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對比 > 正文

魏晉:當奇葩申紀蘭遇上學者張雪忠

作者:
申紀蘭也多次對外自稱代表農民,但有人曾爆出,她其實是退休的地廳級幹部,不僅如此,申紀蘭的全家都是高官,丈夫退休前是城建局長,一個兒子是交通局長,另一個兒子是糧食局長,全是油水部門,女兒是師級軍官。申紀蘭本人還開了兩家公司,山西申紀蘭貿易公司和申紀蘭房地產開發公司,在2008年利潤就有七千萬。所以,申紀蘭從不投反對票,忠誠還是有條件的,而且希望自己死後家族還能獲得庇蔭呢!

人大代表申紀蘭

中共在北京兩會,今年有看點的人大代表不多,但申紀蘭每年都值得翻出來說一說。不過,碰巧今年有位法律學者張雪忠發了一封公開信,吁人大代表聯署國民制憲。所以,兩件事一擺,就有笑點了。

在近3000名全國人大代表中,最奇葩的人大代表就算是申紀蘭了。她從18歲少女至九旬老嫗,13次當選人大代表,也是中國唯一連任13屆全國人大代表的人。

申紀蘭是山西「選出」的全國人大代表。沒有什麼文化的她年輕時是農村「勞動模範」,1954年當上第一屆全國人大代表,一直當到現在,前後66年,66次赴北京開會,堪稱奇蹟。

中共建政70餘年政治鬥爭慘烈,申紀蘭也經歷了無數次運動,大躍進文革,四人幫,改革開放,六四,從江澤民到胡錦濤,直到習近平所謂新時代,經歷不少禍國殃民的表決。有趣的是,文革打到劉少奇,鄧小平時她舉手,鄧小平上台她仍在台上。政治翻復無常,此人一直不倒,可能是誰都需要留她舉手?黨的領導人也是人,上上落落如走馬燈,黨也是一個生命,還是一個邪惡的生命,其實是黨要留她有用。

所以申紀蘭事迹不時會被中共拿來做宣傳,黨媒人民日報》海外版曾整版刊登對申紀蘭的報導,讚揚她在改善婦女地位等方面作出的貢獻,並稱讚她「忠於黨」。

那些風光時期的黨的領袖們都願意接見申紀蘭,申紀蘭受毛澤東接見,在周恩來家中作過客,和鄧小平一起照過相,江澤民稱她是「鳳毛麟角」,胡錦濤要叫她「申大姐」,習近平乾脆親自給她掛一個「(中共)共和國勳章」。

中共的人大被稱「舉手機器」,而申紀蘭更在2010年以「從不投反對票」名揚天下,被稱為所謂人大「活化石」。

有人認為,她並沒有見風使舵,也沒有投機,她是打心底里真的認為人大代表是不能投反對票的。也有人說她是用黨性代替人性和感情,因為她就是「機器」。

但申紀蘭能夠這樣做,其實也是有交易的,她確實是一名既得利益者。筆者曾在大陸人大系統工作過,能夠當上人大代表的,都非富即貴,所謂各行各業的「精英」,早已是混得不錯,要向黨靠攏獲得政治保護罷了。一些基層的聽話的工作者,可能會被安排充下門面,表現人大代表的廣泛性,但也是有交易的,有名有利,然後必須聽黨指揮。

申紀蘭也多次對外自稱代表農民,但有人曾爆出,她其實是退休的地廳級幹部,不僅如此,申紀蘭的全家都是高官,丈夫退休前是城建局長,一個兒子是交通局長,另一個兒子是糧食局長,全是油水部門,女兒是師級軍官。申紀蘭本人還開了兩家公司,山西申紀蘭貿易公司和申紀蘭房地產開發公司,在2008年利潤就有七千萬。

所以,申紀蘭從不投反對票,忠誠還是有條件的,而且希望自己死後家族還能獲得庇蔭呢!

2012年申紀蘭在北京大會堂前接受媒體採訪,她說,「我們是民主選舉,我不和選民交流」。

從這個角度,申紀蘭是反民主、反憲政的。但她是被動的,因為她還說:這麼多年來,「領導也不和她多交流,只要她舉手。下面的,她也用不着交流」,她認為,「和選民交流不合適」?

想不到因此有網民點贊:這是「唯一一個敢在鏡頭前說真話的人民代表!」而且,申紀蘭好象沒提什麼議案,也就不存在奇怪的議案,但其他代表,則時常爆出奇葩議案,今年就有,如禁買進口奶粉,讓因疫情歸國的留學生入學高職高專等。

其實歷來中國那一屆一屆的人大代表,誰不是舉手機器?申紀蘭只是一個極端的代表,只不過她舉手連着舉了66年,無人能比。不止在人大和政協里混的,在中國,有很多人是弱化版的申紀蘭,早已被這個外來的共產政權奴化。

也不全是這樣,這時候我們的話題來個大轉折!比如,並非人大代表的原中國華東政法大學副教授張雪忠兩會前就冒死給包括申紀蘭在內的人大代表發了一封呼籲實行國民制憲的公開信。

張雪忠的近萬字致中共全國人大代表公開信,呼籲國民制憲,實現中國政治和平轉型。他認為憲法應是全體國民政治意志的產物,但中國現行憲法的制定並未包含國民參與的程序,全國人大既是由憲法創造的,又是創造憲法的,使得中國憲法「根本是一部偽憲法」。人大代表不是中國人自由選舉產生的代表,缺乏國民的授予和委託,以及定期的、自由的和有競爭的選舉。民權在中國不受重視,憲法規定人民必須接受某個政黨的領導,根本談不上一切權力屬於人民,十足的荒謬。

張雪忠認為,一黨永久專政和人民主權根本是一個悖論。張雪忠並在信中附上「中華統一共和國憲法草案(學者建議稿)」。他隨後於5月11日被上海警方帶走,約二十四小時後獲釋回家。

與申紀蘭相比,張雪忠是怎樣的人?他身為學者、律師,常常為弱勢群體免費打官司,甚至自己出車馬費、為對方提供補助;學校把他從教師崗位丟到退休人員服務中心做後勤,這樣的羞辱也沒有絲毫磨損他的意志。他的朋友說,張雪忠是一個只向真理低頭的人。

張雪忠曾為新公民運動活動家趙常青、李化平、江西新余公民劉萍、異議作家郭飛雄等人代理過維權案件。他頻頻發文批判一黨專政,並於2012年退黨。2013年,張雪忠被華東政法大學正式解聘,2019年律師執業證被吊銷。

這次張雪忠被抓一天後放了回來,但在兩會期間肯定在被軟禁中,假如中共不倒,他也不會再有好果子吃。而申紀蘭,到死一刻,黨也要讓她備受哀榮,因為黨感到再難找到另一個她。但願黨比她還早死!

責任編輯: 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