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文集 > 正文

何清漣:2020大選主題激變 美國處於十字路口

作者:

2020年6月20日,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在俄克拉荷馬州塔爾薩(Tulsa)的博克中心(BOK Center)的競選集會上發表講話。

我經歷過2016年美國大選,特別關注圍繞2020美國大選正在發生的一切,發現今年美國選民面臨前所未有的政治險境,部分人已經意識到,但更多的人沒有意識到這點。以前的選票投給誰,只不過是稅負高低、福利多少、是否接收非法移民、是否贊成同性婚姻、性別多元化等等。

奧巴馬擔任總統八年期間,美國經歷了巨大改變,最後這位總統用毒品除罪化與男女同廁令戲弄了保守派選民,2020年美國大選主題成了回歸常識還是沿着奧巴馬的道路狂奔。

川普這四年執政道路上滿是荊棘陷阱,但美國在回歸常識上頗具成效,按照民主黨眾議院議長南希·波洛西的說法,如果讓川普再干一屆,美國再也不能回到民主黨希望的方向上去了。

也因此,民主黨傾全黨之力,集結了國內國際社會所有反川力量在合圍川普,其中有些手段太過操切,讓中間派選民瞠目結舌。就在這白熱化的黨爭過程中,2019年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提名戰時的所有主題全都出局,以前大選的例牌,發展經濟與社會分配孰重孰輕、各族平權、是否應該大量接收非法移民、LGBT性別多元化等全都出局,變成美國人的價值觀與生活方式存廢之爭,儘管兩黨都未宣布,但事實卻是如此。

選擇生活安全,還是生活在Defund Police的恐懼之下

本次不少民主黨州宣稱Defund Police之後,凡BLM與Antifa所到之地,警察退出。這些州全成了犯罪肆虐之地,且不說西雅圖那個號稱自治的CHAZ國裏面兩度槍擊案與內部每天發生的各種暴力,就說只宣稱要「警察改革」的紐約(沒敢說全部取消警察),今年以來的刑事犯罪案件數量非常驚人。

從1月到5月30日,汽車劫車率上升了45%,凶殺案上升了60%,縱火案上升了58%,盜竊案上升了28%。與2018年的最低點相比,暴力犯罪總體上高出16%,財產犯罪高出20%。6月還未結束,兩組數據讓人看到紐約正在變成犯罪之城:自6月1日到7日晚間,該市共發生13起謀殺案,40起槍擊案件。而2019年同期僅發生了5起謀殺案,24起槍擊案件,是自2015年以來的最多的一周。

6月20日晚間至21日清晨短短九小時內,再發生多起槍擊案,導致八人中槍,其中一人死亡;被媒體稱為「地獄九小時」。市警察工會指責,這是市府推行的政策「放棄公共安全的後果」。

美國是地方自治,各州由各州民選行政長官負責治理。在BLM鬧騰得最歡的民主黨州,恰好也是已經實行或準備部分實行Defund Police的州,例如舊金山芝加哥、明尼蘇達等各州。他們實行了這些措施之後,今年以來,犯罪率都在急劇上升,對此,《華爾街日報》於6月8日發表了一篇文章《警察退出,犯罪率上升》(Defund Police, Watch Crime Return),列舉了從明尼阿波尼斯、紐約、舊金山幾個警局今年1—5月的急劇上升的犯罪數據。

各族平權,還是傾國之力供養特權民族

這次BLM的訴求是反種族歧視,並稱美國對黑人有系統性歧視,要求對當年的奴隸制索賠,開出的賠償數額是天文數字。

理清一個民族在某國是否受歧視,主要看四點:

1.該國的憲法與法律是否對某民族有歧視性條款。1964年7月2日,美國總統林登·約翰遜簽署《平權法案》(Equal Rights Act of1964),並在電視演講中宣布:「不承認黑人不可剝奪的權利的日子已經過去」。歷史證明,自此之後,美國法律對黑人再無任何歧視性條款,平權的內容不斷豐富並補充到法案之中。

2.該國各機構及企業對某族群是否有針對性的歧視性條款。在美國,自《平權法案》之後,法律禁止在僱用人員、公用事業單位、工會會員資格以及聯邦出資項目等方面存在種族歧視。學校、政府機構僱員均實行種族配額,黑人得到優待。大學招生也同樣如此,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等高校招生率先實行種族配額,對黑人學生實行錄取優待,哈佛大學斯坦福大學等也紛紛加入這個行列,後來全美大學基本都實行這種招生方針。以哈佛為例,最終錄取的亞裔學生SAT分數要分別比白人、西裔、非裔高出140分、270分和450分(SAT滿分1600)。

美國本來講究機會平等,這種優待政策其實是為黑人、西裔等在起跑線上讓他們先跑幾米甚至十米以上。這種向邊緣、少數或特定群體提供招生優待,在世界各地都有類似做法。但這種補償最後總會陷入兩難境地:被補償者往往覺得天經地義,要求更多的補償;但其他族群則會質疑破壞公平,如造成逆向歧視或偽造身份騙取優待等後果。

到了奧巴馬統治的八年,美國以膚色為特點的身份政治已經形成,一位名叫Ziad Ahmed的穆斯林黑人,因為在考卷上一口氣寫了一百遍Black Lives Matter,獲奧巴馬親切接見,並被名牌大學爭相錄取,最後他選擇了斯坦福大學——這種按政治正確錄取,與中國文革招工農兵學員按出身錄取本質上相同,都是身份政治的產物。

在總統奧巴馬的大力支持下,Black Lives Matter運動產生,砸毀移除歷史人物塑像的美國式「破四舊」當時已經開始,但奧巴馬從未發聲制止。

2020年BLM運動,導火線是弗洛伊德之死,但6月22日,BLM的聯合創始人之一Patrisse Cullors在The Real News Now上發表講話,承認「我們是訓練有素的馬克思主義者」,真實議程比為非裔美國人伸張正義要簡單得多,就是要干擾大選,讓川普下台——實際上等於承認所謂種族歧視只是借口。

3.社會歧視。這種歧視不是制度保護的歧視,而是社會習俗與社會心理,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某種族自身的行為。

關於這點,我覺得美國黑人女性保守派評論員和政治活動家歐文斯·法默(Candace Amber Owens Farmer)今年在弗洛伊德事件之後發表的視頻講話《我不支持弗洛伊德,他不是我的英雄》中,已經談得非常清楚透徹,有興趣的可以去看看。

4.在福利系統中是否受歧視。

美國的福利偏向黑人及拉丁裔,尤其是前者的單親家庭。奧巴馬時期,針對黑人、西班牙裔與非法移民的福利支出猛增。根據美國國會研究服務局(Congressional Research Service,簡稱CRS)的數據,如果將生活水平低於貧困線的家庭的現金支出折算成現金,則他們在每個家庭中每天的平均支出為167.65美元。

相比之下,2011年的家庭收入中位數為50,054美元,相當於每天137.13美元。在2011財政年度,CRS確定了大約80個重疊的聯邦經過經濟狀況調查的福利計劃,這些計劃共同構成2011年單個最大的預算項目,超過美國在社會保障、醫療保險或國防方面的支出。

這些聯邦項目的總支出加上約2800億美元的州捐款,總計約為1萬億美元——如果對數字沒概念,請比較以下數據:2011財年美國財政收入2.302萬億美元,也就是說,聯邦財政收入的將近一半用於黑人為主的低收入家庭福利支出。這種情況後來並無太大改變。

這種過分的政策傾斜,並沒有讓部分黑人滿足。這次BLM運動提出了令人瞠目的賠償要求:給每個黑人發40萬美元奴隸賠償;對黑人實施不用上班的最低收入;黑人免費上大學;無後代的白人遺產給黑人;擬出售的遺產給黑人;白人建築商必須給黑人建免費住房;白人每月出錢給黑人用於買地,等等。

以上要求的內容還在繼續豐富的過程當中。但是,天價賠償的總額已經提出來了。BET創始人羅伯特·約翰遜(Robert Johnson)5月30日在接受CNBC採訪時稱,「現在是讓美國白人承認奴隸製造成的損失,並為黑人提供14萬億美元財富的賠償,以防止該國分裂為獨立的和不平等的社會」。

這筆財富有多大?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公布的數據,第一經濟大國美國2019年GDP總量21萬億美元,位居第二的中國為13.84萬億美元,擁有56個國家的非洲為2.1萬億美元。

是否賠償,牽涉到兩個問題:

一、黑人是否全部都希望自己從生到死,不用工作只管享受。

二、基於系統性種族歧視而提出的天價索賠,牽涉到所有美國納稅人,不能由國會說了算,應該交由全民公投。

選擇憲法保障的言論自由,還是服從政治正確的思想專制

美國的言論自由,一直是如此闡釋:美國憲法保障的言論自由,不是指保障人們說正確的話的權利,它包括人們說不正確的話的權利。但近三十年來左派設置的政治正確禁忌越來越多,尤其在大學校園裡與媒體行業,保守派普遍受到排擠,事實上已經形成了言論禁忌與思想專制,嚴重影響了美國憲法賦予的言論自由權利。

1968年以後,當年美歐的左派青年開始了「體制內新長征」,終於成功地讓美國大學左派思想基地,人文社科領域基本上是左派學者當家。一些學校早就取消了美國史教育,而代之以黑人受壓迫歷史。

2012年,美國威斯康辛大學根據膚色給學生打分,佛羅里達州緊跟;2015年,一黑人穆斯林青年在SAT試卷上連寫百個黑命貴,被總統奧巴馬親切接見,隨後被斯坦福大學錄取——這與中國文革大學招生按家庭出身好有一比。

本次BLM運動發生之時,正值疫情期間,多數大學的學生離校,但正在發生的各種事情,說明目前不少大學正在收穫自己多年左傾教育的後果,受到政治正確的反噬。

弗羅伊德事件發生後,全美進入騷亂狀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安德森管理學院一少數族裔學生要求教授戈登·克萊因(Gordon Klein)取消其期末考試,理由是傷痛過度。

克萊因教授回絕了這位學生的要求,在一封給學生的電子郵件中說:「感謝您在以下電子郵件中的建議,鑒於明尼蘇達州的悲劇,我給黑人學生特殊待遇。」「您知道黑人的同班同學的名字嗎?自從我們上過在線課程以來,我該如何識別他們?有沒有可能是混血兒的學生,例如半個亞裔?您怎麼辦?建議我對他們這樣做?全讓還是半數?」

這位學生在校園網上公開了這封信,另一位學生Preet Bains在Change.org網站上發表請願書,要求大學解僱克萊因。理由是因為這位教授「對學生們的反應極其冷漠,輕描淡寫和種族主義,對學生同情弗洛伊德之死而悲傷的要求做出了種族主義的回應」這麼一封上綱上線、幾乎是對教授栽贓陷害的信發出後,截至6月4日,已獲得1萬8千人簽名,並迅速發酵為社交媒體上的威脅。

面對公眾壓力,6月7日,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校方屈服於學生的要求,將克萊因(Klein)從他的班級中除名。6月7日,安德森管理學院院長安東尼奧·貝爾納多向學生髮送了一封電子郵件,宣布對克萊因的「麻煩」行為進行調查。院長向學生道歉,稱其為替代老師的「額外壓力」。

馬裡布警察局發言人對外公布,克萊因教授受到多重威脅後,該警察局為保護教授的安全,增加了在其家附近的警察數量。此舉嚇壞了其他教授,紛紛主動表態支持學生的要求。

學生花錢在學校讀書,教授按規定要求考試,是《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賦予的權利,該修正案允許教師在納稅人資助的大學中「管理課程的內容和方向」。學生們以種族歧視為名如此胡鬧,學校如此順從這些胡鬧的要求,只能說是法制廢弛的表現。

芝加哥大學經濟系教授哈拉德·烏里格(Harald Uhlig)在推特上發言,稱BLM運動被自己埋的魚雷#defundthepolice』炸毀,此言受到廣泛的批評,認為是種族歧視。因為他是芝加哥聯邦儲備銀行的經濟學家,芝加哥聯儲6月12日宣布解除烏里格教授擔任的職務。

在政治正確的思想專制下,所謂「種族歧視罪」,與中共近年的尋釁滋事罪一樣,成了口袋罪,什麼東西往裡一裝,就能入人以罪。這是對美國憲政的最大破壞。

結語

憲政與民主,在美國本是憲政約束下的民主,憲政保護的言論自由、法治,以及美國新教守護的家庭價值才使得美國與歐洲不同。

左派用政治正確控制言論,破壞了美國憲法保護的言論自由;用打砸搶、道德綁架、輕罪不罰將某族置於法律之上,破壞了法制;用教育洗腦的方式控制了教育,容不得半點不同意見,隨意擴大政治正確涵蓋的範圍,破壞了學術自由。在不存在法律、制度歧視的情況下,強行指責別人內心歧視,干預了思想自由。

我不清楚美國人是否意識到,2020大選的競選主題在BLM運動期間已經悄然轉換,每張選票的分量不同以往。美國政府5月出爐的《美國2020對華戰略報告》中指出,制定新的對華政策,第一目標是保護美國人民、國土與生活方式,當時制訂者可能沒想到,2020大選實際上也是保護美國人民生活方式與公共安全之爭。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文集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