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短評 > 正文

陶傑:其實早已打烊

作者:

1997年7月1日,中英雙方簽署文件,英國正式交還香港予中國。

中國悍然在香港引入「國家安全法」,並設立專門機構,行將不受基本法22條規管,直接執法,將林鄭月娥的特區政府和警隊一腳踢開,並建立秘密警察。

亮出此一底牌,是中國認定西方國際資本捨不得香港這個賭場與中國的龐大市場,不會就此翻臉離席。

這豪賭是鴉片戰爭未了的「中西文化衝突」。中國一貫認為遭到「西方列強」的不公平對待,即使收回香港主權,中國能直接控制的只有林鄭月娥的行政機構,包括警隊。連立法會也未從心所欲操縱。

中國無法控制的,還有英國普通法建立的司法制度,以及以英國司法理性思維掌控審案文化的各級大法官。

雖然中國早向香港大學的法律學院下手,釜底抽薪,開除被認為是培養英式思維新梯隊的法學院院長陳文敏,並大量滲透律師公會,但對於上層建築的大律師與高院以上的裁判官,滲透與改造的成績極為有限。

第三就是銀行金融界。這一塊領土則幾乎完全由美國控制。不但聯繫匯率要乞求美元掛鈎,各銀行的存款與資金流動,全部受制於美國制訂的反洗錢條例,中國除了以由美國得到的 IT技術滲入各銀行的大數據,對於美國人定下的全球金融規矩,未能撼動於分毫。這一點其實有損民族尊嚴。

因此中國在1997年「收回」的香港主權,實際上不足3分1。

林鄭月娥等歷屆特首,雖然在台前時而面黑、時而張牙舞爪,但似乎香港的下一代對於林鄭「行政主導」的班子,仍然離心劇烈。

面對9月即將舉行的立法會選舉,中國認為有重大危機:若容許泛民與一些學者倡導的35+,即奪取立法會過半席位,則特區政府預算案無法通過。

若預算案中對警方增加撥款,則立法會否決整個預算案,由新的財政年度開始,政府無法用公帑經營各機構,如同行政完全癱瘓。

此一漏洞,當年的所謂基本法草委,包括中國代表沒有看出來。因為當年「草委」都相信鄧小平的話:港人治港,高度自治。連魯平在1993年也在「人民日報」明確重申:將來香港的事,完全由你們管,中國只管國防外交。

其時雙方的接納是基於一個假設:鄧小平答應的「一國兩制」不會改變,而且視泛民為「愛國」。因此英國基於此一承諾,97年之前鋪定半節路軌,以為英中合作,通車之後,香港可以儘快普選。

若香港普選早能起步,反對黨和政府之間,會懂得在議會內妥協,會明白如何「顧全大局」,因為此一「大局」,會由香港人範圍內不同的持份者,以辯論和選舉的正常方式化解衝突。每四、五年一次,這是處理社會政治衝突唯一最好的辦法。

但是紅色中國的意識基因天生與此價值觀相衝。年老的鄧小平不是不知道,就是那時故作糊塗。二十年來,鄧小平死後的中國與香港的衝突不斷,終於演變為今日不可調和的攬炒局面。

香港這個灰姑娘的神話,其實在1997年6月30日已經終局,只不過太多人不相信已經打烊,還要多跳兩輪圓舞曲。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CUP 新聞回帶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短評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