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官場 > 正文

一個億元貪官的財富賬本:政協主席的資金來源

偶然看到2020年6月在最高人民檢察院中國檢察網上公佈的一份起訴書。

起訴書的文號是:渝檢二分院刑檢刑訴〔2018〕18號。被告人張曉江,重慶武隆區原政協主席。

起訴書說張受賄4464.8萬元,這不是什麼奇怪的。幾千萬,已經是許多家庭幾輩子都不敢想像的數字,也足以拯救一大批底層貧困戶於水深火熱,但在貪官們的序列里,不過是一隻小蒼蠅。

排不上號。如果允許人民群眾自由吐口水,恐怕群眾們的口水都吐幹了,也還沒有輪到這位張曉江。

我比較好奇的是第二項,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罪。檢察官給張曉江一家算了一筆賬。數字很亂,我花了一點時間,把起訴書的這一部分做成一張表格,大家看得清楚一點:

家庭財產共計1億餘元,也就是說,張曉江是個億萬富翁。這裏有兩個信息很有意思,一是他有5138萬元債權,二是他的房產價值2483萬元。在重慶有2483萬元的房產意味着什麼?在重慶南岸富人聚集地的某個小區,兩千萬可以買到一棟帶游泳池的獨棟別墅;在渝北,根據今天某房地產網站上的掛牌信息,2500萬可以買到一棟這樣的獨棟別墅:

現在再看他的家庭財產收入:

做成表後又會注意到一個有點意思的現象:張曉江參加工作以來,累計工資獎金304萬元,可以說是億元財產的零頭不到。

檢察院已經很貼心地把借貸收息1622萬元也算成合法收入了,但是,他仍然有3529萬元財產無法說明來源。

這就是這份起訴書上告訴我們的信息。但是,如果我們認為這位領導同志所掌握的財產僅限於此,就大錯特錯了。

2018年1月,《中國紀檢監察報》上有一篇來自重慶紀委的文章《剝下面具現原形》,主角就是張曉江。從這裏,我們知道了一些起訴書之外的信息:張曉江所戴眼鏡價值6萬元,喝酒只喝茅台,抽煙只抽中華,衣服非名牌不穿,相機非高檔不玩,連家裏洗鍋洗碗都全部用礦泉水,還違規佔用4輛公車。他長期在濱江新城管委會職工食堂宴請親朋好友,專門聘請廚師製作他喜歡吃的一種面點,一年公款消費紅酒30餘萬元。

一位商人何某某交代說,2009年至2016年,他陪同張曉江出入各種娛樂場所累計花費100餘萬元。這僅是圍繞在張曉江身邊眾多老闆中的一個。

張曉江大量現金藏在並不在張曉江名下的一處別墅的閣樓上。張曉江名下只有1套房產,但他還在國外留學的大女兒名下卻有10餘套房產。

來自公款和行賄商人的消費是如此海量難以計算,張曉江掌握的資產何止億元?對社會財富的消耗何止於一個億萬富翁?

接受紀委調查期間,張曉江的手機里存有大量淫穢視頻,經常收到稱呼其為張教授的定向招嫖信息,發送手機既有重慶本地號碼,也有外地號碼。

在十八大之後,張曉江將辦公大樓內的職工閱覽室改建裝修為 KTV唱歌房,用於喝酒娛樂。為了給一名女幹部解決副處級,張曉江專門增加機構編制,設立黨建辦主任一職。沒過多久,這名女幹部調走之後,他就把黨建辦給撤了。

張曉江生活之腐爛,又何止於億萬?

在重慶紀委披露的信息中,以區領導的身份兼任濱江新城管委會黨委書記,班子成員只有對其言聽計從的份兒,根本不敢監督。在濱江新城,張曉江儼然是土皇帝,他也在懺悔書中自述說把這裏視為私人領地。管委會下屬國企濱江新城開發建設公司,用虛假交易騙取銀行貸款資金6.1億元,該公司職工劉夢潔虛增職工用餐打卡數據,貪污公款100多萬元。

張曉江對周邊生態之破壞,又何止於億萬?

張曉江真實的財產賬本,他吞噬的,他污染的,遠遠不止於起訴書的一億元。我們給他算賬,不能僅僅只有起訴書一個賬本。

在重慶市紀委的一份通報中,張曉江被定性為一棵徹頭徹尾的爛樹。我的問題是:一個生活如此長期糜爛且招搖、擁有財產如此巨大且不遮掩的人,為什麼直到他快退休,才終於被舉報拿下了呢?他身邊的那麼多幹部,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在幾十年的時間長度里,為什麼一個個視而不見、閉口不言呢?

現在我們回到起訴書。這份起訴書是2018年4月12日的,它被公佈是兩年後的今天。我隨後去查了裁判文書系統,發現:並沒有這個案件的一審、二審判決書。網絡上也沒有本案的審結信息。

這是為什麼呢?我們的審判時限規定和司法信息公開規定是如何落實執行的呢?這種拖拖拉拉,與當年那些縱容張曉江的重慶幹部,又有多大本質區別呢?

如果正義是如此習慣於遲到,就必然不是正義。沒有正義的地方,樹會一顆接一棵地爛掉。

正如一位行賄商人所說的,某貪官對於本地來說就是一個核污染源。那麼,如果此言非虛,對於核污染源,我們有什麼好客氣的?

責任編輯: 寧成月   來源:呦呦鹿鳴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0/0711/1475964.html

官場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