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士子:上帝的歸上帝 撒旦的歸撒旦

作者:
「種族主義」在這裡已被成功利用來混淆了善與惡、謊言與真實、罪犯與英雄的本質區別。事件中,人們根本不關心弗洛伊德做了什麼,而是去關注他的皮膚。

2020年6月1日,美國總統川普在聖約翰教堂前手持聖經,誓言要讓美國更加偉大。(Brendan Smialowski/法新社)

在弗洛伊德事件中,暴亂者以反抗種族歧視的名義,連日在美國七十幾個大城市打砸搶燒。主流媒體報導的都是警察因種族歧視施暴黑人而導致了暴亂。輿論成功將讓人們導向到種族主義問題上來。

騷亂中我們看到整個過程的詭異,維護社會治安的警局被焚燒、街區被佔領、商店被搶劫;美國左翼更是掀起了「下跪風」,上至美國國會議長佩洛西、民主黨總統參選人拜登;下至明尼阿波利斯市長弗雷和眾多示威者,紛紛為弗洛伊德之死下跪。以示聲援。之後竟發展到一個「黑人命也是命(BLM)」組織的成員竟當街叫停一個晨跑的白人女孩跪下認罪,視頻中女孩只能老老實實下跪。你若拒絕這樣做,你就是個種族主義者!「種族主義」在這裡已被成功利用來混淆了善與惡、謊言與真實、罪犯與英雄的本質區別。事件中,人們根本不關心弗洛伊德做了什麼,而是去關注他的皮膚。一夜之間有多項犯罪前科、當下又使用假幣而被舉報的弗洛伊德竟成了人們眼中的英雄。特定的人群走火入魔了。

黑人到底受了什麼委屈?眾說周知,自從上個世紀60年代民權運動以來,各種資料顯示,黑人從教育到福利在美國擁有的政治權利和經濟權利是其他的族裔所無法比擬的。

在騷動的人群中,最活躍的除安提法(Antifa)組織外(安提法組織全名是「美國革命共產主義黨」),聽這個名字我們就已經知道它的屬性了。還有一個就是黑命貴(LBM)組織。美國黑人泰瑞‧斯伍普在四年前發表了一個視頻,題目是「我為什麼反對『黑人命也是命』的組織(BLM)」。泰瑞在視頻中說:這個組織(黑命貴BLM)「只有在白人殺黑人的時候才抗議」,「而黑人幫派每年殺害數千黑人兒童」,「被害的黑人95%是被黑人殺掉的,只有不到1%是被警察殺掉的」,卻從來看不到這個組織出來抗議。而這說明他們根本不在乎黑人的生命,這也是我不支持他們的原因。斯伍普總結說,「黑人命也是命」是一個白人共產主義分子索羅斯(George Soros)成立的組織,和「黑人的命」沒啥關係。

那麼到底是什麼驅使人們不顧事實、不辨是非掀起暴亂?天主教前任駐美國大主教卡洛‧瑪麗亞‧維格諾致川普總統信函中一針見血指出:「街頭抗議是一種工具,說明某些人達到目的。他們希望看到(他們認定的)某人在即將到來的總統大選中當選」。31歲的美國黑人女性保守派評論員和政治活動家坎迪斯‧琥珀‧歐文斯‧法默則指出「如果這次死的不是一個黑人,而是一個華裔,美國和歐洲會有這麼大的反應嗎?如果不會,又怎麼讓人相信現在這些喊着『黑人命也是命』的人會在乎其他人的生命?」法默又指出:「黑人的命對民主黨政客來說從來沒有重要過,是黑人的選票對民主黨至關重要。如果民主黨拿不到黑人選票的85%以上,民主黨就會徹底玩完。民主黨制定的社會制度就是為了讓美國黑人永遠依靠福利生活,從而淪為他們永恆的票倉。」

6月1日美國總統川普發表演說後突然走出白宮,步行穿過街道,徑直走到前日被示威者縱火破壞的聖約翰公會教堂前,此舉震驚了媒體。福克斯新聞現場解說,「這是讓人震驚的一幕,總統正在走向教堂,去那裡(向被破壞的教堂)致敬。」在教堂前,川普雙手持着聖經,之後他又用右手舉起聖經宣告:「我們是全世界最棒的國家,我們將會保障她的安全」,「不用多久,我們(國家)就會恢復,並會比以前更加偉大。」特勤人員還未從前日示威者衝擊白宮的緊張中透過氣來,川普就大無畏地走出來了。面對世界,宣告神的子民對神的承諾!

而與之相對立的則是「共產主義幽靈」在美國遊盪而掀起的鬼火。「共產主義幽靈」是馬克思和恩格斯在它們發表的《共產黨宣言》中的開篇首句中的自稱。它們向人類宣告:「一個幽靈,共產主義的幽靈,在歐洲徘徊。」謊言成性的共產黨在這個問題上說了實話。這個幽靈披上「自由、平等、公平」畫皮,用福利作誘餌,掀動騷亂,催生着人性中貪婪、懶惰、謊言和不勞而獲的醜陋一面,使人們為追求私利而喪失了判斷能力。這些喪失判斷能力的人中沒有黑白之分。

如今,共產主義幽靈所操控的勢力,其真實面目已浮出了水面。人們既然能看清楚它們了,那意味着大結局近了。

責任編輯: 趙亮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