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三峽大壩真危了! 剛剛發生2件大事 三峽大壩是國際放棄模式

—中共竟停報三峽大壩進庫水流量 長江主汛期未到當局就不得不 三峽大壩是國際放棄模式

長江上游水庫群是中華民族大劫 長江提早4天進設防水位 長江流域暴雨還要下10天 山體滑坡泥石流隨時發生 三峽大壩建成下遊動輒被淹  高壓電線掉入水中結果... 中國百姓互助救人 黃萬里解析三峽大壩隱患

第1件大事 汛情緊急,長江漢江至少提早4天進設防水位

中共武漢市防汛抗旱指揮部6月30日上午發出通報稱,上午7時,長江漢口站水位進入25米設防水位;8時,漢江新溝站水位達26米,也進入設防水位。

最新數據顯示,6月30日中午12時,漢口站水位已經達25.10米。

此前,中共氣象和水文部門預測稱,預計7月3日長江漢口站水位將漲至24.85米。但長江漢口站水位目前超過25米,比預期至少提早4天進入設防水位。

武漢市防洪水位分為三級,以武漢關水位漢口站為基準,分別為設防水位25.00米,警戒水位27.30米,保證水位29.73米。

設防水位是指在汛期江水漫灘或到堤腳時的水位;當洪水到達這一級高度時,標誌這一地區堤防將開始出險,並隨着水位的持續或上漲,險情將增加,需做好搶險的人力和物料準備。

當洪水水位達到保證水位時,說明堤防工程已處於安全防禦的極限時期,防汛進入緊急狀態,堤防隨時可能出現重大險情。

第2件大事 主汛期未到 三峽大壩史上最大泄洪 當局不得不...

最嚴重的是,此時長江尚未到達7月下旬和8月上旬的主汛期。

中國已經有26個省市近期受到洪水災害,一千多萬人受災。湖北宜昌連遭暴雨襲擊,加之上游三峽大壩、葛洲壩泄洪,導致下游宜昌市被淹,多人在水中觸電身亡。

6月29日,浙江、安徽、湖北等11省仍有大到暴雨。

7月2日起四川盆地到長江中下游地區還有一次強降雨。

宜昌當地民眾6月28日接受大紀元採訪時都表示,這是三峽大壩和葛洲壩泄洪所致。導致下游第一個城市宜昌市被淹,街道上的水洶湧而下。

而中共官方聲稱是「發電」,直到昨天29日下午才宣稱,三峽大壩進行了今年以來首度泄洪。而近三峽集水區恐迎來新一波洪水!

其實,中共新華社此前就報道,三峽水庫已經泄洪。阿波羅網也做了新華社這個報道的截圖。

 

新華社6月8日報導,當日17時,三峽水庫水位消落至144.99米。共消落水位約30米,騰出防洪庫容221.5億立方米。阿波羅網8天前獨家報道:三峽水庫已泄洪庫容相當於1550個西湖。【詳情請點擊鏈接:三峽大壩/ 「十分危急每天都在惶恐中」 其實拆起來不費(有視頻)】

三峽大壩建成下遊動輒被淹 湖北高壓電線掉入水中結果...

湖北襄陽暴雨成災,水流穿越街道。高壓電線掉入水中,一走在大街上的年輕女子觸電身亡。在一段視頻中,一名打傘女子被洪水沖走,剛好一名在數米之外的男子上前營救:「有人淹了,趕快來救人。」據網民說,當地已發生多起觸電身亡事件。

湖北宜昌城區水深超過一米。(推特圖片/喬龍提供)

湖北宜昌城區水深超過一米。

居民出門需要划船。(推特圖片/喬龍提供)

居民出門需要划船。

江蘇維權人士張建平對自由亞洲電台說,自從三峽大壩建成之後,下遊動輒被水淹:「現在回想起來,有些專家當時反對建三峽大壩是完全有道理的,三峽大壩建成之後,它根本起不到防澇抗旱的作用。當時我們都認為這個大壩應該起到這個作用。本來梅雨季節15天,現在等於來一次返流,梅雨倒流,一旦反流就要又來15天。」

農民出身的張建平說,他在年輕時也曾遭遇大暴雨,但未見過現在這種災害:「說老實話,我年輕的時候在農村種田,梅雨季節下大雨,比現在大多了,我記得根本就淹不了,因為我們這裡靠着太湖。現在你看,動不動就淹。如果不淹水,那一年肯定是乾旱年,旱得不得了。」

長江流域暴雨還要下10天 中國百姓互助救人

網友Cindy發表的視頻顯示,抱孩子的女子被洪水沖走,三個男孩子去救她們。很多中國人骨子裡的善良還在,這就是希望。 中國人≠中共。

中共中央氣象台6月30日6點繼續發布暴雨藍色預警:預計,當日8點時至7月1日8點,四川盆地南部、雲南東北部、貴州大部、廣西西北部、湖南中部、江西西部和東北部、福建北部、浙江南部等地的部分地區有大到暴雨。

受江淮氣旋影響,6月底至7月初,長江上游、江南、黃河、淮河南部將面臨新一輪強降雨。

預報強調,新一輪降雨的區域與6月底這次降雨的區域有所重疊,部分地區降雨量較常年平均值多1至2倍。

預計未來10天,主雨帶主要位於四川盆地到黃淮、江淮、江漢以及江南北部地區,尤其是貴州重慶、湖北、安徽等地累積雨量持續攀升,須防範洪災發生。

山體滑坡泥石流隨時發生 長江水文網不報進庫水流量

水利地質專家提醒,長江流域6月初起已經歷5輪強降雨,三峽大壩蓄洪能力已經到了極限。由於上游強降雨攜帶泥沙奔流而至,水庫滿水,河流水位到達臨界水位,土壤含水量大、多半都成了泥水,山體滑坡泥石流在暴風雨中隨時發生。

推特網友發現,29日起,長江水文網已經不再顯示三峽和丹江口的入庫流量。

外界分析認為,如果三峽入庫流量長時間高於防總要求的3.5萬立方米/秒下泄流量,意味着三峽水位將不斷上漲,必然引發潰壩的擔憂,否則只能加大三峽的下泄流量,那將給大壩下游地區造成巨大的壓力,因此中共官方陷於兩難境地,索性不再通報相關信息,以免泄露「機密」。

 

 alt=

中國重慶市黔江區暴雨過後,人們觀察到遭受洪水襲擊的卓水古鎮河流的水位上升。(2020年6月28日)

 alt=

中國安徽合肥的民眾在被洪水淹沒的街道上過馬路。(2020年6月27日)

黃萬里解析三峽大壩背後隱患

已故中國著名水利工程學專家黃萬里,發表於1986年1月的《論長江三峽建高壩的可行性》一文,具體解析三峽大壩背後的隱患。

圖:黃萬裏手書:再次呼籲請將正在修建的長江三峽大壩即日停工,此壩永不可修!

他說,「如果建成三峽高壩並蓄水後,長江重慶段水位將變得十分平緩,從上游金沙江和四川巴蜀盆地各江中運移進長江的礫卵石河床料將形成水下堆石壩,同時水中懸沙也會更多地沉積下來,結果不僅將堵塞重慶港、斷絕航道,而且會在洪水到來時抬高水位,壅及上游合川、江津一帶,淹沒低洼地區,危及數十萬人口的安全,其後果可能十倍於1983年7月底陝西安康漢水泛濫造成的慘絕人寰之災情。」

阿波羅網有一個圖集共有48張大圖,是三峽大壩還沒建成時的罕見照片,簡直是人間仙境,如今已經是美景不再。請點擊這個鏈接來一飽眼福:https://hk.aboluowang.com/2020/0626/1469516.html

名作家:長江上游水庫群是中華民族的難逃之劫

 alt=

著名作家、長期關注研究生態的鄭義,近日在自由亞洲電台撰文說,中國建水庫已達瘋狂之程度,1995年數字是8.5萬座,佔世界水庫總數的一半以上,現在據說有9.8萬座,接近10萬了。不僅僅是數量超高,而且往往在一條河上搞「梯級開發」,造成數百條河流不同程度的斷流。祖先遺留給我們的河流,全被這些混蛋毀了!新的名稱是「水庫群」。

官媒浪漫地宣稱:「從長江中游溯流而上,能見到幾十座具有防洪功能的大型水庫遍布干支流水脈,鱗次排開。這是近幾十年來,中國水利建設在長江上中游史詩般的呈現。……多年來,長江防總統籌協調長江上游水庫群,結成一條水庫生態鏈,奏響了一曲互利多贏的『合奏曲』,惠及長江全流域。」

鄭義表示,生態平衡是經歷了億萬年的自然調整逐漸形成的,人為的干預,以工程措施解決生態問題必定造成更大的災難。這跟市場經濟計劃經濟的道理一樣:市場、價格是自然形成的,天然合理;政治權力、那些自以為是上帝的人一旦介入,必定是災難。

水庫群不出問題則已,一出問題必然是毀滅性的。不要忘了,1975年板橋、石漫灘水庫群60多座水庫相繼垮壩潰決的大慘劇。包括三峽在內的長江上游水庫群,總有一天會給中華民族帶來一場亘古未有的浩劫。【詳情請見:鄭義:長江上游水庫群是中華民族的難逃之劫

專家:三峽大壩建設是一種被放棄的模式

王維洛表示,在執意建設三峽工程的問題上,中國沒有跟上發展理念的更新換代。

20世紀40年代,美國利用大型水電設施推動一個區域的經濟發展,比如田納西水域的發展規劃是當時在世界上被採用的一種發展模式。

但到了20世紀60年代,由於埃及阿斯旺大壩的建造所帶來的諸多問題,世界上的科學家就開始反思,是不是我們走錯了路?從那時開始,大壩建設漸漸成為一種被邊緣化、被放棄的模式。

大壩建設最後所要付出的代價大於其帶來的收穫,這用德國人的話來說,就是種「浮士德的交換」。浮士德是歌德的小說《浮士德》中的主人翁,他通過出賣靈魂去和魔鬼交換各種他想要的東西。這種交換就是付出大於收益的交換。

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