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存照 > 正文

鍾原:洪水滔天 各級領導上行下效玩失蹤?

作者:
正所謂上行下效,中共高層不願理會水災,中央部委機關當然也會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各省市的中共官員就可想而知了。一場水災見證,長時間隱身的中共高層,正在失去控制力,中共的官僚體系正陷入癱瘓。中共高層或者不露面,或者故意露面,沒人真正關心水災。

2020年7月12日,中國江蘇南京市,長江水位高漲,周遭標誌一部分淹沒在水面之下。(STR/AFP via Getty Images)正體簡體

中國大陸罕見的大水災,造成數千萬人受災,但中共高層除了簡單批示外,至今無人到一線視察。中共的應急管理部,看到高層無人關心,也同樣敷衍。中央高層和中央機構如此,各省市中共官員的作為可想而知。

7月12日,習近平不得已又一次批示,稱「防汛形勢十分嚴峻」,要求「各級領導幹部要深入一線、靠前指揮」。但是真能管用嗎?從流出的圖片,只見諸多城市及鄉村成一片水鄉澤國,卻未見官員到現場。

應急管理部6月底稱無重大災害

從6月初起,中國大陸各地洪澇災害就不斷發生,但應急管理部充耳不聞。6月上旬起,中共高層就傳出離京避疫,中央各部委沒法離京,應該也相繼回家避疫,至少處於半癱瘓狀態,應急管理部當然也不會例外。中共高層沒人關心水災,應急管理部也裝作不知道。

6月27日,應急管理部曾召開會議,稱要落實習近平防災減災救災的指示,但會議卻總結,「截至6月27日18時,未發生重大及以上自然災害……全國受災人數、損壞房屋數量和直接經濟損失與近5年同比明顯減少。」

6月30日,應急管理部還召開了內部表彰會議,並強調忠誠,根本沒有提及救災。

7月第一次救災會議輕描淡寫

6月28日,習近平對防汛工作做出了第一次批示。但11天後,7月9日,中共國家防辦、應急管理部才終於召開重點省份防汛抗洪視頻調度會,與水利部、自然資源部、中國氣象局一起研判防汛形勢,稱落實習近平防汛救災重要指示。

中國各地水災1個多月後,到7月9日,應急管理部才確認,「6月以來,長江、太湖流域等南方地區持續強降雨,長江幹流以及洞庭湖鄱陽湖、太湖流域及周邊河網水位持續上漲,一些中小河流、中小水庫、洲灘民垸相繼發生險情。」

7月9日的第一次抗洪救災會議,對水災的實情,仍然輕描淡寫,也沒有掌握完備的水災數據,僅稱「營救遇險被困群眾12,811人,疏散轉移被困群眾5.2萬餘人。」

第二次會議才有災情數據

7月10日,中共國家防辦、應急管理部再次開會,終於公佈更多數字,「截至7月10日14時,今年以來洪澇災害造成浙江、安徽、江西、湖北湖南廣東廣西重慶、四川、貴州等27省(區、市)3385萬人次受災,141人死亡失蹤,195.8萬人次緊急轉移安置,81.5萬人次需緊急生活救助;2.3萬間房屋倒塌,26.9萬間不同程度損壞;農作物受災面積2983千公頃;直接經濟損失695.9億元。」

但會議仍然堅稱,「與近5年同期均值相比,洪澇災害受災人次、因災死亡失蹤人數、倒塌房屋數量和直接經濟損失分別下降17%、50%、75%和23%。」

應急管理部只是把各省市上報的數據累加,數據是否準確,自然沒人去一線核實。但一下冒出3385萬人次受災,應急管理部和各中央機關自然難逃責任,他們不敢承認失職,企圖繼續掩蓋水災的嚴重性,竟然堅稱災情不如往年。

難掩救災嚴重失職

7月15日,中共國家防辦、應急管理部再次宣稱落實習近平指示,重複要求「各級行政責任人下沉一線、靠前指揮」。並趕緊補課,聲稱「入汛以來……累計調撥中央救災物資9.3萬件。」

同時,應急管理部還公佈,江西「轉移安置群眾58.9萬人」,湖南緊急「轉移群眾25.3萬人次」。可是區區「救災物資9.3萬件」,僅給一個省的受災百姓還不夠用。

救災物資數量的嚴重不足,證明中共高層和相關部門遲遲沒有進入救災的工作狀態。各省市的救災情況,也僅知道部分地區上報的數字,仍然沒有掌握全貌。中共高層的控制力和中央部委的執行力,與實際災情根本對不上號。

6月份的實際受災情況

中共為了掩蓋6月份沒有救災的責任,至今不敢公佈6月份的受災數據。但從近日公佈的數據中,卻可以看出端倪。

7月16日,應急管理部又公佈,「7月份以來洪澇災害造成江西、安徽、湖北、湖南、重慶、貴州等24省(區、市)2027.2萬人次受災,23人死亡失蹤,176.4萬人次緊急轉移安置;1.2萬間房屋倒塌,8.9萬間不同程度損壞;農作物受災面積2207.5千公頃,其中絕收380.6千公頃;直接經濟損失491.8億元。」

這次公佈的是7月份以來的災情數據,不包括6月份。6天前的7月10日,應急管理部的數據為,「今年以來洪澇災害造成……3385萬人次受災,141人死亡失蹤,195.8萬人次緊急轉移安置,81.5萬人次需緊急生活救助;2.3萬間房屋倒塌,26.9萬間不同程度損壞;農作物受災面積2983千公頃;直接經濟損失695.9億元」。這個數據包括了6月份。

比較先後公佈的數據,做簡單的減法,至少可以得出6月份的部分受災數據為,1358萬人次受災,118人死亡失蹤,19.4萬人次緊急轉移安置,81.5萬人次需緊急生活救助;1.1萬間房屋倒塌,18萬間不同程度損壞;農作物受災面積775.5千公頃;直接經濟損失204.1億元。

因為前後公佈的數據相差了6天,實際6月份的災情數字,只多不少。6月份災情如此嚴重,中共高層和中央相關機構基本不聞不問。

上下敷衍推責暴露中共機構癱瘓

到了7月16日,中國大陸水災已經愈演愈烈,但應急管理部仍然稱,「與去年同期相比,因災死亡失蹤人數下降53.1%,倒塌房屋數量下降55.6%」。中國大陸水災一個半月了,嚴重程度前所未有,但中共仍然說,災情沒有往年嚴重。

近日中共高層的反應,也可見一斑。

7月12日,習近平對防汛救災工作再次批示,稱「防汛形勢十分嚴峻」,要求「各級領導幹部要深入一線、靠前指揮」。

7月14日,習近平同泰國新加坡總理通電話。

7月15日,習近平在《求是》雜誌發表文章。

7月16日,習近平給全球行政總裁委員會成員代表回信。

正所謂上行下效,中共高層不願理會水災,中央部委機關當然也會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各省市的中共官員就可想而知了。一場水災見證,長時間隱身的中共高層,正在失去控制力,中共的官僚體系正陷入癱瘓。

其他政治局常委的露面遊戲

習近平不露面,不去水災現場,其他政治局常委,也都不去水災現場,但卻不斷展開露面遊戲。

李克強7月7日去貴州考察。7月13日,李克強露面主持經濟形勢專家和企業家座談會。7月15日,李克強再次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央視繼續文字報導,又回到視頻會議。李克強保持每周露面一次。大概因為習近平對水災做出了直接批示,李克強至今沒有做任何批示,也沒有專門開會,更不去水災一線。

韓正最活躍。7月3日,韓正出席農村亂佔耕地建房問題整治工作電視電話會議。7月10日,韓正又召開財稅部門座談會。7月13日,韓正跟着李克強出席經濟形勢專家和企業家座談會。7月14日,韓正又召開發改委座談會。韓正共參加3次座談會,1次電視電話會,頻繁露面似乎反常。

汪洋也每周露面。7月3日,汪洋參加政協委員讀書活動綜合線下交流會。7月10日,汪洋又主持關愛農村留守老人兒童網絡議政遠程協商會。

7月12日至15日,栗戰書在廣西檢查野生動物保護法,要求保證貧困養殖戶不減收不返貧,還參觀了百色脫貧攻堅展示館、百色起義紀念館。

中共高層或者不露面,或者故意露面,沒人真正關心水災。中共高層的懸空,正在明顯失去控制力,中共的官僚體系已經運轉不靈。

這也證明,中共存在與否,實際上與中國老百姓的生活沒啥關係。老百姓一直在自己養活自己,自己過自己的生活,受災了自救,沒有災了,可以自娛自樂。但老百姓卻還要養着一大堆中共官員,沒事的時候,這些官員到處擺譜、亂指揮一通;有事的時候,中共官員就都不見了。

一旦老百姓有怨言了,中共官員又出來沒事找事地維穩鎮壓、消聲。

一場大瘟疫,中共被打回原形;一場大水災,讓中共徹底現形。

中共高層和中共各級官員們可以繼續隱身和懸空,很快,中國老百姓就當他們都不存在了,也不會再供養中共的官老爺們,中共政權也就解體了。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0/0717/1478260.html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