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林忌:香港成為新冷戰最前線 美國宜早動手徹底解決

作者:
香港問題,終於成為了民主自由對抗極權的最前線;中共毀約,破壞《中英聯合聲明》,不但是針對香港人的問題,而是顯示中共為達目的不擇手段,他日不惜一戰的問題。今日香港,不止是明日台灣,而是明日的東南亞各國,明日的日本,明日的澳大利亞、新西蘭,明日的美國,因此今次中共的做法,其影響遠遠超越了早前自己的評估,無容置疑。

中共人大通過「港版國安法」,引來美國宣布廢止《香港政策法》下,對香港的特殊待遇,英國作為《中英聯合聲明》的簽署國,亦宣布要改變BNO英國國民海外護照的待遇,先放寬到英,可續簽12個月計的簽證,以至最終得到全面公民權的建議;有人認為,這些都不足以阻嚇中國,認為這都在中國的計算之內;然而計算還計算,中國還是嚇了一跳,從中共外交部不斷前後矛盾的反應,以至對美英各國老羞成怒的回應,即可見到即使中國「預期」各國會反制,也未料過其反制來得如此迅速果斷。

美中貿易戰發生以來,大家都不斷在估計,究竟美中之間的矛盾能否解決,歐美各國與中國的關係,將會向甚麼方向發展;然而就在全球開始都出現質疑中共意圖的聲音,質疑中共繼續經濟發展,將會對世界帶成甚麼影響的時候,中共不但沒有收斂其言行,反而不斷搞「戰狼外交」,對世界各國張牙舞爪;在西南與印度軍事衝突,在南海被一向親中的印尼投訴聯合國,反對其九段線,更不用說一直爭議的越南與菲律賓,不斷受經濟恐嚇的韓國,以及為釣魚台爭端的日本。

以往西方各國「不知痛」,是由於被欺負的,並不是自己;歐美各國「悶聲發大財」,受影響的是在中共直接恐嚇下的亞洲各國;如今中國違反《中英聯合聲明》,取消香港的自治地位,直接衝擊的,當然是與中國簽約的英國,以及為此撰寫《香港政策法》的美國。對美國而言,貿易談判中已經清楚見到,中國在談判中態度的反覆;在簽署首輪協議之後,就爆發武漢肺炎,然後中國就再藉此不打算守協議,趁歐美各國為疫情無暇他顧,然後再在香港問題發難;美英如今才有反應,就是以往事不關己,與如今終於認知到中共之惡的差異。當美國終於知道,與中共簽甚麼約,到最後根本只是一張廢紙,那麼對華政策,除了強硬針對中共之外,還餘下甚麼選擇呢?

更嚴重的問題,就是以往對習近平搞獨裁,或者對中共不斷以意識形態滲透西方各國,宣揚其獨裁的「優越」,各國都不放在眼內,以為這是中共為求自保,擔心其政權不穩的無謂事情,而沒有認真處理;然而近兩年中共不斷擴軍,再對西方如澳大利亞、新西蘭與加拿大等,配以當地華人再干預他國內政,這就顯示中共的野心遠不止於維持現狀,而是要稱霸,以至推翻民主自由世界的秩序。亦因此以往美國講起中國,只是單純的經濟,而如今已變成了軍事與安全的問題。美國對中共在香港違約的考量,就已經不再是美國在香港的貿易順逆問題,而是香港如果完全淪為中共的工具,為中共提供更多資金、國際貿易網,製造更多的何志平與陳馮富珍,對歐美各國害處的問題。

因此最可笑的,就是香港特區政府,以至《環球時報》胡錫進之流,不斷只以美資在香港的利益,去質疑美國是在傷害自己云云;最簡單的反問,就是這些年美國都不介意每年對中國達5000億美元貿易逆差,以至3000億的知識產權爭議,竟會因為香港貿易順差的300幾億美元而擔憂?對美國而言,及早終止中國野心,以防止發生將來的戰爭,遠遠比起這每年300億美元的順差重要;今次不去制止中國,當中國未來大舉造艦,大舉擴軍時,美軍要付出的代價,又豈止這每年區區的300億?

因此香港問題,終於成為了民主自由對抗極權的最前線;中共毀約,破壞《中英聯合聲明》,不但是針對香港人的問題,而是顯示中共為達目的不擇手段,他日不惜一戰的問題。今日香港,不止是明日台灣,而是明日的東南亞各國,明日的日本,明日的澳大利亞、新西蘭,明日的美國,因此今次中共的做法,其影響遠遠超越了早前自己的評估,無容置疑。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