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實拍我所經歷的鄱陽洪災 難以想像的污濁和骯髒

根據7月11日消息,鄱陽湖預計將發生流域性大洪水,江西省的防汛應急響應已提升到了Ⅰ級,截止7月12日0時,鄱陽湖水位突破1998年歷史極值。這一場洪水的來襲。就像她感嘆的那樣:橫亘在眼前的災難不再是個抽象的名詞和比喻,個體是如此的微渺,就像生活中那些防無可防的漩渦,隨時張開森森大口……

根據澎湃新聞7月11日消息,鄱陽湖預計將發生流域性大洪水,江西省的防汛應急響應已提升到了Ⅰ級,截止7月12日0時,鄱陽湖水位突破1998年歷史極值。搜歷史前編輯@大梁如姬正好在家休假,記錄下這一場洪水的來襲。就像她感嘆的那樣:橫亘在眼前的災難不再是個抽象的名詞和比喻,個體是如此的微渺,就像生活中那些防無可防的漩渦,隨時張開森森大口……

2020年7月7日下午4點,是我們鎮人民的麻將時間,家裏突然接到4公里外鎮上親戚的奪命call,需要人手幫忙把家具挪上二樓,那會兒他們的屋內已經開始進水了。

晚上,雨還沒有要停的趨勢,伴隨着洪水的話題,我們一家陷入了一隻腳跨在門檻上、前進也不是後退也不是的尷尬境地。既擔憂洪水漲到家裏,心裏又存有些僥倖,因為一旦要開始搬遷,那將是一場傷筋動骨的大型勞動日。

水前

早從6月23日開始,天就像漏了一樣地下雨。我如約帶爹媽去大西北旅遊,這是約好每年一期的活動。隨後的十一天裏,雖然旅途景色宜人,看盡了不同的山川地貌、江河湖泊,玩樂也算盡興,但我媽時不時就要拿起手機關注一下家鄉的天氣,聽說還在下雨,憂思又重了一層。

7月3日,在我媽的奪命連環催促下,我們終於啟程歸鄉,晚上抵達了對她來說久違了的家——鄱陽縣謝家灘鎮下轄的某村。沒想到,她一直隱憂的事,就在回家後的第五天隆重來襲。

說起來,南方真是獨得雨露恩寵,從回家那天到7月7日,鎮上暴雨持續,鄰里們人心浮動,紛紛傳播着要發洪水的預言。我家也熱切地討論着這個話題,一邊對可能發大水不以為然,一邊回憶着我們這代人印象里最深的98年大洪災:水位到了家裏的哪個位置,半夜洪水來襲時年幼的我是如何被大澡盆裝上轉移,以及洪水退後,無知無畏的我和二姐如何在水裏戲耍。這些久遠的細節聽得兩個小侄子興趣盎然,或許,他們彼時內心甚至對洪水還有些未知的激動和期待。

那就等等吧,等等再看。

見全家無動於衷,憂患意識濃厚的我媽還是忍不住表示:不會明天一覺睡醒,水已經漫到家裏了吧?自詡見多識廣、經驗豐富的我爹說:「我出去看一眼就知道會不會發大水了。」

他的所謂經驗,就是看一下距離我家不遠處的一條小溝,如果溝里的水還是不舍晝夜地匆匆往下流,說明下游還很「空」,以目前的雨勢,不至於一夜之間就能「登堂入室」。觀察回來後,我爹給出了肯定的答覆,「沒啥問題!」

7月8日,天剛微亮,我爹又到小溝邊瞧了瞧,水位是漲了些,但水流湍急往下,依然沒有洪災趨勢。可回家後打開後窗一看,不遠處池塘的水已經在往下倒灌了……我爹連忙下達了搬家的最高指令,睡在床上的我們收到呼叫,統統起床轉移家具。我們這裏的房屋均是獨棟,一般有三層,所以,往二樓轉移是最好的選擇。

五點多被喚醒,我賴了一會兒床,爬起來往窗外一望,頓時清醒了,大雨里家家戶戶都在忙着轉移了!匆忙跑下樓,水已經漫過了路面。

洪水真的來臨了。

洪水進行時

彼時,鎮上的人雖然忙着「螞蟻搬家」,但表面看上去並沒有多慌張。畢竟我們也是見過98年大場面的人了,此次水情再嚴重,也不可能超過百年難得一遇的98年洪災吧?

當然,大家的底氣,還來源於這20多年的步步高升——路面已經墊高了約60公分,家家戶戶建造的房屋也都平均高了一米多,當時能淹一米的地方,現在頂多沒個小腿吧?那麼,搬東西,算是給洪水點面子,以防萬一。

說出來不怕唾罵,當時的我甚至內心還有一絲歡喜,98年洪災時我年紀尚小,現如今的記憶中只剩下玩水的暢快,於是內心很想再「重返童年」一次,恣意地戲戲水。然而,不一會兒,現實就高舉雙手來打臉了。

隨着暴雨的加持,路面被洪水吞裹不見的速度,完全可以用「須臾之間」形容。之後的發展,更是肉眼可見地不可控。6點多,水漫過路面,7點,水勢兇猛,已到我家院子裏;8點時,院子的水蓄滿,水位逼近院子到屋內的階梯。

隨後,洪水一兇猛,化糞池同樣飽和,率先從衛生間滲了出來,於是,我家屋內第一個被攻陷的地方,就是浴室。緊接着,水從四面八方涌了進來,大廳、臥室、雜物間……我終於了解到所謂洪水,是一路裹挾着上游各種雜物往下沖的,水裏的渾濁和髒污,簡直讓人不忍直視。別說戲水,就是下水我都有些不樂意。可貴重的電器和家具還在一樓,我們還是得硬着頭皮一趟趟往水裏和樓上奔忙,大約10點,屋內的水漫過了我的小腿,然後是膝蓋,大腿……我就沒再下樓了。

爹媽仍在樓下一點點搬運,零零碎碎都想搶救出來,整個下半身都泡在水裏。當天氣溫25度左右,加上暴雨,水裏冰涼,下午我媽就發了燒。而我爹因為忙於搶救物資搬上樓,忘了放在褲兜里的手機,於是,這款用了不到一年的手機,成為了我家在此次洪水中第一個報廢的電子產品。

整個過程中,水位還在不斷上漲。1點左右,屋內的水深過腰齊胸,而且是成年男子的腰。沒搬上樓的東西已經來不及了。全家終於歇下來,吃上了當天的午飯,那是這幾天裏最豪華的一頓——冰箱里被凍得硬邦邦的炸雞塊。

一樓已經被淹沒

隨後,我們只能待在二樓,時刻關注着水位上漲而無能為力了。下午14點-15點,屋後那片農田已經從起初被淹沒一點,到漸漸覆上,直至成為一片汪洋,用家鄉的老話,叫「一坦平洋」。

後院漲水前後對比,原來的一片綠意已被洪水吞噬

門前的路面上,水位也已經深至160cm左右。為怕水太深家具淌走,我爹摸水把院子大門關了起來,果然,不久後,屋內的所有家具都爭相出門「看海」,漂了滿院。堆放在院子裏的木柴,也四散開來,乘風破浪,放眼望去,滿院狼藉。

院子裏漂浮的饅頭機

屋內,水位也是不斷攀升新峰,從開始漫上樓梯的一個台階,兩個台階,四個台階,到兩三點時,已經淹沒了七個台階,周邊還漂浮着雜七雜八的各種垃圾。

4點左右,我大叔推着一個廢棄的輪胎想蹚水來我家。他退休後在老家開藥店,暫時建了一棟只有一樓的平房,因為屋子地基墊得比較高,我家水已經淹沒了小腿部位時,他家還沒有開始進水,因此一直待在自己屋內。到水開始不斷地往裏倒灌時,他還頑強地拿着掃把在門口往外掃水……也別怪他的拖延,其實,在沒發生不可控的情況時,所有人都容易抱着一種僥倖,感覺不會有那麼嚴重,以為忍忍就過去了。何況,他家沒有二樓,根本沒地方可搬可救,只好先拖一拖,看一看再說。到水勢實在控制不住,他這才拼命搶救藥物,一直忙到了4點左右,才在大水裏撿到了這個漂浮的輪胎,裝了點乾淨衣服,想往地勢更高的親戚家走。

蹚水來我家的大叔,此時水深已淹沒脖頸,他踮着腳仰着頭走過來

我當時一直在二樓的陽台上圍觀水勢,看見100米外的他準備出門,一隻腳試探着下水,結果整條腿直接淹沒,仍沒有觸到地面。第二次嘗試,扶着屋牆,腳才終於安全「着陸」,而此時的水位已經沒過了他的脖子,路上的電線,距離水面也不遠了。

在洪災中求生的不止有人,還有各種小動物。圖為一條求生的赤練蛇

踮着腳,仰着頭,保持着這個姿勢,他終於蹚到了我家門口,但並沒有往我家進發。我忙問他去哪兒,原來,他見我家院子大門關着,以為進不來,打算蹚更遠的路另找落腳地。我還沒來得及說話,一旁的兩個小侄子雙雙搶先喊道:「沒有鎖門,沒有鎖門,拉開就可以了!三爺爺你小心點!」

大叔這才艱難地在水中轉向我家,推門而入。進來後,我媽因為發燒在睡覺,我爹也過度疲勞又傷了腳睡着了,我趕緊招呼他先沖了個澡,因為,此時洪水裏髒到什麼程度,你根本無法想像。

洗完澡,大叔第一句話是:「有沒有吃的?」一上午忙着搶救和防備,根本沒來得及煮飯。吃了幾塊我們剩下的炸雞,這次大逃亡才算告一段落。

比他更慘的人比比皆是,我家斜對面的人家(在村里輩分極高,我叫舅婆),當時在家的人員比較少,根本沒來得及將糧食和煤氣灶搬上二樓,一直到下午四點多都滴米未進。四周的鄰居有心送飯,卻無奈何沒有任何交通工具,也不敢下水。因為此時,別說我,就是一米七的成年男子,也別想在水裏站個「頂天立地」。

大約五六點,天還沒黑,已經無法知道水有多深,他家一位住在地勢稍高一點地方的兄弟劃着一艘小孩玩樂的充氣小「遊艇」送面來了。一時間,街坊四鄰都擔憂地站在陽台圍觀,發出方位指揮。然而,他家屋後就是一灣池塘,所有從上而下的水,都經由我家左邊的小巷流向他家,那一段水流湍急。當劃至漩渦口,一個急流瞬間拍翻小「遊艇」,人也摔了下來。

水流湍急的拐口

由於他家大門的朝向東,站在我家的位置觀測不到發生了什麼,只聽見有人高聲且悽厲地驚呼「完了完了」,料想,在這位舅公翻船之際,必定被沖走了一段路,幸好他會游泳,又遊了回來,幾經波折才安全把幾碗面送到了他們手中。

返回時,因為水位太高,沒有好的落腳點,他根本無法再爬上小艇,只好一路推着小艇往回走,此時的水依然淹沒他的脖子。一邊走,他一邊感嘆着「幸好我會游泳」,「我現在可是踮着腳在走路哇」,可知彼時我家門口路面的水深至少有一米七。隔壁鄰居嫂嫂連忙喊話,讓他靠着我家院牆走,因為她家那邊的地勢更低。我們一直目送着這位舅公在水下慢行,不遠處的又一個急流口,一位鄉鄰早已站在水中等候,為的是屆時扶他一把。安全接上後,後面的地勢高一些,這段驚險的患難真情才又圓滿結束。

倒不用擔心水中易觸電,早在洪水來時,為怕有人蹚水,鎮上已經斷水斷電了。不過,接下來,全鎮人民就一夜穿越地球,過上非洲生活了。沒有水,洗漱、上廁所、做飯都變成了一種奢侈。那幾天,我過了一種前方高能的日子,兩天沒有洗漱,上廁所不沖,必要時才舀底下骯髒的洪水上來沖一衝。兩天後,實在是忍不住,我倒了剛剛覆到臉盆底的水,洗了把臉,洗完後,又用水把廁所沖了沖,雖然肯定沖不乾淨,內心想着,好歹能沖淡一點複雜的味道……

手機很快沒電,我一邊在朋友圈和群里播報着實時水位,一邊預告我極有可能過兩天就失聯。遙想沒有手機的日子,真不知道是怎樣的無趣。幸好,第二天水勢退下去了一些,我爹下水為我們找到了一塊充滿電還沒有被水淹的充電寶。那幾天,兩塊充電寶,以及我電腦里的電被我榨取得乾乾淨淨,手機電量仍然告急,只好開了超級省電模式,只保留三四個軟件運行,這才延長了我徹底脫離「人間」的時間。

平日的家門口

洪水淹沒一樓後,街坊鄰里每天站在二樓陽台喊話聊天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搜歷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0/0714/1477115.html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