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文革秘事女演員反對陪舞被槍決

李香芝,山東陽信人,1947年參軍入伍,先後任北京市勞動人民文化宮文藝科科員,杭州話劇團演員、副團長,南京歌舞團副團長,江蘇省歌舞團合唱隊副隊長。

李香芝工作勤懇,為人正直,曾跟友人說過:「1958年經濟失調,毛澤東有沒有責任?不能把什麼過錯都推在劉少奇身上啊!」「彭德懷給毛澤東寫了意見書,怎麼能說是反毛澤東呀?」「毛澤東為什麼把自己的老婆捧得這麼高?」

1966年,李香芝被推選為江蘇省歌舞團紅色造反隊的勤務組成員。要造反就要寫大字報,揭發修正主義路線在省歌舞團的表現。

李香芝想來想去沒別的可揭發,只是覺得歌舞團挑選演員為首長陪舞是一種很不好的現象,就與一些人商量,聯合寫出了一份大字報,說我們江蘇歌舞團長期以來不務正業,大搞交際舞,光做衣服就花了6萬元,買西洋樂器花了10萬元,還在江蘇飯店舉辦訓練班,每人都要經過考試才能畢業。舞會上的音樂也是靡靡之音,一跳就是大半夜,第二天的練功也搞不成,簡直把我們歌舞團的女舞者當成了舞女。

她還寫了一份意見書,準備寄到北京,要求中央首長帶頭不要找演員去陪舞。考慮到這樣弄不好會被打成右派--1957年自己就因為說話走火,被劃為中右,最後她把這份已寫成的意見書燒了。

1967年1月26日,南京的造反派奪取了江蘇省和南京市的黨政大權,大打派仗。李香芝心灰意懶,又生了肝病,退出了造反派組織。

1968年,江蘇省成立革命委員會以後,開始殘酷迫害幹部群眾。第一個迫害步驟是清理階級隊伍,各機關團體都辦起了非法拘留人的「牛棚」。李香芝被從医院裏揪出來,關押到南京農學院專設的牛棚。因曾在地主伯父家生活幾年,她被誣稱為地主分子;因轉黨手續不全,她被誣稱是假黨員;因文革初參加一些派性活動,她被說成犯有反黨亂軍罪。有人還揭發她在南京歌舞團用牛奶洗臉,吃包子不吃皮,追求資產階級的生活方式。事實真相是:「據我所知,(李香芝)用牛奶洗臉有過一次,因為奶沒有吃完,剩了一點擦了一下臉;有一次包子掉在地上怕臟,把皮剝掉了。把這些事說成一貫的,經常的,顯然是有人為的誇張。」

經過半年多的關押批鬥,對李香芝的隔離審查取消了。剛從牛棚釋放出來喘口氣,從1970年8月起,李香芝又作為一打三反的重點對象被關了起來。

1972年2月,李香芝被誣為現行反革命分子,正式逮捕入獄。

「揪李香芝戰鬥隊」指控她態度惡劣,她卻罵戰鬥隊是反革命,隨後發展到拒絕學習毛澤東語錄。他們要她站在毛澤東像前請罪,她死也不幹,昂首挺立,兩手往口袋裡一插,傲氣不可一世。

堅貞不屈的李香芝最終還是被逼瘋了。在大寒天里,她脫得只剩內衣,在囚室通宵跳舞,無緣無故地大哭大笑。他們說李香芝裝瘋賣傻。

1971年8月2日,江蘇省委書記、省革委會第一副主任做出批示:「將李犯立即被(逮)捕,關起來,不準任何人提審。」至23日,這位負責人又批示:「同意政法組的意見(處以極刑),望力級(立即)執行。」9月2日,林彪出逃前11天,李香芝未經任何審判程序,便被倉促拉到江蘇省京劇團禮堂參加公判大會,綁赴刑場,執行槍決。

李香芝被冤殺後,她的丈夫、資深的人民空軍飛行員,時任南京空軍作戰處作戰參謀的姚秀琪,因受牽連,被下放到南京微分電機廠當工人。兩個女兒也備受歧視。姚秀琪不服,多次寫信申訴愛妻蒙受的不白之冤。

(本文略有刪節)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大同吧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