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李沐陽:病毒有眼睛:俄印疫情為何飆升

俄羅斯的疫情防線是如何崩潰的呢? 普京的三個電話; 共產主義肆虐印度 共產主義侵入印度,主要通過兩種方式。第一是「尼赫魯社會主義」設計了印度經濟體制的基本框架,第二是印度共產黨至今都是印度的重要政治勢力。

俄羅斯印度。這兩個國家都差不多是5月開始,出現病例激增的情況,現在除去中國和伊朗這兩個不透明的國家之外,印度和俄羅斯已經躍升到了全球第三和第四的位置。(大紀元合成)

大家好,歡迎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今天是7月11日,又到周末了。我們今天還是要做周末板塊「病毒有眼睛」,今天要談的是兩個大國:俄羅斯和印度。這兩個國家有兩個共同特點,一個是都與中國接壤,另一個是都差不多是5月開始,出現病例激增的情況,現在除去中國和伊朗這兩個不透明的國家之外,印度和俄羅斯已經躍升到了全球第三和第四的位置。

然後我們還會談到美國最新的一個聲明,警告在華公民中共可能會濫捕。然後還有南方的大洪水和香港立法會選舉投票情況。

香港第三波疫情爆發

不過在談這些內容之前,我想先簡單說一下香港。香港這幾天的疫情情況,有些可疑。

昨天(10日)香港教育局已經宣佈,從下周一(13日)開始,全港學校全部停課。香港衛生防護中心傳染病處主任張竹君直言,這是香港的「第三波爆發」。

香港這波疫情最先是出現在7月4日。從哈薩克斯坦回港的一名機師出現了呼吸道感染病徵。於是他到一個私家診所求醫並接受檢測,結果呈現陽性。然後7月7日,香港通報稱新增14宗,其中9宗是本土案例,5宗不明源頭。7月8日新增確診24例,19宗本地感染,5宗不明源頭。7月9日,新增42宗確診病例,其中34宗屬本地個案,8宗是輸入型。

這是在香港確診的病例情況,其實還有一個情況也需要注意。BBC報導,有一艘貨櫃船的11名船員在浙江寧波被檢測出陽性反應。他們中的9個人在6月24日曾經在香港登船,被批准不用進行檢疫,只需醫學觀察。他們在香港停留期間,被安排在香港荃灣帝盛酒店入住。就是說,他們在香港停留期間,可能被感染了。

6月24日,這個時間點,大家注意一下,正是中共緊鑼密鼓訂立港版國安法的階段。也就是說,這個病毒像是與中共強推惡法同步一樣。

我看到有一種猜測,說香港的疫情大爆發,可能是中共的一個陰謀。意思是說,中共施行了港版國安法之後,英、美、澳和台灣等等都紛紛表示願意接收香港人。而就在各國宣佈這個決定之後,香港的疫情就爆發了。所以網友猜測,可能是中共又一次故意「放毒」,目的是阻止各國接收香港人。

對這種猜測,我沒辦法證實,所以不能下結論。但是根據中共的邪惡勁,這種猜測也不為過,中共的確是什麼都幹得出來。

不過我們也有自己的分析,這個病毒是有眼睛的,它就是衝着共產黨來的。所以中共對香港實行一國一制後,病毒能不到香港去嗎?而且我覺得,那些支持一國一制的中共港共官員們,都有點懸。我們可以繼續觀察。

俄羅斯疫情先輕後重

截止到今天早晨6點,大紀元統計數據顯示,俄羅斯總確診人數是71萬3936人,死亡1萬1017人。而且俄羅斯有兩名政府高官確診,一個是總理米舒斯京,另一個是文化部長奧爾加·柳比莫娃。

其實在中國大陸爆發疫情後,俄羅斯最初的防疫措施是比較成功的。在武漢封城一周後,俄羅斯關閉了與中國接壤的16個通關口岸,並且停止了向中國大陸人士核發電子簽證。而且對來往於中俄朝的火車全面停駛,大幅減少、甚至暫停中俄航班。美國之音表示,俄羅斯針對中國的防疫措施是「最嚴厲」的。截止到3月16日,全俄羅斯確診病例還不到100人。

不過3月下旬開始,俄羅斯的病例就開始增加,4月份出現了激增的勢頭。5月上旬,連續多天,當日新增病例數都上萬。

俄羅斯的疫情防線是如何崩潰的呢?

普京的三個電話

在疫情爆發後,俄羅斯總統普京先後與習近平有過3次通話,雙方都公佈了相關消息。而這三次通話的時間,恰好與俄羅斯的疫情曲線相契合。

這個就有一點意思了,通電話會招來病毒嗎?讓我們來看看這三次通話的內容都是什麼。

兩人的第一次通話是3月19日晚上,中共官媒新華社報導,普京讚賞中國(中共)抗疫的努力。並表示中國(中共)向國際社會「豎立了良好典範」,俄方希望同中方繼續就抗擊疫情相互支持、密切合作,不斷深化兩國全面戰略協作夥伴關係。

我們不能聽一面之詞,尤其是以造假宣傳著稱的中共官媒。查閱俄羅斯總統府官方網站(http://en.kremlin.ru/),找到了相關的英文稿件。沒有看到新華社所說的「良好典範」和「戰略夥伴關係」,但是的確有一句「俄方高度評價中共領導人中國人民抗疫的成果」。

第二次通話是4月16日,新華社報導稱,普京表示一些人試圖在病毒源頭問題上「抹黑」中方,「俄方願繼續同中方加強抗疫等各領域交流合作」。

俄方的新聞稿件說,「雙方互助抗疫是俄中全面戰略夥伴關係的進一步體現。兩國領導人再次確認要在這一領域加強合作。」「普京讚揚俄羅斯的中國夥伴的持續和有效的行動,穩定了該國的疫情。」「他強調,關於此危險的傳染事件不合時宜地指責中國將起到反效果。」

普京與習近平的第三次通話是在5月8日,習近平向普京祝賀蘇聯衛國戰爭勝利75周年。新華社報導,普京提到,「俄方反對個別勢力借疫情指責中國,將同中方堅定站在一起。」但是俄羅斯的文稿並沒有這一部分。

儘管雙方通報的3次通話內容都有出入,但是也可以看出,在疫情問題上,普京是在力挺北京

很多國家都在指責中共隱瞞疫情,造成病毒泛濫,進而向中共追責索賠。但是普京卻做出相反的舉動。雖然他的表態不一定能夠為中共解除太多困境,但是卻為俄國找來了災殃。

從時間線上看,俄國疫情急轉直下幾乎與第一次通電話是同步的。後面的兩通電話,又恰好與疫情再度沖高相契合。三通電話伴隨着三個節點,是偶然的嗎?

俄羅斯「支持WHO

俄羅斯不僅是力挺中共,而且對已經臭名遠播的世衛組織也明確表態支持。

4月28日,金磚國家外長舉行視頻會議。俄國外長拉夫羅夫是這次會議的主持人,他在談到世界衛生組織的時候表示,WHO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工具、匯集了各國資訊的無與倫比的平台。「我們將繼續支持WHO,不管其它國家對它的活動有何評價。」

這次疫情爆發,世界衛生組織的表現,人們已經非常失望。世衛的糟糕表現,讓人們相信它已經完全淪為了中共的傀儡,喪失了本應具有的國際權威性。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也因為多次討好中共,被稱為中共的「譚書記」。

在應對疫情當中,世衛組織成了中共的複讀機,重複着中共的每一個謊言。比如世衛組織顯示根據病毒的情況,對外警告說「有限度人傳人」,但是中共隨後說「人不傳人、可防可控」,隨即世衛組織馬上改口,說「沒有證據顯示病毒會人傳人」。

而世界各國在相信世衛組織的說法後,對在中國發生的疫情,並沒有引起足夠的重視,仍然與中國互通航班,結果造成病毒長驅直入。

截止到目前,病毒傳入了188個國家,確診感染總數高達1244萬5545人,死亡56萬2964人。

世界遭受如此重創,世衛組織是罪責難逃的。這樣一個中共的傀儡組織,卻得到了拉夫羅夫的力挺。拉夫羅夫是俄國外長,在國際外交場合,代表着俄羅斯。換句話說,他的態度就是俄羅斯的態度。

俄中關係由來已久

其實俄中關係也並不是最近才有,而是由來已久。在中共篡政後,當時的蘇聯率先與中共建立外交關係。幾十年的交往中,蘇聯給了中共很多援助。

蘇聯1991年12月26日解體,中共27日就宣佈,承認俄羅斯獨立,將原來的中蘇關係轉變為中俄關係。

1999年,江澤民與到訪北京的葉利欽簽訂了一份議定書,將大片國土拱手送給了俄國。

普京2001年上台後,與中共簽署了《中俄睦鄰友好條約》,確定戰略協作夥伴關係。2010年,雙方再次確認「全面戰略協作夥伴關係」。

2017年7月,中俄海軍在波羅的海首次舉行聯合軍演

2018年9月,中共又派兵,首次參加俄羅斯「東方2018」(Vostok-18)年度軍事演習。

2019年6月5日,習近平到訪莫斯科,與普京一起參加中俄建交70周年活動,並宣佈雙邊關係升級為「新時代全面戰略協作夥伴關係」。這是習近平2013年上台後第八次訪俄,他把普京稱為「最好的朋友」。

中印關係緊張

從這些事實來看,俄羅斯的疫情變化是不難理解的。那麼另一個與中國接壤的印度似乎並不像俄羅斯,最近雙方的關係還非常緊張。

我們先說一下印度現在的疫情情況和眼下的雙邊關係。截止到今早6點,大紀元統計的數字顯示,印度總感染人數是80萬4861人,死亡2萬1776人。

為了因應中共病毒疫情延燒,印度總理莫迪宣佈,從25日零時開始,全境封鎖21天。圖為2020年3月26日,阿默達巴德的民眾在一間商店外等待購物時,站在畫好的圈圈內保持距離。(SAM PANTHAKY/AFP via Getty Images)

如果看現在,中印邊境的緊張局勢幾乎是劍拔弩張,戰爭似乎一觸即發。雙方前不久的衝突,中共一直不公開中方的傷亡情況。從印度公佈的本國死傷數字來看,相當慘重。以此推斷,雙方的衝突應該是很嚴重的。有人甚至把這次的中印邊境衝突稱為「小型戰爭」。

之後印度動作頻頻,先是大規模屯兵到中印邊境,然後封禁了59款中國研發的App程序,停止購買中國電力設備,不加入中共推動的「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莫迪還退出了微博,刪除了與習近平的合影,並且親自到邊境視察。可見中印關係緊張到何種程度。

那麼有人可能會問,中印關係這麼緊張,為什麼印度的疫情還這麼重呢?首先,中印關係緊張只是最近一段時間的事,這不能掩蓋歷史。而歷史事實顯示,印度也是共產主義肆虐。

共產主義肆虐印度

共產主義侵入印度,主要通過兩種方式。第一是「尼赫魯社會主義」設計了印度經濟體制的基本框架,第二是印度共產黨至今都是印度的重要政治勢力。我們分開來說一下,先說「尼赫魯社會主義」。

社會主義因素難以肅清

尼赫魯是印度獨立運動的主要領導人之一,也是印度國大黨的領袖。印度獨立後,他出任了第一任總理,在位時間長達12年。

尼赫魯當時提出,要在印度建立「民主式的社會主義」,就是要在共產主義和資本主義之間,開闢一條中間道路。印度憲法中寫着,印度是主權的、世俗的、社會主義的民主共和國。它的經濟體制是「以資本主義為基礎、以社會主義計劃經濟為主導」,建立大量國有企業,仿照前蘇聯施行五年計劃。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0/0712/1476432.html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