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陶傑:滙豐磕頭問題研究 7個字1個值1億

作者:
滙豐銀行七成利潤來自中國。假設一年其總利潤一千億,其中這七百億,若以「支持國安法立法」這七個字來交換,那麼一個字就值一百億。其實是健力士人類紀錄。請注意:這七個字不是絞盡腦汁的文字創作,而是照稿宣念。在人類貿易史上未曾出現如此巨大的利益價格交易率。

中國在香港通過「國安法」,並通過香港的政協副主席喝令兩家英資銀行迅速「表態」。

滙豐、渣打、還加上怡和,通通表態遵命。

但這樣就惹火了英美「列強」,覺得這幾家外資如此沒有骨氣,實辱沒了五百年文藝復興以來西方文明於人性勇氣的尊嚴。

但問題是:這幾家英資在中國人社會賺中國人的錢。滙豐在香港的「那麼溫」,Number One,是一名黃皮膚,不得不響應表態擁護。

滙豐銀行七成利潤來自中國。假設一年其總利潤一千億,其中這七百億,若以「支持國安法立法」這七個字來交換,那麼一個字就值一百億。其實是健力士人類紀錄。

請注意:這七個字不是絞盡腦汁的文字創作,而是照稿宣念。在人類貿易史上未曾出現如此巨大的利益價格交易率。

當然,若堅決拒絕聲明,也不一定有事。倫敦滙豐的白人總部可以自行評估風險,賭中國不敢將滙豐驅逐,因為中國需要美元外匯。

然而此一風險評估,責不在於滙豐亞太總部那個黃面孔的CEO,他只負責向洋人每年就亞太業績報告。若堅拒表態,中國採取某些行動,例如下令將全國一百家分行上封條,以防疫為理由,關掉五十家,其實是拋浪頭嚇唬你一下,這位前線CEO必恐懼,此大震盪的責任,落在他頭上,他要飛去倫敦總部董事局解釋。

因此,其實最佳辦法,是這位CEO只向倫敦總部的白人董事局請示。若董事局認為下跪,他就下跪。若英國人董事局說,不,當年貿易戰爭,我國下議院對清國沒收我方鴉片貨物大為憤慨,也表出兵,今日你給我頂住,滙豐香港的頭人就不表態。

然而問題來了:千萬年薪請你做區域的CEO,是要你發揮一點領導專長,還是要你事事請示上級的信差?付給你千萬元年薪,不是要你請示的,倫敦總部的董事會不了解中國政治文化,是否要磕頭,理應由港方總裁推薦(recommend)一個適當的決定。

於是問題來了。香港中環精英十年來喜歡講述哈講MBA之領袖學(Leadership)和危機管理學(Crisis Management),名師名嘴演講,備有全套PowerPoint,一隻鐳射器向白熒幕一道綠光,像美國性格明星米高杜格拉斯的「華爾街風雲」里的角色,說得一套套。

滙豐之表態磕頭,亦可作如是觀。

但當中國這條睡獅據說醒了,一聲咆哮,哈佛MBA課程所謂PowerPoint,似全變成廢話。

這就是香港土著政務官被提拔到「當家作主」之後被前主人彭定康評為非但不合格,還是lamen table的深層次原因。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0/0714/1476902.html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