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人物 > 正文

「主席!大權還在你的手裏!」周恩來一句話讓毛起死回生

作者:
周見此,如釋重負,他情不自禁地再次撲到毛先生的床邊,雙手緊握着他的手,淚水奪眶、語音哽咽地衝口而出:「主席,主席,大權還在你的手裏!」哪有一個人會像老周那樣對待垂危的老毛的?人家剛剛緩過來,就說「大權還在你手裏」!這是什麼話?這像什麼話?難道周是不通人情,不懂世故,沒有人性嗎?恰恰相反,周是太懂人情,太懂世故了,尤其是他太了解毛先生的人性了。而周的話又使毛先生興奮地活了下來,大權依然在握的毛先生又折騰了整整五年。

周恩來毛澤東的最後一次握手

自「九一三」以來,毛的健康情況就一天不如一天了。

林彪出逃的那個晚上起,毛就開始發高燒,心肺炎犯了,連續兩個月高燒不退,其中有兩次更是缺氧而昏厥。那特有的大中華的臉龐子明顯瘦削下來,紅光滿面不再,神采奕奕全無,現在灰頭鼠臉,晃如遊魂,靈魂似乎被小林子靨住了。迷夢之中,他屢屢地看見那不知名的荒丘里橫七豎八的躺着九具燒焦的屍體,其中一具只有半個腦袋,卻騰地站起來,化作小林子的鬼魅魎影,還是那熟悉的瘦削的五短身材,還是那一身綠軍裝,領子上也有兩道紅槓子,一頂綠軍帽,帽上也有一顆紅五星,也還是手擎着那本「紅寶書」。所不同的是原來他只敢不遠不近地身後屁顛屁顛地跟着,走在後面的,現在居然卻大着膽子從對面迎上來了;更奇怪的是,他手中的那本「紅寶書」原來只是舉着的,現在卻頻率很高地搖起來了,就像小孩子玩兒「撥郎鼓」似地搖着。那小林子的眉毛越發地濃黑了,濃黑的劍眉下原有一雙精光四射的三角眼,現在卻成了兩個深不見底的黑窟窿,嘴角邊還掛着一抹詭危的微笑,正向他走過來,正向他高喊着:

「還我命來!還我命來!」

小林子的聲音倒是沒有變,依然是那特有的老婦人般的尖嗓門,聲調卻越發地尖了,且帶着歌星般的磁性,尾音也拖得越發地長了。毛聽這聲音太恐怖,拼命地扭頭就逃,可小林子始終在他的前面迎着他,不遠也不近,總是眼看着就被迎到了,卻總也迎不到。回過頭逃跑,卻又在面前了。隨着小林子又一聲尖叫:「還我命來!」毛也大叫一聲,又一次昏死過去了。

這是「九一三」後,毛第二次昏倒,發生在1971年12月的某一天。

此時,在這皇城中軸線上的人大會堂的東大廳,泱泱大中國的總理周正召集着會議。驀地心頭咯噔了一下,一抬眼只見一位中年男秘書走進來說:「總理,你的電話。」周出去接了一個電話,再進門時臉色就灰白了。周揮揮手說:「散會散會!」與會高官們一個個目瞪口呆,心想不知又發生什麼大事了。周也不作任何解釋,已然全沒了往日的鎮定,轉身帶着小跑就往電梯方向趕。衛士長張樹迎走上前去,摻着他的胳膊走進電梯,明顯感到周的身體在一陣一陣地顫抖。

「到游泳池」!周發話,聲音同樣也是顫抖的。張衛士心裏一震,就料定是毛那裏又出事了。周一坐上汽車,尿就失禁了。車子開到游泳池,車門打開了,可雙腿軟得下不了車。於是張衛士和另外的一名衛士將周攙扶了出來,先去側室換下了褲子,自我鎮定了一會兒,端着胳膊進了毛的臥室。

毛臥室的門窗大開着,偉軀平躺在大木板床上一動也不動,臉色發青,嘴唇發紫,仿佛已經嗚呼了,但鼻息間還有一絲遊絲。親愛的老婆小青兒,以及那些文革新貴與新寵,眼鏡張、胖子姚等也全都到齊了,全都面色嚴峻、神色漠然地在遠處一旁靜靜地僵立着,就像海派清口周立波所描述的「打樁模子」一樣。周進去後立即向緊張、焦急的醫生詢問情況,判定病情,這才緊急調來了吸痰器與呼吸機。好大一陣子的手忙腳亂,經過了機器吸痰,經過了人工呼吸,經過了護士按摩,只見毛的臉色漸漸又有了血色,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氣。

周坐在床側,搖着毛的手喊:

「主席,你醒過來吧,這麼大的國家不能沒有你。主席!主席!」

周先生就這樣聲淚俱下地喊着,喊着,一直喊了四十多分鐘,毛先生的呼吸終於漸漸平穩了,眼睛慢慢睜開了,先是無神地望着天花板,繼而混濁的眼珠子開始緩緩地轉起來,他掃描着周圍的打樁模子們。黃泉路上剛剛逛了一遭,嘴裏卻依然還說不出一句話來。

周見此,如釋重負,他情不自禁地再次撲到毛先生的床邊,雙手緊握着他的手,淚水奪眶、語音哽咽地衝口而出:

「主席,主席,大權還在你的手裏!」

我們無限驚訝的就是這樣的一幕戲與這樣的一句台詞。

讓筆者與讀者們,先生與後生們一齊來設想一下,如果是尋常的人家,當一個垂危的病人剛從死神的手裏掙脫出來,周圍的人會有怎樣的表現呢?

一般情況下,親近的人和最親近的人都會走上前去問候和安慰一下:

「您好點了吧?」

「您看上去氣色好多了!醫生說你的病不要緊的,很快就會好起來的!」

「您太辛苦了,需要好好休息,這一階段外面的事你就不要操心了,有我們呢?你就儘管放心地多休息幾天。」

當然,家屬、親戚、朋友中也有情緒激動的,比如那個妻子,假如這是一個琴瑟和諧、相濡以沫的妻子,那她會對她的老公說:

「老公啊!剛才可真把我嚇死了啊。你可不能就這樣撇下我先走啊!你要是走了叫我怎麼辦?孩子們怎麼辦?這個家可不能沒有你呀!」

革命戰友則會對他這樣講:「老夥計,你是好樣的。你可要堅強呀!為了黨的事業,你要堅強地活下去!」

也有的老戰友會對他說:「偉大領袖教導我們說,對疾病的態度是既來之,則安之,心中不要着急,安心養病,讓身體慢慢滋生一種力量。」

各種各樣安慰的、關心的話都會有的,不能一一枚舉。

但是,有沒有人問:保險箱的鑰匙在哪裏?存摺藏在什麼地方?密碼是多少?你可不能將鈔票帶到棺材裏去呀!或許會有,說這種話的人一定是他的不肖子孫,或是早已心有旁屬的妻子。他們巴不得老厭物早點死,好分割他的家產,繼承他的權力,早日當上「董事長」。而那個垂危的病人聽到這樣的話很可能立刻就會再次昏死過去的。

那麼,有沒有人對這位垂危的病人說:

「你放心活吧!保險箱的鑰匙還在你手裏」或諸如此類的話。

想想!再仔細想想!有沒有這號人?

結論是絕對沒有的,人性好的壞的都有,但似乎沒有這樣不通的人性。

哪有一個人會像老周那樣對待垂危的老毛的?人家剛剛緩過來,就說「大權還在你手裏」!這是什麼話?這像什麼話?

難道周是不通人情,不懂世故,沒有人性嗎?恰恰相反,周是太懂人情,太懂世故了,尤其是他太了解毛先生的人性了。

《儒林外史》中有這樣一則故事:家財萬貫的老地主嚴貢生生命垂危了,臨死卻遲遲不肯閉眼,他的心中仍然有他放不下的事。他的床前也圍攏着許多家人,也像「打樁模子」般地豎着,只見那垂危的嚴老先生用盡最後的氣力伸出兩個手指頭在空中亂舞一氣,就是不肯放下來,眾人全都不知道他是什麼意思?這時,只見老先生的二兒媳擠向床前,在眾目睽睽下,她將床頭的油燈輕輕地挪近到老先生的眼前,然後又伸出蘭花指將燃着的兩根燈芯掐滅了一根,再在老先生的眼前晃了一晃。就這樣一個平凡的小動作引起了神奇的結果,那嚴老先生輕輕地嘆了一口氣,手垂了下來,頭一歪。眾人近前一瞧,已是斃了,走得是那麼地安詳!

二兒媳的舉動使嚴先生安詳地死去了。

而周的話又使毛先生興奮地活了下來,大權依然在握的毛先生又折騰了整整五年。

責任編輯: 東方白   來源:共識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0/0712/1476304.html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