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國際新聞 > 正文

朝鮮「翻臉」始於開往河內的列車

2018年4月27日在板門店舉行的韓朝首腦會談晚宴現場,朝鮮魔術師將5萬韓元紙幣變成100美元紙幣,令文在寅總統笑得前仰後合。而最近朝鮮接連做出爆破韓朝聯絡事務所等一系列挑釁,令人擔心韓朝關係是否也會淪為金正恩國務委員長一場虛幻的「魔術表演」。

金正恩兄妹和文在寅政府反目的台前幕後

金與正日前針對韓國政府發表了大量措辭粗暴的刺激性言論。6月17日,勞動黨第一副部長金與正發表談話,在篇幅長達7張A4紙的長篇大論中用充滿抱怨、誹謗甚至詛咒的語言嘲諷文在寅總統「所作所為令人噁心,這副德行不忍獨自欣賞」。高層脫北者表示,這些措辭「體現了金正恩兄妹的恨意」。面對這一情況,一直在朝鮮問題上表現出極端忍讓態度的青瓦台也無法繼續無動於衷,當場駁斥朝鮮「發言無禮且行為愚蠢」(國民首席溝通秘書官尹道漢)。金與正兩年前以平昌冬奧會特使身份訪韓並擔任哥哥金正恩國務委員長「和平使者」的形象已經不見蹤影。儘管金與正將炮口最早瞄準「反朝傳單」,但鑑於反朝傳單事實上並非最近才出現的問題,分析認為,朝鮮此次變臉,背後必然存在更為深刻的原因。那麼,韓朝關係是從何時開始出現問題的呢?

「在開往河內的專列中,金正恩委員長前後三次給首爾打來電話,反覆向文在寅總統和青瓦台確認華盛頓的談判戰略和態度,再三詢問『是不是只要朝鮮同意廢棄寧邊核設施就可以達成協議』」。

了解幕後情況的一位朝鮮問題專家透露了以上情況,認為韓朝關係出現裂痕的時間是去年2月份前後。2018年6月新加坡第一次朝美首腦會談時,金正恩委員長在與川普總統會談過程中取得意料之外的勝利,因此對河內第二次會談抱有很高期待。在此過程中,先後與金正恩舉行過三次首腦會談的文總統以「仲裁者」身份自居,向朝鮮介紹了韓國通過韓美聯繫渠道了解到的美方準備情況。

然而到了談判桌上,情況卻與預想大相逕庭。川普總統向朝鮮提出「寧邊+α」的要求,並當場離開談判桌飛回華盛頓,稱「金正恩似乎並未做好談判的準備」。這對於從平壤乘坐火車奔行3800公里、耗費60多個小時來到會談現場的金正恩來說,可謂奇恥大辱。

「哥哥遭到兩次羞辱」

兩個月後,金委員長在平壤的最高人民會議上譴責文總統是個「愛管閒事的仲裁者」。當年6月末在板門店舉行的韓朝美首腦會晤中,金正恩在面對川普時滿面笑顏,對文總統則一臉信不過的表情,釋放出排斥信號,僅偶爾露出尷尬的微笑。不久後,文總統發表8·15致辭,提到「2032年首爾平壤合辦奧運會」和「2045年統一」的設想,引起了朝鮮的極大反應,當時朝鮮諷刺文總統的致辭「煮熟的牛頭聽了都要仰天大笑」。也是在這個時候,首爾與平壤的熱線開始斷開,朝鮮開始公開表示「無意與南韓當局對話」。

朝鮮從去年開始在譴責韓國時曾多次要求韓國「為自己犯下的錯誤進行反省和謝罪」,而當時韓朝在明面上並未發生任何矛盾,導致不了解內幕的人紛紛感到疑惑,不知韓國犯下了什麼錯誤。對於這一情況,多位做朝鮮情報工作和參與韓朝經濟合作的相關人士透露,「朝鮮當局認定文在寅總統應該為河內會談的無果而終負責」。一位相關人士透露,「在國外見到的朝鮮官員曾說,朝鮮最高尊嚴因為聽信文總統的話而丟盡了臉」。另一位相關人士透露,「北京的朝鮮統戰部官員曾表示,下次見到卓賢民(青瓦台禮賓秘書官)一定不會善罷甘休」。也就是說,朝鮮當時堅信河內會談一定會談出成果,並根據韓國當局和卓秘書官的建議準備了慶祝活動,結果卻竹籃打水一場空。

值得關注的是,勞動黨第一副部長金與正將文在寅總統、青瓦台及韓國政府稱作「叛徒」。金與正曾在6月13日的談話中表示,「應該讓叛徒和垃圾統統為自己犯下的罪接受懲罰」,這就意味着她比起肇事者「垃圾」(指的是散發反朝傳單的脫北者)更討厭袖手旁觀的「叛徒」。金與正在4日也說過,「比起作孽的人,更討厭裝作視而不見或挑唆他人的傢伙」。據朝鮮消息人士分析稱,金與正已經從河內會談開始累積不滿,再加上5月底反朝傳單事件的再次發生,兩件事情「讓哥哥很沒有面子」,於是開始親自出面。

從目前來看,6月以來妹妹金與正展開一輪又一輪的進攻和並與韓國對抗的情形,暫時被哥哥金正恩踩下了剎車。23日,主持召開勞動黨中央軍事委員會的金正恩下令暫緩對韓軍事行動。朝鮮在發動挑釁的同時,精打細算做好了階段性規劃。雖然金與正出面擔任主攻手,但實際的軍事行動卻由總參謀部來決定,再加上總參謀部的決定還需要得到中央軍委的批准。金正恩本次召開的不是中央軍委的「全體會議」,而是「預備會議」,這就意味着朝鮮給自己留下了隨時可以取消暫緩措施或改變立場的餘地。

根據推測,朝鮮當初可能將炸毀開城韓朝共同聯絡事務所定為最高水平的威脅和挑釁,也有可能在準備對韓散發傳單或重啟邊境宣傳廣播的過程中觸礁。此前,朝鮮抱怨說由於對朝制裁連印製課本的紙張都沒有,而近期卻印出了1200萬張彩色傳單,想必朝鮮為此也吃了不少苦頭。

沒有紙印製課本,卻印出1200萬張彩色傳單

可能朝鮮內部已經判斷,用可聽距離只達3公里的舊擴音器來對抗23公里外還能聽到的韓方對廣播,可能得不償失。更何況在吹南風(韓國→朝鮮)的夏季,公開宣佈要對韓散播傳單就更是「昏招」。近期,韓國國民的對朝輿論也在趨於惡化,再加上由於新型冠狀病毒肺炎(COVID-19)疫情持續蔓延,朝鮮也再度進入緊張狀態。值得關注的是,金正恩有史以來第一次以視頻會議的方式主持了中央軍委。

現在起接下來才是關鍵時刻。金正恩暫緩軍事行動計劃的舉措雖然出手較晚,但值得歡迎。不過,我們決不能就此事不了了之。韓朝共同聯絡事務所是韓方投入了170億韓元稅款的韓朝交流合作象徵,而金正恩和金與正兄妹毫不留情地把它給炸毀了。這些肆意妄為的戰略方向就應該受到斥責,也要防止類似事件再次發生。這些舉動與他們父親金正日國防委員長曾經沒收和凍結金剛山會客所不是一個級別。即使有不滿,也應該拿到談判桌上解決,粗俗言辭和炸毀樓房既不是外交戰略也不是什麼對韓舉措,而是野蠻行為。

韓國的某些政界人士把金與正威脅要撕毀軍事協議或炸毀聯絡事務所的談話樂觀地解釋為「想要和我們對話」的積極信號。這不僅惹怒了不少國民,也被朝鮮怒罵「聽不懂人話」,希望這些政客接下來最好閉上嘴。對平壤的單相思早已過時,朝鮮已經正式公佈將統一戰線的工作轉為「對敵工作」。另外,作為金正恩的代言人兼二把手的金與正針對文在寅政府已表示「敵人就是敵人」,這些言辭都清楚地記錄在朝韓關係史冊上。

朝鮮也宣佈韓國的「半島司機論」無用

所謂的對朝專家也要轉換思維。文在寅政府曾在河內朝美首腦會談之際,帶頭說「朝鮮讓出寧邊設施是大刀闊斧的無核化措施」,緊隨其後一些御用專家立馬幫腔政府說,「寧邊占朝鮮核設施的80~90%,有可能佔全部」。據說,如果目前在文在寅政府中保住部長、安保室長、國情院長和主要國家的外交大使等重要職位,那麼接下來至少2年可以安享權力的溫室,因此教授、博士、研究員等學者都忙於選邊站隊和爭相趕搭「權力」末班車。眼下只顧着自己「飯碗」的學者更不可能做出準確的分析、展望、對策等成果。

文在寅政府剩下的2年將成為決定朝鮮半島命運的關鍵時刻。政府應該根據冷靜的對朝認識和發展藍圖,為促使金正恩體制實現無核化和改革開放出謀劃策。本次事件帶給我們的教訓是,盲目迎合朝鮮的口味或隨聲附和的交流與會談方式等於「空中閣樓」。韓國國民有理由知道,朝鮮到底為什麼拿文在寅總統2018年9月訪朝時在15萬平壤居民前發表的演講抱怨不停,連平壤冷麵店玉流館的廚師也出面挖苦韓國總統。圍繞韓朝、朝美首腦會談的各種疑惑和雜音,當時負責首腦會談幕後事宜的韓國安保室長鄭義溶和國家情報院長徐薰應該給國民一個交代。作為吃國家飯的人,如果是朝鮮無理取鬧,那應該理直氣壯地追責到底,這才是真正的「為民服務」。

最糟糕的是,讓朝鮮最高領導人兄妹誤認為大韓民國總統和政府是可以任意擺佈的對象。2018年新年伊始,儘管朝鮮發起了進行第六次核試驗和試射洲際彈道導彈(ICBM)等一系列挑釁,但我們被朝鮮新年賀詞中的一時柔和以及派遣特使參加平昌冬奧會的意願所迷惑了。我們絕不能再重蹈覆轍。如果說朝鮮只有一個「最高尊嚴」,那麼我們要堅定不移地說韓國有5178萬個有尊嚴的國民。我們已經受夠了讓人眼花繚亂的與朝共舞。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韓國中央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0/0627/1470276.html

國際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