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北京昌平強拆別墅 業主財產遭洗劫

北京市昌平區的各「違建」別墅區或已經經歷、或正將面對強拆,業主財產被洗劫。正面臨中共政府強拆的昌平區流村鎮瓦窯村別墅區的居民,在投訴無門的情況下,為了保護家園空前團結,共同抵制強拆。小區業主們邀請了剛遭遇強拆的昌平傲山國際小區業主王女士,講述事件過程,以吸取經驗教訓,尋求應對方案。

十多年前,這片有着500套獨棟別墅的「小產權房」,被冠以「瓦窯作家村」的名義對外銷售。該項目全稱為「北京瓦窯作家村文化創意產業集聚區」,對外宣稱是昌平區「十一五」文化創意產業發展規劃重點項目。

2019年5月,中共國務院召開電視電話會議,發布了《國務院辦公廳關於印發全國違建別墅問題清查整治專項行動工作方案的通知》。以這次會議和這一通知為起點,省一級政府全面開展了違建別墅專項清理活動。

據稱此次強制拆遷行動涉及105個項目,一個項目就涵括多達幾千棟房子,強拆的政策背景為全國部署。當局以保護生態環境的名義,開始了洗劫業主們私有財產的行動。

有分析指,中共當局強拆別墅區與《土地管理法》新規上路有關。舊版《土地管理法》規定,在農村集體土地上開展非農建設之前,必須先征地,將其轉為國有土地,否則不能進行交易。

新修訂的《土地管理法》於2020年1月1日實施,破除了農村集體建設用地進入市場的法律障礙,規定農村集體建設用地在符合規劃、依法登記,並經三分之二以上集體經濟組織成員同意的情況下,可以通過出讓、出租等方式「入市」。

昌平區強拆「違建」別墅的計劃主要涉及俗稱的小產權房。小產權房,是指在農村集體土地上建設的房屋,未繳納土地出讓金等費用,因此價格便宜。

昌平區在2000年初期建的這些以別墅和四合院為主要形式的小產權房,曾經是中共當局宣傳的所謂社會主義新農村建設的樣板之一。但後來隨着相關法律和政策的變化,原先法律未禁止、並被中共政府和社會廣泛接受和倡導的小產權房被新的法律認定為違章建築。

昌平區敖山國際小區的業主,半年前與拆遷隊對峙。在最初的時候,只要房子里沒有人,拆遷隊的人就會破窗而入,把房子拆掉。業主王女士說,「他(拆遷隊)先去叫門,如果沒有人答應,圍着房子轉一圈,然後看再沒有人的時候,他就可以破窗而入。確認屋裡沒有人的,把東西搬出來,就把房子就給鉤掉了。所以,最先拆掉的就是這一批人。最後的時候,等到斷了水,斷了電,然後也沒有通訊信號的時候,我們整個這個溝里是將近200戶吧,這200戶最後的時候,就只剩下了八戶人了。其中有我們傲山的這七戶,還有一戶是童話山莊的。」

王女士等七戶業主,為了守護自己的房子,在斷水斷電斷通訊,甚至斷路的情況下,堅守147天。她說,「我們這147天是非常艱難困苦的,沒有電、沒有水、沒有任何的通訊信號。然後,甚至最後的時候,他們斷了水,斷了電,然後把路也給斷了,糧食都不讓往上送。所以其實我們,而且那麼冷的天,我們在山上晚上大約能零下二三十(攝氏)度。我們七戶當中,三戶幾乎沒有任何的取暖設施,但是我們都熬過來了。非常非常艱難。」

5月13日這天,王女士還是沒能守護住她的房子。幾個人同時開始撬她家窗戶,她無法兼顧,一個窗子被撬開後,拆遷隊的人破窗而入,兩個高個子人將王女士架出去,房子被夷平。她說,「我們家這一層,大概說有三四個窗戶,那他連門帶窗,每個地方有人在那兒撬。然後在有個窗戶那兒人最多,而且也不停地喊,『阿姨呀,你出來,我們跟你談啊』,什麼的。然後我的精力就集中在那個窗戶上了,結果他把另一個窗戶就給破開了,衝進來了,我手裡沒有東西呀。然後他突然就有兩個人把我兩隻胳膊就都給架住了,然後都是特別高的人,把我就給拖出屋子了。」

面對瓦窯村業主們當下的處境,王女士特彆強調了兩點,首先是不要抱有幻想,「咱們這個(遭遇強拆)都算是整治違建別墅的這樣一個運動。我不知道大家知道不知道,去年的6月份,全國開了一次會議,其中有國家的副總理,有國土資源部的部長,聯合14個部委,一塊兒開了一個會。這個會上面的一個非常大的一個重點就是說,大家要提高認識,提高到什麼程度,就是要提高到講政治的認識。所以,現在這個(強拆),那你想想,任何一級政府,任何一級的官員,他能不去講政治嗎?不講政治正確,對他們意味着是什麼?所以不要想着說的,有任何一級政府會出來替老百姓說話。」

「(我們業主)寫了很多的信,然後都沒有任何的作用。後來鎮里,在南口鎮的鎮里網站上有一個主張權利的公告,我看了一下,就是他們(崔村鎮)香堂(村)也有這麼一個過程,就讓大家去主張權利。我們傲山國際是,這個小區一共48戶,其中有8戶就是說,那政府讓咱們去主張權利,咱們一定要去;還有40戶呢,就不去。但是最後證明,這8戶一樣都拆了,並不因為你去響應政府的號召,我去登記了,我去拿着我所有的合同。但實際上,現在看來,他只是想摸清整個小區的情況,並沒有說是,我就會給你區別對待,絕對是沒有用的,我覺得所以這個大家也不要有任何的幻想啊。」

王女士繼續強調,第二點就是要團結起來,要有組織,群聚力量才會大。她說,「第二點就是,一定要團結起來。如果不團結的話,就像我們那樣。最後一戶一戶的,最後剩下所謂的這個堅守戶,那就是上來幾十個人、幾百個人,對你一個人、倆個人。你根本就,你的血肉之軀你是抵擋不住它那種國家的強大的機器。所以一開始的時候,你們一定要就是,實際上我在香堂也有一些朋友,因為都是退休了嘛。在這兒也有一些朋友,但實際上我是覺得,之所以最後沒有動你們兩家(香堂村和瓦窯村),是你們人多,人多就會聚眾,那聚眾的後果,這個是要想的。但是如果你們大家不團結的話,分散開來,你不能聚眾了,那他們誰都不怕了。」

瓦窯的業主,聽王女士敘述整個強拆情況後,大致形成一個共識。有業主說,「對,放棄幻想!我們沒有辦法,那個橫幅上,什麼愛黨愛國呀,放棄幻想,放棄一切幻想。我們捍衛的是我們的家園和憲法。」

還有業主表示,「還有一點就是每一家,記住了,它只要動了一家,其它全保不住。所以,所有的家,都是我們自己的家。每一家都是我們自己的家。」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大紀元記者夏松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