的5G承包方的國家。與此同時,很多主要的電訊公司,例如Telefonica公司、Telco Italia公司和NTT公司等都已成為「清潔運營商」。

我在結束倫敦(London)之行後,對於會見丹麥王國的有關官員同樣感到振奮。這將是一次愉快的旅行。

今天,美國還宣佈了我方對華為的決定。

國務院將對某些中國僱員實施簽證限制,即華為等在全球為採取侵犯和踐踏人權行為的政權提供重要支援的中國技術公司的僱員。

關於中國的最後一點:星期一,我們第一次高度明確地宣佈了我們對南中國海(South China Sea)的政策。那裏不是中國的海上帝國。如果北京違反國際法,自由國家卻毫無反應,歷史就會表明中國共產黨將徑直奪取更多的領土。這種情況在上一屆政府期間曾經發生過。

我們的聲明給予東盟(ASEAN)領導人以重要的支持。他們已經宣佈,南中國海的爭端必須通過國際法解決,不接受「強權即公理」的法則。

中國共產黨對中國人民的所作所為已經惡貫滿盈,但是自由世界決不容忍北京倒行逆施……

:國務卿先生,如果可以的話,有兩個關於中國的問題。

國務卿蓬佩奧:可以,請講。

:昨天,特朗普總統發表長篇講話表示,自從他上一次與 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通話以來,時間已經過去很久了。這說明,我們兩國在最高層實際上沒有任何接觸。現在看來每一天,或一星期有幾次,你們兩人中總有一位或者兩人都為懲罰中國政權逐步宣佈某些新的措施。但我不認為,你現在站在這裏會告訴我們,過去幾個月以來,事態的進展沒有伴隨這種形式的接觸,且可以發現中國的行為有任何改變。所以,你是否基本上通過各種逐步的措施表明一些姿態而已?然後我還有下一個問題。

國務卿蓬佩奧:詹姆斯,你為什麼不提出第二個問題,我可以一併作答?

: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我可以提問,但不是一回事。

國務卿蓬佩奧:我不介意。如果你提出第二個問題,我會一併作答。

:國務卿先生,一年多前我們對你做了一次採訪。當時我問你,你是否認為伊朗是邪惡的政權,你回答得很乾脆,「是」。我想知道,你作為特朗普政府的成員,作為經驗豐富的國際關係學者和實際工作人員,或者簡單地說,作為虔誠的基督教徒(Christian),你是否認為中國也是邪惡政權。

國務卿蓬佩奧:我先回答第一個問題。你剛開始時提到,總統昨天說他很久沒有與習近平通話了。如果我記得沒錯的話,3月份曾進行過一次通話。但對於他們究竟什麼時候進行上一次通話,我需要聽白宮(White House)怎麼說。但是曾經舉行過高層對話。我曾前往夏威夷(Hawaii),就在不久前,我在那裏會見楊潔篪後回來才幾個星期。我們在國務院內繼續保持各個層級的對話和交談。美國政府的其他機構也是如此。所以兩國之間進行了大量的交談。

詹姆斯,更重要的是,這方面的交談已經發生變化,坦白地說,這類交談不同於我們以往的情況,不同於美國和中國共產黨數十年來的情況。不是——我認為——我認為中國領導層認識到,情況不再如此,即美國允許我們兩國間重要的商業關係導致美國人民面臨危險的情況不再被接受。這就是已經發生的情況。

這一點不涉及政治。這關係到兩大政黨的好幾屆政府。長期以來,我們的政策說明,可以允許中國採取完全不對等的行為,採取對美國人民極為不公平的行為,坦白地說已到了使美國的國家安全面臨危險的地步。所以我們開始逆轉這種情況。還有很實際的工作需要做,但是你可以發現,過去兩年半以來本屆政府採取的每一項政策都反應了局勢的逆轉。

至於中國的行為,他們的反應如何?你已經看見他們使用的語言。你可以看見,我們已經產生了實際影響。我們將繼續做我們需要做的事,保障美國人民的安全和安定,實現我們對公平和對等關係的一系列要求。這是最終的目的。我們希望中國人民生活美好。我們遇到的中國共產黨卻採取擴張主義、帝國主義、專制主義行徑,將自由和民主置於危險的境地。我們正積極努力希望看到這種行為得到改變。

我們仍然還有工作需要做。這個政權不通報他們有關病毒的消息,導致超過100,000美國人喪生,全世界數十萬人喪生,使全球經濟遭受數萬億美元的損失,現在雖允許世界衛生組織開展調查,但我可以確信,這種調查徹頭徹尾是粉飾性的。我——其中的原因——我希望我是錯的。我希望能夠是一次徹底的調查,查個底朝天。根據我對中國共產黨行為的觀察,在源於武漢的病毒問題上,他們矢口否認。他們銷毀了樣本;他們將準備談論此事的新聞記者和醫生帶走,不允許他們做應該做的事,如同希望在全球範圍和全球舞台上真正發揮作用的國家所做的那樣:透明、開放、交流、合作。

而且中國還使用一個詞——中國共產黨談到雙贏與合作。合作不取決於使用什麼美好的言辭或召開什麼峰會,不取決於兩國外長舉行什麼會議。合作要看行動。這就是我們對中國共產黨所抱的期待。我們需要看到公平、對等的反應。我們希望他們遵守第一階段貿易協議,充分履行他們承擔的規定義務。我們希望,我們能夠看到他們各方面的所有行為發生改變。在這些方面,他們很長時期以來都以不公平的方式對待美國。

你的第二個問題涉及中國和我們如何使用措辭。我就談到這裏——我關於中國的評論就到此為止,到剛才所說的為止,此前的——

問:這是一個簡單的問題。他們是——

國務卿蓬佩奧:什麼。

問:——一個邪惡政權嗎?

國務卿蓬佩奧:感謝你的提問。我今天發表的評論就到此為止。我要告訴你們,正在人權規模上發生的事情,我曾稱之為世紀之殤。我堅持這些說法……

問:兩個問題,如果可以的話。第一個問題是關於中國和伊朗的。第二個問題是關於中國和台灣的。我想——你對伊朗和中國之間的貿易及軍事夥伴關係的前景作何評估,你對有關美國的制裁進一步增強了這兩個國家之間的同盟的批評作何反應?

另外一個,如果可以的話,關於台灣和中國。什麼——你對中國因美國向台灣售武而威脅要對美國公司洛克希德·馬丁(Lockheed Martin)實行制裁有何評論?國務院批准向台灣售武時的考量是什麼?當美國政府執行《台灣關係法》(Taiwan Relations Act)時,美國公司應當受到懲罰嗎?謝謝你。

國務卿蓬佩奧:好的。你的第二個問題很好回答——不應當,肯定不應當。我們的一家美國公司所從事的商務符合美國的對外政策,我們對台灣做出的出售武器的政策。我對中國共產黨選擇針對洛克希德·馬丁發出這種威脅感到遺憾。這不是他們第一次針對一個從事美國和台灣之間的項目的美國承包商這麼做,因而我對此感到遺憾。我希望他們將對此重新考慮,而且不會按他們昨天或是前天所講的話去做。

你的第一個問題是關於伊朗和中國的。我的意思是,我們大家,都需要回顧一點歷史,不是嗎?想想很久以前——波斯(Persia)。還有那種關係,這並不是全新的。但我認為你們從有關報道中所看到的,而且是我們一直在關注的,是兩個簡單事項的證據。首先,延長武器禁運的必要性,對不對?現在我們有報告顯示,不僅是美國國務卿相信當武器禁運失效時中國將向伊朗出售武器系統,而且伊朗人也相信中國將向伊朗出售武器系統。他們的確一直在為此努力,等待這一天,等待10月18日午夜這一武器禁運失效。我認為歐洲方面應當密切關注,並認識到這一風險是真切的,而且如果我們不能成功地延長聯合國武器禁運,伊朗和中國共產黨之間的活動就很可能在10月19日迅速地、強力地開始。

至於更廣義而言,我們有一系列有關對參與同伊朗的活動的任何公司或國家的制裁。制裁是明確的。我們對於針對來自盟國以及全世界各國的有關公司實施這些制裁一直毫不含糊。我們對於伊朗和中國之間的活動肯定也會這麼做……

問:……我知道你讚揚了英國有關華為的決定。這項決定在很大程度上基於美國的制裁,而且如果美國的制裁改變,這項政策就可能改變。有任何審議這些制裁的想法嗎?……

國務卿蓬佩奧:……你的第一個問題是關於英國昨天有關華為的決定的。我們對此感到高興。更快地將這種設備清除出他們的系統總是更好的。這是一種安全風險。這並非關係到商業利益,而是關係到保護信息——在這個情況下,是[保護]英國人民的[信息]。你說他們這樣做是由於美國的制裁。我實際上認為不是這樣。我實際上認為他們這樣做是因為他們的安全團隊得出了與我們同樣的結論,即你無法保護這種信息。這種在這些源自中國的不可信賴的網絡中傳輸的信息基本上肯定都將落入中國共產黨手中。因此,我認為他們這樣做是出於正確理由。我認為他們這樣做是為了保護及捍衛英國人民的各項自由,而且我堅信他們將繼續這一政策。

我認為約翰遜(Johnson)首相在這個問題上完全佔了上風。我高興地看到這種情況,而且我高興地看到這種情況正在全世界發生。潮流正在扭轉。我記得你們大家一年半以前提問時說,天啊,僅僅是美國而已。我認為——我認為在世界各地已經完成的工作以及我們促使完成的工作現在正向每個人表明,這是一種真正的安全風險。現在每個國家都在問這個問題:你們怎麼去做?有什麼商業影響?你們能夠多快地向那個方向推進?以及我們如何確保我們擁有有成本效益的解決方案,不讓我們的人民面臨因這種基礎設施存在於各國國內而帶來的風險?我認為事實上這個潮流已經扭轉,而且你們將看到這將在全世界各國繼續下去。

你們還看到全世界最大的電訊提供商也有同樣的關切。我今天列舉了幾個;我上次在這裏也列舉了幾個,也可能是之前那次。你們正在看到私營的電訊提供商也認識到他們的公司因將這些不可信賴的供應商置於他們的網絡之中而承擔的風險……

:……我們對你關於南中國海的聲明應該作何推測?我的意思是,中國已經在南中國海造成既成事實,這些仍在那裏;它們是既成事實。漁船隊,海上民兵,他們繼續在被視為有爭議的水域作業。你有什麼樣的期待?在美國現在加強立場後,我們應該如何推測你的期待?

國務卿蓬佩奧:是的。經過詳細法律審議後,國務院首次明確表示我們相信法律所示。這是美國在世界各地的運作方式。所以我們清楚確立了標誌,顯示這些是——這些是法律要求。所以我們將運用我們擁有的工具,我們也將支持世界各地認識到中國侵犯了他們合法的領土索求——或海事索求的國家,我們將向他們提供我們可以提供的協助,無論是在多邊機構中,無論是在東盟,無論是通過法律回應。我們採用一切可能的工具。

你用了「既成事實」這個詞。我認為那個地區的情況發生了極大轉變。我認為你正在看見亞洲各地國家,而且確實在東南亞和在太平洋地區,這些國家認識到美國有準備採取必要舉措,協助保護他們有效合法的索求。

所以我認為這確實重要。我們星期一的聲明,我認為,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不僅界定了美國的立場,而且清楚表明,我們將支持該地區其他國家採取類似做法,保護他們維護自己人民所應有的海上邊界的能力。

:你早些時候談到美國同中國的關係在過去幾十年裏發生了多麼大的變化。我想知道你是否將印度視為一個日益重要的貿易和軍事夥伴,以及是否正在更高層進行那些對話……。

國務卿蓬佩奧::……你的第一個問題是關於印度,並且你一上來斷言我們與中國的關係有了改變。我認為值得指出,這個改變的原因是中國共產黨的行為。這很重要。我聽到一些從中國傳出來的說法,一些假消息,我們——人們使用「以牙還牙」這類說法。這是——這些不是以牙還牙的交換。這是美國在為自己的人民挺身而出,世界現在開始懂得中國共產黨的威脅——所以就關係有所改變而言,這是中國共產黨行為的直接結果。那麼當它停止時,我們將那樣做。

印度一直是一個極好的夥伴。我想我將在幾小時後對美國-印度工商理事會(U.S.-India Business Council)講話,或者也許現在定為今天下午。他們是我們重要的夥伴。我們——我與我的外交部長同僚有着極好的關係。我們經常就廣泛的議題進行交談。我們談到他們與中國的邊境衝突。我們談到那裏的中國電訊基礎設施帶來的中國風險。你們看到了他們決定禁止幾十個中國軟件公司在印度境內或在印度境內人的手機上運作。我認為全世界正在圍繞我們面對的挑戰而聯合起來,民主國家,世界上的自由國家,將共同抵擋這些挑戰。我對此很有信心……。

責任編輯: 秦瑞   來源:美國大使館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0/0717/1478334.html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