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好文 > 正文

李承鵬 :哪有什麼歲月靜好 不過是別家孩子先幫你挨刀

作者:

一個千億富豪花了10萬元讓性中介把一個9歲女孩騙到酒店進行性侵造成身體和精神雙重傷害僅以猥褻罪判五年徒刑,這故事已很猥瑣了。可故事居然發展成了富豪和律師否認性侵說酒店13分鐘只是「作為一個長輩摟摟抱抱」的關懷,女孩性器官撕裂是舊傷暗示她之前有性行為,因此決定申請無罪釋放並恢復全國勞模和政協委員稱號……是的,無罪釋放,恢復委員稱號,所以,用「邪惡」形容世間某些沒底線的壞逼都是一種寬容。

為什麼不說當時只是把小女孩抱在腿上輔導作業呢?

為什麼不說當時在諄諄教導小女孩如何做一名合格的共產主義接班人呢?

這感人的畫風多符合王振華正能量人設。打開網頁隨處可以看到:王振華又登上中華慈善榜,又登上福布斯慈善榜,又獲得中華慈善突出人物獎,他致力培育貧困地區青少年和失學兒童並常以「王伯伯」自居給貧困兒童加油:「王伯伯的今天是靠知識的力量,只要多讀書,善於獵取知識,你們就可以實現夢想,未來你們一定比王伯伯棒。」

凡擁有一張正能量嘴巴的,你一定要小心他其實藏着一根負能量的J巴。這二巴,是這盛世流光溢彩的人形獸標配。

至於陳有西,他是很講職業倫理的,他說此案涉及未成年人隱私,所以他一直頂住巨大的輿情壓力,不回應,不公開,不讓輿論綁架司法……然後不知為什麼手一滑,也許數錢手到手滑就發表一篇聲明,劇透「本案最早曝光上了網絡輿論,都是被害人方向社會消息發布,激發了巨大社會關注和同情,對辦案機關對我們律師都形成了巨大的輿情壓力」,佩服陳律師還是定力強,強行忍住了沒說受害者家人是在綁架輿論利用女兒進行炒作。同樣能體現陳有西職業倫理的是他否定了上海方面權威傷檢報告,並擔保王振華無戀童癖和性虐取向以及有「十六歲以下不嫖的底線」,陳律師太拼了,為了當事人利益不惜把自己弄得跟隨房太監似的,對當事人性生活習慣這麼清楚明了。

一些人說,作為辯護律師當然該為當事人無所不用其極!可不管這極那極哪怕說到南極北極,這不包括撒謊吧。

法庭的歸法庭,社會的歸社會,一方面說不要綁架司法,一方面又發布微博跟社會碰瓷,這好比陳律師接了一個庭審通姦殺人案,你卻跟社會聊起了金瓶梅中的愛情,這太不體面。雖然正如李敖說過這世道底線和底褲一樣布料越來越少,但怎麼也保住一絲比基尼啊,陳律,別裸奔。

又有一些人出來BB「程序正義」,程序正義當然至高無上,但首先得是程序,如果你那不是程序只能叫走了個手續,哪來的正義。跟鹽輪自由一樣,你首先得是鹽輪,你整個屠殺猶太人的反人類的東西哪配有自由。中華田園法學家們總愛拿「程序正義」忽悠小白,動不動就白左上身,其實程序正義首先被視為「看得見的正義」,是英美法傳統,這源於一句人所共知的法律格言:「正義不僅應得到實現,而且要以人們看得見的方式加以實現」(Justice must not only be done, but must be seen to be done.)。

看見了嗎,程序正義不是滿地撒打滾,是指整個過程人們首先得看得見,才能保證正義。別扯辛普森,連警方取證的試管少了1.5毫升都看得見,辛普森戴不進那隻血手套都看得見,而是全世界直播,而這次性侵案因保護未成年隱私有一千個理由讓你看不見,無論是桌面上還是……算了,是猥褻,不是強姦,相信公訴方,相信正能量,我們還是談談怎麼保護孩子吧。

最近的新聞大多和孩子有關。10歲的繆可馨因受不了袁老師的暴力以及冷暴力從樓上跳下,有38個家長為老師點贊,說「老師做得沒錯」。我認為說這些家長是怕孩子日後受欺負才被迫點贊,其實是幫他們狡辯。因為恐懼大可以保持沉默,而點贊,就是主動做惡。你得知道,有些人去讚美惡,其實就是想成為惡的一部分,從而分取權力的一部分。所以,這38個贊和給李醫生的六萬點贊是一樣的,和菜市口扔白菜幫子的是一夥的,他們是壞人,我從不準備原諒他們。原諒壞人,是對好人的不敬。

如果世上還有什麼正能量教育,就是:我們一定要告訴孩子,這個世界上是有壞人的,而且,你得準備和他們對決。

這個世界的壞人沒有底線,有些是因為愚蠢,畢竟自1541年我國就發現世界最大的銻礦產地,銻的儲量產量出口量均佔世界第一位。另一些沒有底線的是因為有底氣,底氣來自於權和錢,他們長期已經習慣打通關模式。「動一動你家房子算什麼,我有錢,動一動陳春秀的大學資格算什麼,我有錢,動一動你家閨女算什麼……」大家最近很辛苦地翻出了唐宋元明清的法律,試圖佐證自古以來在我國姦汙幼女是什麼後果。可是得明白,「自古以來」是一個很靈活的狀語,說保護土地有用,說保護土地上的人沒用。所以我還是喜歡路易斯安那州那個父親一槍爆頭的故事,加利,當警察押送性侵他家孩子的罪犯經過時,這個躲在機場電話亭里的父親沖了出來,將罪犯一槍爆頭,特別准,特別剛。

當然這是可憐的意淫,沒木倉,菜刀都實名,可難道意淫不是已成為我們最後的情趣用品了嗎?人要是沒點憤怒,跟特么AI機械人有什麼區別。你看繆可馨班上的那些同學,一個活生生的同伴忽然沒了,他們居然「什麼都不知道」,還機智而迅速地把繆可馨踢出群。這群被精心訓練出來的AI小機械人,他們的未來正是那38個贊的家長,那38個家長也曾擁有「什麼都不知道」的童年。時空交錯,宇宙平行,我聽到一陣陣忠誠的「老師沒做錯」「什麼都不知道」的山呼,就想起了黑木崖。

然後,當王振華只以猥褻罪判了五年的好消息傳到街市,新城股票暴漲了!這些股民就跟沒孩子似的。為了帳戶上可愛的盈利,他們願意相信「一個千億富豪花了10萬元讓好心的阿姨請了一個9歲小女孩到酒店,耐心輔導作業又教導如何做共產主義接班人」這個可愛的故事版本。

最後關於王振華性侵案,我其實挺意淫化學閹割的,還應該戴上跟蹤器走哪都知道,連足球場都不許進。我確認這種意淫也算正義,畢竟我綁架不了司法,這篇手快有手慢無也形不成什麼輿論壓力,我們偉大的祖國可以打得印度屁滾尿流,就應該嚴懲罪犯,我們偉大的祖國處處是花朵,應該精心培育。昨天是父親節,有些父親卻很傷心,正如唐映紅老師說:現在的父親太缺乏憤怒了。我擔心他們連意淫中的憤怒都失去了。這些悲傷的事孩子們都是受害者,他們要麼受傷害,要麼從小被訓練精緻地去傷害人,說好的花朵,就變成了互相的耗材了。

現在的父親越來越失去憤怒了,現在的父親越來越擅長把雞賊當成智慧教給孩子了,他們偶爾也會在群里幫我軍支招打阿三時到底上坦克還是火箭炮上,這當然挺硬剛的,可是還有一種硬剛,是真正的家庭正能量教育:去告訴孩子,這個世界上確實是有壞人的,你得跟他們對決,即使不敢,也得明白哪有什麼歲月靜好,不過是別家孩子先幫你們挨刀。

責任編輯: 李廣松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