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物極必反:黑人對川普的支持率上升至四成

民主黨什麼也不做,但是他們說的比唱的還好聽,種族主義是他們手中的一張王牌,無論什麼時候,他們都要拿出來打一打。他們依靠高福利政策、日復一日的宣傳、大麻合法化以及建立一個對犯罪分子寬容的社會為主要手段,獲取了黑人的大量選票

圖中是川普的黑人支持者,他們手中舉的牌子上寫着「(我們是)可悲的人,(我們)對此感到驕傲」,可悲(deplorable)這個詞是2016年時,希拉里用來形容川普的支持者的詞

誰在代表美國黑人們的利益?

中國有句古話,叫做聽其言,觀其行。嘴上說得好聽不行,要做出來才算數。

川普將民主黨稱呼為Do Nothing Democrats,什麼意思呢?就是什麼也不做的民主黨人。

民主黨什麼也不做,就可以獲取黑人的大量選票,近30年來的幾次選舉,黑人對民主黨的支持率都在80%以上,我在前面的文章《共和黨種樹,黑人乘涼,民主黨摘桃子》里收集過此類數據,現在摘錄如下:

2016年,有92%的黑人將票投給了民主黨的希拉里;2012年與2008年,民主黨的奧巴馬分別獲得了黑人93%與95%的選票;2004年,有88%的黑人將票投給了民主黨的克里;2000年,有92%的黑人將票投給了民主黨的戈爾;1996年,84%的黑人將票投給了民主黨的克林頓;1992年,83%的黑人將票投給了民主黨的克林頓。

民主黨什麼也不做,但是他們說的比唱的還好聽,種族主義是他們手中的一張王牌,無論什麼時候,他們都要拿出來打一打。他們依靠高福利政策、日復一日的宣傳、大麻合法化以及建立一個對犯罪分子寬容的社會為主要手段,獲取了黑人的大量選票。

但是這種情況不可能永遠維持下去,川普的上任改變了這個結果。

1

一:共和黨的經濟牌

川普最核心的政績就是經濟,經濟的發展帶來了就業率。2018年,CNN,這個最為鐵杆的主流左派媒體,也不得不承認,黑人對川普的支持率在增加。

然而,這並不是結束,到2019年底,美國黑人的失業率達到了有記錄以來的最低點。

如上圖所示:黑人男性的失業率降至了5.1%,女性黑人的失業率降至了4.8%,而4.8%的女性黑人失業率並不是最低點,2019年9月的數據比這個數據還要好。

這樣的數據是不能造假的,在美國,如果經濟數據造假的話,會面臨十分嚴重的問題。即使是CNN這些媒體,儘管指責川普時十分賣力,但是他們也不會質疑這樣的數據是否存在問題。

就業帶來財富、帶來繁榮。就業帶給黑人的是穩定的家庭、趨低的犯罪率、婚生子女、財富的增加以及受教育率的提高。只有就業,才會改善黑人的窮困。

而高福利的政策,只會使黑人的情況越來越糟。到最後,會使得黑人越來越依賴社會的福利系統,以至於黑人不得不支持民主黨,因為只有民主黨才會建立這樣一個福利系統。

要維持一個高福利系統,就必須加重稅收,稅收的增加將會損壞商業和經濟的發展,這就又造成了稅源的減少,最終形成一個惡性循環。

當高福利政策不能維持下去的時候,原先依賴於這個政策的人,由於早就失去了謀生能力和意識,他們將會造成社會的動蕩。

這就像是一個不負責任的家長,一直以來就毫無原則地溺愛他的孩子,到最後,他的孩子將會失去謀生手段,而不得不一直依賴於他。

當他無法支持他的孩子的時候,悲劇就會發生。

溺愛並不是真正的愛,對孩子的溺愛源自於家長的自私,民主黨也是這樣。

截止去年11月,川普有哪些成績呢?如下:

翻譯過來就是:

川普做到了下面這些事:

歷史上最好的經濟

最低的黑人、拉丁裔、亞裔以及殘疾人失業率

美國最終實現了能源獨立

650萬人不再依賴食品券

中產階級收入的大幅增長

民主黨人對川普的恨意超過了他們對美國的愛意

當黑人的就業率大幅提高的時候,他們中有的人,也就開始支持川普和共和黨了。

去年11月,當最新的經濟數據出來時,黑人對川普的支持率達到了新高,三份不同的民調都顯示有幾乎三分之一的黑人支持川普,這與2016年大選時的8%相比,是一個巨大的提升。

如果只是一個民調這麼說的話,那麼我們還可以對這個結果打一個大問號,但是三份不同的民調都是這個數據,那麼我們就可以打一個小問號了。之所以要打一個小問號,是因為基本上,民調都有其自身的傾向。

當川普治理下的美國,經濟越來越好的時候,民主黨就是時候打出他們的種族牌了。

2

二:民主黨的種族牌

在2019年8月,就有人預測民主黨將會在這次的選舉中大打種族牌,這篇文章的題目叫《川普與黑人選票》。

文中寫到:

大意就是黑人的選票對民主黨異常重要,如果他們失去了黑人的選票,那麼他們將輸掉大選。所以,民主黨要在黑人社區裏面造成這樣一種印象:即川普是一個種族主義者,是一個白人至上主義者,民主黨要通過這種指控來留住黑人選民。

當地時間5月22日,在弗洛伊德事件前,拜登就在一檔節目中說:「如果你不知道是把票投給我還是投給川普,那麼你就不算是黑人。」

拜登之所以發出這個言論,是因為他認為黑人把票投給他是天經地義的,是黑人應盡的義務。這樣的言論,是因為拜登認為黑人沒有獨立的思考能力嗎?沒有獨立的人格嗎?

這種言論才算是種族歧視,是最大的種族歧視。

連考慮要不要把票投給他的黑人都被他開除了「黑」籍,那麼,是不是把票投給川普的黑人,在拜登那裡,連人都不是了?

拜登的這個言論引發了軒然大波,只有27%的黑人認同拜登的這個說法。

來自南卡羅來納州的共和黨籍的聯邦參議員蒂姆·斯科特是一名黑人,他在發言中表示,拜登的言辭讓他很是震驚,他說可悲的是:民主黨認為黑人支持他們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可是這個世界上,沒有什麼事是理所當然的。

拜登後來也道歉了,沒多久,這場風波就平息了,因為當地時間5月25日,黑人弗洛伊德之死事件發生了。

弗洛伊德的不幸死亡,對於民主黨而言,卻正是時候,是千載難逢的機會。

民主黨在隨後都做了什麼,大家都已經非常清楚了,比如神化弗洛伊德、縱容antifa打砸搶、解散警察局、成立antifa自治區、下跪、醜化警察等等,今天就不談細節了。

我們還是講講這起事件中,在民主黨的種族牌中,最讓我震驚的一件事,這件事我在我的文章《瘋狂的民主黨女市長:特朗普譴責縱火犯是攻擊民主黨,是種族歧視》里寫到過,以下是摘錄;

芝加哥民主黨籍的市長洛莉·萊特福特(Lori Lightfoot)在當地時間5月29日對特朗普破口大罵。事件起因還是當地時間5月25日發生在明尼蘇達州明尼阿波利斯市的一起黑人死於白人警察暴力執法的事件,慘案發生後,美國各地,尤其是事發地明尼阿波利斯發生了大規模的遊行示威,許多示威者放棄了採用和平方式表達訴求的途徑,許多人搶劫、焚燒店鋪,甚至衝進當地的警察局並將其付之一炬。特朗普在推特上將這些暴力分子稱為「暴徒」,並稱當暴行開始的時候,應當採用武力制服。他還指責這些人是在辱沒逝去的黑人佛洛依德的記憶,並且敦促聯邦調查局儘快查清真相。

平心而論,特朗普的發言沒有任何不當,但是卻引起了芝加哥市長洛莉的極度不滿,洛莉自2019年5月20日起擔任芝加哥市長。在當地時間5月29日的一起討論如何重啟芝加哥的新聞發布會上,洛莉說:「唐納德·特朗普在昨天晚上的言論極度危險,我們必須團結一致,我們必須說這種言論是完全不可接受的,不管說出這種話的人是誰。他想侮辱我們民主黨的一部分地方領導人,以討好他自己的基本盤(這一句的原話是:to throw red meat to his base,直譯就是向他的基本盤扔一塊好肉)他的目標就是分裂地方政府,使地方政府動蕩,並且點燃種族主義者的怒火。我們絕對不能讓他得逞,我也可以打個密語,我想對特朗普說這樣一句話,這句話以字母F開頭,以字母U結尾。」

洛莉的這番話,將特朗普對暴力行為的譴責,視為對民主黨地方領導人的攻擊,將其政治化,實在是令人匪夷所思。

洛莉和伊萬卡,兩人可以滿面笑容地合影,也可以轉過頭來,問候一下家人

三字經都能罵出來,民主黨的這個牌打得也忒「好」了。

可是,這個牌有用嗎?

似乎沒有。

我們看看最新的民調,這是本月的民調。

這份民調顯示,黑人群體對川普的支持率達到了41%,具體的民調數據如下

在潛在投票者中,川普的支持率為48%

獨立的潛在投票者中為45%

民主黨籍的潛在投票者中對川普的支持率為23%

黑人潛在投票者中,有25%強烈支持川普

黑人潛在投票者中,對川普的總體支持率為41%

其餘的少數族裔的潛在投票者對川普的支持率為43%

上面的圖提到說:在41%的黑人總體支持率中,其中有16%的黑人是在某種程度上支持川普。

這個民調可靠性高嗎?

這個民調叫拉斯姆森民調,我們看看他們在2016年的預測結果:他們對普選票的預測結果是希拉里將以1.7%的優勢在普選中獲勝,最終的結果是希拉里以2.1%的優勢在普選票中領先,誤差僅有0.4%,這是當時最為準確的數據。(注意普選票和選舉人票的區別,美國總統選舉最終以選舉人票為準)

Rasmussen Reports』 final White House Watch survey showed Democrat Hillary Clinton with a1.7% popular-vote lead over Republican Donald Trump. After all136+ million U.S. votes were counted, Clinton led the popular vote by2.1%

——Wikipedia

我們再來看看這個民調的其他預測,這樣更有助於我們做出判斷,根據維基百科的資料:

美國著名的政論家Pat Caddell和Doug Schoen在2010年時,說拉斯姆森民調有着「不容置疑的正直和準確性」;Slate和《華爾街日報》則說在2004年的總統選舉和2006年的中期選舉中,拉斯姆森民調是最為準確的民調之一;2008年,Politico雜誌說拉斯姆森民調像鏡子一樣,反映了選舉的結果。以下是原文:

Pat CaddellandDoug Schoenwrote in2010 that Rasmussen has an"unchallenged record for both integrity and accuracy." Slate magazineandThe Wall Street Journalreported that Rasmussen Reports was one of the most accurate polling firms for the2004 United States presidential electionand2006 United States general elections. In2004Slate"publicly doubted and privately derided" Rasmussen's use of recorded voices in electoral polls. However, after the election, they concluded that Rasmussen』s polls were among the most accurate in the2004 presidential election. According toPolitico, Rasmussen's2008 presidential-election polls"closely mirrored the election's outcome."

——Wikipedia

當然,這個民調也有出錯的時候,在2010年的中期選舉中,就有了較大的誤差。

不過這次的民調,即使有誤差,即使誤差再大,也能足夠說明黑人群體對川普的支持率了。

人總是會成長的,不是嗎?

責任編輯: 秦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北美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