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對比 > 正文

袁斌:一個不愛你的國家 值得你去愛嗎?

作者:
據紐約時報報導,截止4月2日,共有140多萬中國留學生生活在國外,其中近三分之一在美國。許多人在2月或3月沒有着急回家,因為國內的病毒疫情看起來更糟。還有些人想完成這學期的學習,而不是回家忍受痛苦的時差上網課。有些人則聽從了中國政府的指示,保護好自己,但要留在原處。後來,疫情大流行,襲擊了全世界。中國航空監管機構開始限制外國航空公司飛往中國的頻率。

一名滯留泰國無法回到中國的華人男子手持中國護照嗆聲中共戰狼泄憤。有知情網民表示,這位男子疫情期間想回中國大陸,但是拿不到降落許可。(視頻截圖)

戰狼2》2017年上映後,被中共熱捧為愛國主義代表作,也受到了成千上萬小粉紅的追捧。

這部電影最有名的莫過於結尾:中國老兵在非洲國家揮舞國旗的長鏡頭結束後,只見一張紅色中國護照的背面逐字打出了這樣一段話:「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當你在海外遭遇危險,不要放棄!請記住,在你身後,有一個強大的祖國!」毫不誇張的說,這個場景、這段話曾讓無數小粉紅激動不已,其中就包括成千上萬的海外中國留學生

但諷刺的是,現實完全不是這麼回事!

「真實的世界裏,沒有戰狼來救我,」這是一位在日本留學的小粉紅不久前在微博上發出的感概,也是千千萬萬海外小粉紅在這次疫情中的共同感受。

紐約時報最近的新聞「『我愛的國家不想讓我回來』:被困海外的『小粉紅』」,真實的報導了他們的遭遇,讀後令人唏噓。

報導中提到了一位在美國中西部某大學就讀的中國留學生,他的英文化名叫詹姆斯‧劉,今年21歲。詹姆斯‧劉一直認為自己是個愛國者,用他自己的話說,「我是真正的小粉紅」。他說的一點不錯。

在中國的「國慶日」,詹姆斯‧劉曾哽咽着觀看了閱兵儀式;

他看《戰狼2》,曾看的熱血沸騰;

他曾譴責香港的民主抗議,認為那是分裂中國的企圖;

特朗普總統將冠狀病毒稱為「中國病毒」後,他曾在Twitter上糾正使用這個詞的人;

當中共在網上受到批評時,他真誠的為它辯護。

可結果,當疫情爆發和蔓延後,他想要儘快回到他一直捍衛的祖國時,詹姆斯‧劉卻發現,「我愛的國家不想讓我回來。」

4月初,詹姆斯‧劉花900美元買了一張達美航空(Delta Air Lines)6月份飛往上海的機票。後來,由於中共當局限制美國航空公司,達美航空的航班被取消。

票價上漲了。他的一個朋友花1萬美元買到一個經濟艙座位。詹姆斯‧劉對自己第一份工作的月薪預期只有1000美元多一點。在美國讀書已經花了他父母很多錢。

在那之後的幾周里,詹姆斯‧劉睡不好覺,每天只睡五六個小時。他加入了交流航班信息的聊天群。他發現4000美元一張的票價在當時是比較合理的價格,但要通過紐約墨西哥城和東京轉機。他的母親否決了這一計劃。太多轉機會增加他接觸病毒的機會。

那段時間,在社交媒體上看到許多針對像他這樣的留學生的批評時,他覺得自己像是「被人狠狠揍了一頓」。他對採訪自己的紐約時報記者吐槽說:「你能想像一直堅定的信念突然有一天有人告訴你:其實事情並不是這樣的?」

最後,他訂了一張從洛杉磯飛到韓國首爾的票。價格:2500美元。

黛西‧冷(英文化名)是中國派往阿拉巴馬州特洛伊大學(Troy University)的大三交換生,今年完成了學業,她的境遇和詹姆斯‧劉極為相似,被困在美國回不了國。她在微博上寫道,她真心愛國,也反對過那些膽敢「抹黑」中國的人。但由於政府的限制,她的四次航班被取消,她很沮喪。「心都涼了」,還加上了一個心碎的表情。

據紐約時報報導,截止4月2日,共有140多萬中國留學生生活在國外,其中近三分之一在美國。許多人在2月或3月沒有着急回家,因為國內的病毒疫情看起來更糟。還有些人想完成這學期的學習,而不是回家忍受痛苦的時差上網課。有些人則聽從了中國政府的指示,保護好自己,但要留在原處。後來,疫情大流行,襲擊了全世界。中國航空監管機構開始限制外國航空公司飛往中國的頻率。中國的航空公司有飛往海外的航班,但承載能力有限。就這樣,絕大多數中國留學生(這當中有許多就是像詹姆斯‧劉和黛西‧冷這樣的國際小粉紅)被祖國硬生生擋在了國門之外,有國歸不得。中國就像一個美麗但無法觸及的夢。與此同時,像印度這樣不那麼富裕的國家,都在組織受困公民的救援。

不言而喻,疫情下被祖國拋棄的這種特殊遭遇勢必會讓詹姆斯‧劉和黛西‧冷以及更多的國際小粉紅們,重新審視他們之前信奉的那套中共灌輸給他們的愛國主義價值觀。希望他們能靜下心來認真的想一想:「一個不愛你的國家,值得你去愛嗎?」

責任編輯: 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