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全文!蓬佩奧會見楊潔篪後 發表重磅講話:果斷行動...

—呼籲歐洲捍衛民主應對中共挑戰:蓬佩奧哥本哈根民主峰會講話全文

蓬佩奧 :「民主是強大的。我們打敗了法西斯主義。我們取得了冷戰的勝利」 「讓我們明確發聲,而且更重要的是,果斷行動。對暴政與自由之間的選擇,讓我們不要留下任何疑惑。」

資料照片: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布魯塞爾北約外長會議記者會期間對媒體講話。(2019年11月20日)

應前北約秘書長安諾斯·拉斯穆森的邀請,美國國務卿麥克·蓬佩奧星期五(6月19日)從加利福尼州橙郡通過網絡視頻對哥本哈根民主峰會就「中(共)國挑戰」發表講話。他說,敵視民主價值觀的中國共產黨不僅僅在周邊地區是「流氓行為者」,而是影響到各國。他呼籲歐洲盟友在「自由與暴政」之間做出選擇,站在美國一邊,「明確發聲」並「果斷行動」。

以下是蓬佩奧講話的全文中文翻譯:

安諾斯,非常感謝。感謝您熱情的問候。很高興今天跟大家相聚,向哥本哈根民主峰會問好。很榮幸與你們和(安諾斯·)拉斯穆森秘書長在一起,他是全世界所有熱愛自由的人們的朋友。

我不知道你們是不是都知道這點,但是談起加強跨大西洋關係,安諾斯真的身體力行。他的兒子和他三個漂亮的孫輩都住在美國這邊,都是美國公民。很高興在大西洋兩岸都有拉斯穆森,把我們團結在一起。謝謝邀請我參加今天的會議。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通過網絡視頻在「2020哥本哈根民主峰會」發表講話並與前北約秘書長拉斯穆森對話。(2020年6月19日)

當安諾斯就這次活動發出邀請時,我立即就接受了。這麼多你們都參加過的這些會議談的是這個世界出了什麼錯。而我想把焦點放在這個世界正在發生的正確事情、我們做對了什麼,而這就是民主。我們知道這一點。挑戰是如何維持它。對我們所有的人來說,沒有什麼目標比這個更為高尚了。

我有幾年在鐵幕一帶巡邏的人生經歷,---那是幾十年前了,我當時還是一名年輕軍官,在德國服役。我親眼目睹了暴政,在我之前擔任中情局局長和現在擔任美國國務卿期間,我與各種不自由的政權打過交道。

第一個原則:壓迫你的男女同胞談不上任何勇敢和遠見。民主是唯一尊重人的尊嚴、個人自由和人類進步的政體。推論是:資本主義是整個歷史上最了不起的反貧困項目。

我想做個簡短髮言,並且期盼着回答問題。

第一:那種歐洲正在被迫在美國與中(共)國之間做出選擇的想法。我想花一定的時間來談談這一點。

第二:那種給你的價值觀打折扣無須付任何代價的信念。

不管我去哪裡,我都會與我的對應官員以及像今天這樣的聽眾談論我們在這個世界所看到的現實,特別是中國。我在歐洲、北極地區、中亞、非洲、太平洋島嶼都這樣做過。

多年來,在一個希望的時代,西方曾相信我們可以改變中國共產黨並同時改善中國人民的生活。這是當時的交易,當時的賭注。

三十年前東歐和前蘇聯民主大潮的興起讓我們也許是合理地相信,自由擴展到所有國家是勢不可擋的。所以我們進行了接觸。我們向一個我們當時知道對民主價值觀持有敵意的威權政權敞開了大門。

在這期間,中共下了賭注,他們的賭注是可以對我們的善意加以利用,同時向我們保證他們希望有合作式的關係。就像鄧小平所說:「韜光養晦。」

我談論過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說起來很複雜。在這個問題上談論過錯沒有實際意義,並不重要。

幾十年來,美國和歐洲公司懷着巨大的樂觀情緒在中國投資。我經營過一家小公司,我們自己在中國也有業務。我們把我們的供應鏈外包給深圳這樣的地方。我們向與解放軍有關的學生敞開了我們的教育機構。我們歡迎中國國家支持的投資進入我們各自的國家。如今,我們盤根錯節地交織在了一起。

然而,即便如此,我們必須承認有關我們是在與何人何物打交道的一系列事實。我認為,我們正在看到這點。我認為,在世界各地,這點每一天都在變得越來越清楚。

中國共產黨下令終結香港的自由,踐踏了一項在聯合國登記的條約和香港公民的權利,這是中國共產黨踐踏的很多國際條約中的其中一項。

習總書記為針對中國穆斯林發動殘暴的打壓行動開了綠燈,這種踐踏人權的規模是我們自從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從未見過的。

解放軍將邊境緊張關係升級,今天我們在世界人口最多的民主國家印度看到了這一情形。我們看到它把南中國海軍事化並提出更多的非法領土聲索,威脅着關鍵的海上通道。這是它打破的又一個承諾。

但是中共並不僅僅是在自己周邊的一個流氓行為者。假如它只是如此,我們對其會有不同的想法。它影響着我們所有人。它在新冠病毒(中共病毒)的問題上撒了謊,讓其擴散到全世界,同時卻向世衛組織施壓,幫助它的掩蓋行動,順便要說的是,直到今天仍然沒有做到透明。如今,幾十萬人喪失了生命,全球經濟遭到了重創。即使是現在,大流行病已經持續了幾個月了,我們還是無法獲取病毒活體樣本,無法進入設施,有關武漢12月患者的信息仍然無法得到。

它正在推動虛假新聞和惡意網絡行動,來破壞我們的政府,並在美歐之間製造隔閡。它讓發展中國家背負債務並帶來依賴性。

你們看到了這一切。在座的每一位都知道,中國共產黨強逼各國與中共監控之國的一個分支華為做生意。它公然攻擊歐洲的主權,手段是收購從比雷埃夫斯到瓦倫西亞的港口和關鍵基礎設施。

我們必須摘去經濟關係的金色眼罩,看到中國挑戰並不僅僅出現在門口,它出現在每一個首都,出現在每一個區,每一個省。

應該帶着懷疑眼光看待中國國有企業的每一項投資。

歐洲面臨中(共)國挑戰,就像美國一樣,也像我們的南美、非洲、中東和亞洲朋友一樣。

本星期早些時候,我曾有機會在星期一會晤我的歐盟對應官員。我知道在歐洲有人害怕美國想要你們在美國與中(共)國之間做出選擇。

可情況根本不是這樣。是中國共產黨在強迫做出選擇。這不是中國和美國之間的選擇。這是自由與暴政之間的選擇。

中共希望你們把我們在自由世界通過北約和其它正式與非正式機制所取得的進步拋棄,採用一套新規範來遷就北京那些人。

我不相信有一個獨特的「歐式」或「美式」方法來面對這一選擇。沒有任何辦法可以用這些替代選項來首鼠兩端而不必拋棄我們的本質。依賴威權主義者的民主配不上民主之名。

好消息是,我的歐洲朋友們,---即使這個星期我也能夠看到,並不一致,想法不同,國家不同,但是他們正在清醒地看到這一挑戰。我聽說他們當中有一些人質疑民主的生活方式是否能夠取勝。

這樣的猶疑讓北京得意。他們不應這麼自信。我們正在取勝。這是我在慕尼黑講話中談到的。

法國的一位中共外交官最近說,「西方某些人對自己的自由民主制度開始不自信了」,「(西方國家)有些人變得心理十分脆弱」。

然而,民主並不是中共相信的那樣脆弱。民主是強大的。我們打敗了法西斯主義。我們取得了冷戰的勝利。

脆弱的是威權主義。中共的宣傳手竭力控制信息和言論的流通,以維持他們對政權的把持。在數字防火長城也延伸到我們各個國家之前,他們是不會心滿意足的。在某些方面,這已經發生了。在這個問題上,我們是可以花一些時間來討談論的,安諾斯。

我雖然一刻也不會相信民主是脆弱的,但它確實需要精心呵護和時刻警惕。

我最近與歐洲盟友的私下交談讓我感到鼓舞,他們正在嚴肅地對待這些責任。就像我之前提到的,我們本星期早些時候有一次激烈的討論。我們就民主國家應該在什麼事務方面進行接觸展開了辯論,那是我們所做的。這恰恰是我們應有的辯論。這是一次良好的會議,我們將繼續就中國問題與歐洲方面對話。

與此同時,有很多的積極步驟。

有歐洲領袖重大參與的新的對華政策跨國議會聯盟每個星期都有新成員加入。

丹麥勇敢地挺身面對中(共)國審查丹麥報紙的企圖。

英國正在朝着把華為清出網絡的方向採取行動。

捷克方面挺身面對中華人民共和國脅迫性的外交。

瑞典方面已經關閉了駐本國境內所有的孔子學院。

我們的北約盟國已經承諾從現在到2024年之間總共增加4千億美元的國防開支。

安諾斯在布魯塞爾的繼任者斯托爾滕貝格秘書長最近發表了具有遠見的講話,談到北約的使命,「挺身捍衛建立在自由民主基礎上的世界」並反制中(共)國在亞太地區的惡劣影響。

我就把話說到這裡,這樣安諾斯可以講話。我們都知道,我們都有過經歷,民主並不容易。它有點亂。全世界可以看到我們會有艱難的辯論,就像我國目前正在進行的一樣。然而這種糾結反映的是對根本價值觀的承諾和我們建設一個更加完美的聯邦的不懈努力。這就是我們的本質,而且我們與我們的歐洲朋友共同擁有這些價值觀。

我希望我將從歐洲聽到更多有關中(共)國挑戰的公開聲明,因為我們所有的人民都理應了解這一點,美國已經做好準備與你們站在一起。讓我們明確發聲,而且更重要的是,果斷行動對暴政與自由之間的選擇,讓我們不要留下任何疑惑。

安諾斯,我期盼着我們的對話。願神祝福大家。

責任編輯: 秦瑞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