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文集 > 正文

曹長青:中共錯判印度的代價

作者:

2019年8月15日,印度總理莫迪出席印度獨立日慶典

中國和印度在邊境地帶又發生軍事衝突。在武漢病毒全球蔓延、全世界無數人痛恨中共導致世界性瘟疫情況下,北京當局不僅毫無愧意,反而更瘋狂地在全球樹敵,此刻還與印度衝突,這更展示習近平瘋狂和愚蠢到何等地步。

雖然中印之間在1962年曾有邊境戰爭,印軍受挫,但今天的印度絕非當年,習近平們根本不清楚印度近年的五大變化,中共將為錯判付出巨大代價。

終結尼赫魯左派政治保守派莫迪崛起

首先,長期左派執政的印度已巨變。在印度獨立之後的60多年中,不幸的是,熱衷社會主義的尼赫魯家族主導的國大黨(NC)竟執政近50年!僅尼赫魯和女兒英迪拉.甘地兩人就掌權32年!左派國大黨煽動反富、反商、均貧富、國營化,這種列寧毛澤東式的洗腦在窮人多的國家很容易俘虜人心,尤其得到喜歡唱道德高調和作秀的左翼知識分子支持,所以國大黨在印度長期掌權。這種一黨獨大造成印度政治腐敗、經濟落後。

雖然在野的人民黨(BJP)也執政過,但直到2014年莫迪當選,印度巨變,人民黨才成為1984年以來首個獲國會過半議席的單一政黨,結束印度近30年靠聯合小黨的「聯盟政治」(印度有700多政黨)。

2019年大選莫迪不僅連任,人民黨在國會席位更增加,是印度獨立72年後首次完成第一任期後再次勝選。印度是五年一次大選,莫迪成功連任,該黨獲有史以來最大勝利,史家認為印度進入「莫迪時代」(他將執政10年),尼赫魯家族時代被終結!那個1962年中印戰爭時對外軟弱、推行社會主義導致經濟貧困、軍力不強、政黨腐敗、領袖無能的局面已被結束。習近平們還用舊眼光看印度,完全時代錯位。

過去五年印度的經濟增長率超過中國

第二,不少中國知識人強調印度雖有民主、但經濟不如中國。但印度的經濟問題不是出在民主政治,而是左派尼赫魯們推行社會主義政策造成的。就像中國毛時代計劃經濟和專制導致貧窮。1964年(中印戰爭兩年後)尼赫魯去世時,印度人均收入才是韓國一半;英迪拉.甘地接班執政20年,1984年她被暗殺時,印度的人均收入降到只是韓國人的25%。左傾社會主義害苦了印度。

而莫迪的保守派人民黨主張市場經濟。九十年代人民黨在大選中獲勝,印度就開始揚棄社會主義。尤其現任總理莫迪擔任11年州長時力推自由商貿獲成功,他執政後強勢全面改革,推行市場經濟,印度開始騰飛,過去六年中,有五年印度的經濟增長率都超過中國!

印度的知識精英普遍懂英文(是國家法定語言之一),方便印度與西方國家接軌,尤其在科技和經濟領域。另外印度有充足的勞動力,20歲以下年輕人佔印度人口55%。在大量外資撤出中國之際,很多選擇去印度,那裏不僅有廉價勞動力,更有民主法治等對經濟投資的保障。

印度軍費開支已成全球第四大

第三,經濟增長使印度更有能力投資軍事。莫迪執政第三年(2016)印度的國防開支就超越沙特阿拉伯和俄羅斯,成為全球第四大軍事開支國(前三是美國、中國、英國)。印度海軍排名全球第五,有航空母艦等155艘戰艦,在印度洋具主導力量。印度軍隊133萬,全球排第三(中國200萬,美國140萬)。中印邊境衝突後,印度國防部長說現在已不是1962年,意思就是印度軍力絕非當年。印度從美國獲得射程三萬米的榴彈炮、美制重型運輸直升機,還有從以色列購買的萬枚「長釘」反坦克制導導彈,它只需一名士兵就能操作,射程八百到八千米,適應高原作戰環境,對邊境的中國輕型坦克構成極大威脅。

如今親美的印度不僅從美國獲得尖端武器,還因印度是俄國傳統盟友,也從俄羅斯拿到先進戰機等,這些都有助印軍強大。印度也是核武大國,其「烈火五號」導彈射程覆蓋整個中國,這些都對北京構成戰略平衡和反制。

印度教和「莫迪時代」的和聲

第四,莫迪執政後印度民族主義高漲。人民黨強調「印度教特性」(Hindutva),突出印度教在國家身份認同中的重要作用,要以共同的宗教、文化、歷史、種族、語言等建構同質的強大印度。

莫迪有魄力大刀闊斧改革。他連任後印度就頒發法令,取消了對克什米爾地區(印屬)的憲法370條款,把它分為兩個邦,並允許外地居民在當地購買不動產,不僅有助改變該地多數是穆斯林的人口比例,更壓縮了該地區極端伊斯蘭的空間。莫迪說,他履行競選承諾,執政70天就做到了。

莫迪政府同時還給從阿富汗孟加拉國、巴基斯坦等來到印度的被迫害教徒以印度公民身份,但不包括伊斯蘭教徒。雖遭左派國大黨等抗議,但這個政策等於遏阻伊斯蘭勢力在印度的擴大,增大印度教的主導地位。莫迪的大幅度迅速改革,使他在本黨支持率達到90%,全國支持率達84%!這給了莫迪在處理中印邊境問題上更大的施展空間。

「印太戰略」的美日印三角聯盟

第五,印度外交大轉向、與美國結盟。在尼赫魯時代,印度實行所謂「不結盟」政策,其實這是幌子,實際上尼赫魯們在與共產蘇聯連手,暗中抗衡美國。這種左傾政策直到保守派人民黨執政才有所改變,靠近中性一些。但到了莫迪當選則情況大變,印度清晰地朝向與美國、日本連手。這中間還因巴基斯坦是印度宿敵,卻一直得到中國支持,所以印度需美國的支持來平衡中巴勢力。

另外莫迪本人也有建立強大印度、成為「南亞次大陸主導性國家」的雄心。由於印度經濟迅速發展,也吸引了周邊鄰國,目前孟加拉國、不丹斯里蘭卡都是與印度友好的政府。所以,莫迪的印度,正在從「平衡性力量」(balancing power)向「領導性力量」(leading power)轉變,在國際舞台上更舉足輕重。

印度的變化也與美國的政策有關。川普(特朗普)總統當選後提出「印度-太平洋戰略」,而不再是以往的亞太戰略,這個新提法就是要形成『美日印』三角聯盟,抗衡中共勢力擴張。這次疫情蔓延,川普政府更看出中共的全球性危害,提出「美日印澳」四國戰略聯盟。同為保守派的英國首相約翰遜提出「民主十國」設想,由七大工業(民主)國再加印度、澳洲、韓國。川普總統還希望再增加俄國,由此形成11國聯盟,其戰略重心是遏阻中共。在這個大態勢下,印度的全球地位更為提升。

上述五個變化都展示,印度作為戰略大國的實力與日俱增。對這樣一個崛起的印度,習近平們還蠢行到邊境衝突流血死人的地步,那就等着付慘痛代價吧;眼前明擺着的,就是更促使印度與美國結盟,更導致印度人民的反獨裁中國情緒,這個強大民意更給了莫迪政府助力,強硬回擊習近平們的愚蠢和瘋狂。

責任編輯: 李華   來源:《看》雜誌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0/0715/1477619.html

文集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