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存照 > 正文

溫家寶蘭州大學談話要點 談教育 談專業 談大師 沒提一句黨

今天我沒有深入談教育,我們一家人都是辦教育。老師是一個學校的中流砥柱,是國家的棟樑之才,是一個大廈的棟樑。如果一個學校沒有老師的話就會垮掉,如同一個大廈沒有支柱一樣。我誠心希望,學校要注重培養、愛護和保留一大批有能力的老師。要讓教授甚至院士上講台,哪怕只給學生講一堂課,學生也會銘記一輩子的,終生受益。

溫家寶與蘭州大學校方高層合影。(蘭州大學官網圖片)

(2020年6月14日上午8:45—10:30)

我和蘭州大學很有淵源。一是我愛人是蘭大校友,一是蘭州大學老校長江隆基和我的叔祖是好朋友,還有就是蘭州大學的老領導林迪生副校長和我是老鄉。我調甘肅地質局是79年,一到周末,就騎單車帶孩子到蘭大去,幾乎每周去,還有去附近的舊機場。所以對蘭大有感情。江隆基校長當時是高校級別最高的校長。我在甘肅工作了14年。你們來我很高興,我也很受感動。

…………

我最近對地質科學有三點想法,或者說如何辦好蘭州大學地球科學學院,供你們參考。

第一是地球科學,也就是學院名稱的前半部分,一定要搞系統地質學,或者叫系統地球科學。什麼叫系統地球科學,就是上到地球和宇宙的聯繫,包括太陽系,包括地球和各大行星的關係,因為地球的許多演變都離不開太陽系,離不開宇宙,所以這個要納入講學的範圍。不要像我們那個時候一開始就是地質,要有一定的時間給學生介紹宇宙、介紹太陽系、介紹宇宙和太陽系與宇宙的關係。

系統地球科學還應該研究地球的內圈層和外圈層。地球的內圈層包括地核、地幔、地殼,地球的外圈層包括岩石圈、生物圈、大氣圈、水圈。如果再細分,光一個水圈還分為液態水、氣態水、固態水,就我們現在已知的,液態水僅在地球範圍,別的星球似乎也有冰。過去地質的概念太窄小了,只研究地殼。我們不僅知道地球表面的現象都和地球有關。如果氣候變化僅從人的工業活動看就小了,如果從地質演變、地球演變看,從地球與大氣的關係來看、從大氣層的變化來看,那就不一樣了。這是人類很關注的一件事,也是爭議很大的一件事。這是講圈層構造。

每一項還值得仔細研究,比如剛才說"水系",固態水、液態水、氣態水,他們各自的特徵和相互關係。比如,地貌,可以使學生知道地理和地質的關係。過去叫地理地質系,這是對的。西南聯大的話,叫地理地質氣象系,劉東升上的就是西南聯大地理地質氣象系,因為大氣圈也屬於地球的外圈層。要加強地學相關學院的聯繫,這個學院要懂得大氣層的變化,懂得氣候的變化,那個學院也要懂得氣象也受地球的影響,地球的影響是相當大的。生物層,就涉及到植物、動物和人類。而植物、動物和人類又和地球及環境分不開的。所以,學院一定要研究系統地球科學,而不能像我們那時候只研究地殼、岩石圈。

其次是學院的後半部分,就是它的應用。現在提資源或者礦產資源,面小了。地質的應用,雖然資源還排在第一位,但已經不是為人們最為關注的問題了。人們現在關注的是生態,包括目前的疫情,要關心大氣圈、生物圈,關心氮的含量為什麼會增多,關係氣候的變化。我是2010年到的冰川凍土研究所(後來改為寒旱所),看望施雅風先生,他和我談到,他和許多科學家都感到西部雨水多了,而且推測還要多。這將給西北帶來有利也有弊(的影響)。所謂利,就是乾旱狀況會減輕;所謂弊,就是冰川將會減少。而自古以來,養活河西走廊的,主要是冰川,祁連山的冰川。所以才會形成石羊河、一直到疏勒河這些大的河系,河西走廊就是這樣過來的。這些,地質學都要研究。地球的外圈層就包括大氣層,而大氣層光從氣象角度研究不夠,還得從地球和宇宙的關係來研究。所以,應用當中光講礦產資源,狹隘了。還包括氣候、地理,地理是一門科學,是人們現在賴以生存的,人們現在看到的、用到的、經歷的一種現實的東西,地球深處的東西是觸摸不到的。所以,我跟孩子們講,很多時候是講地理和地質的關係,實際上是講地球表面和地球深層的關係,是講地球表面、地球深層和宇宙的關係。還有一個,就是應對地質災害,是我們面臨的最大的現實問題,包括地震、滑坡、泥石流、包括海嘯等等,這些還經常發生,這兩天日本、拉美都在發生。就礦產資源來講,過去,建國以後我們面臨建設。建國前,先輩們搞地質,因為國家貧窮,需要資源,把很多注意力都用在找礦上,包括學地質的魯迅先生,李四光、丁文江。南開中學出了很多名人,圖中畫了130多個人,我數了一下,地質的就7個。其中就包括袁復禮、劉東升,很多名人在其中。當時很多到西南聯大的,包括我的老師馬先生,開始都不是學地質的,都是感覺到國家缺資源,西南聯大周邊有許多礦需要探測,有很多人從物理系、其他系都改為學地質,不像現在對地質這麼瞧不起,那時候都是些拔尖的學生學地質。當時他們一心一意為找礦,但現在經濟發展到這種程度,礦產依然重要,比如稀土,中美交惡很重要的在稀土資源。我在30年前就指出,中國掌握90%以上的稀土資源,特別是重稀土(重稀土主要在江西、輕稀土主要在包頭)。特別是釔族元素大部分在中國,現在又要限制放射性元素,和原子能有關的元素,目前還夠用,但不繼續探測不行。時代不同了,礦產資源除了開發利用之外,還有合理利用和保護的問題。人們不僅關注礦產,還關注氣候變化、自然災害。所以,我說的第二段話,就是全面的、完整的合理保護、開發和利用自然資源。

三是要充分認識、充分運用大西北廣闊的地質條件,地球研究的有利條件。當然,甘肅十分重要。你們背後、你們前面都各有一個大課堂。背後那就是所謂祁連山,前面就是北山、龍首山、戈壁灘,騰格里、巴丹吉林,這些都是我跑過的,但是我當時很遺憾。我在祁連山主峰跑了6、7年,沒見過蘭大的實習生。都是北京大學、清華大學、北京地質院的學生在跑祁連山,你們應該把學生帶到祁連山,那裡是地質實習最好的地方。

我還想講的一點小的意見是,蘭州大學是綜合性大學,我一貫主張,學文的要學點理工、懂點自然科學,學理工的一定要懂點文學和藝術,這是錢學森同志一直講的。他會畫畫、懂音樂,他發表的第一個音樂作品都刊登在舊社會的音樂刊物上,他畫的畫都流傳在境外,要都要不回來。李四光是中國第一部小提琴曲的譜曲者。丁文江那些人的文章都不得了,接近魯迅的水平。所以一定要建文理兼容的綜合性大學。特別是學地質的,文學好的還是不少的,我在文學上下的功夫不比地質小。學地質的人文筆好的人相當多,可能因為他需要描述,他的胸懷很大。

今天我沒有深入談教育,我們一家人都是辦教育。老師是一個學校的中流砥柱,是國家的棟樑之才,是一個大廈的棟樑。如果一個學校沒有老師的話就會垮掉,如同一個大廈沒有支柱一樣。我誠心希望,學校要注重培養、愛護和保留一大批有能力的老師。要讓教授甚至院士上講台,哪怕只給學生講一堂課,學生也會銘記一輩子的,終生受益。學校的書記和校長,要做好終生做教育的準備,在學校待一天就要忠心耿耿地為辦學、為教育、為人民努力工作。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光傳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