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國際新聞 > 正文

「我們錯了」瑞典前國家防疫專家終於說了句實話…

瑞典是個外宣做得十分出色的國家(甚至超過了英美),該國幾乎所有的官員、媒體人都會自覺地維護國家顏面,從不評論政策中負面的因素。這使得瑞典作為一個人口只比香港多點的國家,擁有了世界級影響力,也成為美國總統候選人桑德斯津津樂道的「社會主義典範」。然而,由於疫情,有個人罕見地站出來說「我的祖國錯了」,她是……

前任瑞典國家傳染病首席專家林德

罕見地打破了她的沉默

對比周邊的三個北歐國家

瑞典在防疫上做得實在太差了

而且哪怕是在不檢測不統計的情況下

計算到的死者也大於3個鄰國總和的3倍

這實在太對不起諾貝爾獎了

https://amp.theguardian.com/world/2020/may/24/sweden-wrong-not-to-shut-down-says-former-state-epidemiologist

1

瑞典防疫專家的獨白?

前任瑞典國家流行病學家林德女士,史無前例地打破了她對該國備受爭議的冠狀病毒戰略的沉默,她說,她現在認為,瑞典當局應該在病毒大流行的早期階段,實施更嚴厲的限制措施,以控制病毒的傳播。現如今,全都失控了……

2005年至2013年擔任瑞典國家首席傳染病專家的安妮卡•林德(Annika Linde)曾負責監督瑞典對豬流感和SARS的反應,而今年,她表面上一直表示支持着瑞典在其繼任者安德斯•特格內爾領導下採取的「群體免疫」措施。

然而,就在昨天,她成為了第一個打破沉默的公共衛生成員,她罕見地對媒體說,由於瑞典的死亡人數相對其鄰國丹麥、挪威和芬蘭太高了,她改變了主意。

過去的一周內,該國每百萬人口中,平均每天有6.08人死於新冠肺炎,為全世界最高

上周的一項調查顯示,斯德哥爾摩截僅有7.3%人口獲得了病毒抗體,僅達到了實現「群體免疫」標準的十分之一,並沒有比西班牙等實施封城的國家高。本周,瑞典累計死亡人數已是三個北歐鄰國之和的三倍。

林德女士說:「我認為,我們需要更多的時間做好準備。如果,我們很早就封城……在那段時間裏,我們本可以確保我們能保護的弱勢群體……」

瑞典上周連續兩次以

7天平均死亡率

創下

全球人均死亡率之最

,預計本周末總死亡人數將超過4000人。而這個國家的總人口才1000萬,只比香港多一點。

丹麥芬蘭挪威的人均死亡率,分別比瑞典低4倍7倍9倍。這3個鄰國都實行了嚴格的封城令。

牛津大學數據庫,從5月13日至5月20日,人口約1000萬的瑞典,每百萬人中平均每天有6.08人死於新冠肺炎,為全球最高。其後依次是英國(5.57)、比利時(4.28)與美國(4.11)。

接受官方建議在海邊曬太陽的市民

從4月到5月他們都沒有隔離

面對疫情,瑞典實行了發達國家中限制最少的戰略,他竟然讓本國的中小學酒吧餐館購物中心健身房開放着,而且,最多還允許50人聚會。而且,這種全民防疫嚴重依賴社會責任感和公眾常識。

依然在聚會的瑞典年輕人

林德說,她最初與大家分享了支撐瑞典做法的思想。她說:「我認為,人們的基本看法是,不管你做什麼,遲早都會讓整個人口受到感染。」

「所以當安德斯·泰格內爾說『我們將使曲線變平,我們將保護弱勢群體』時,我想『我們將在一段時間後達到群體免疫。這可能是一個很好的策略。我可沒那麼挑剔。」

疫情期間斯德哥爾摩街景

自那時以來,許多國家已經證明,有可能大幅度降低冠狀病毒感染的發生率,並至少暫時控制這一流行病。

與此同時,瑞典保護老年人和其他風險群體戰略的第二部分,也失敗了。

「這就像一個夢想,我們可以保護老年人,在現實中幾乎沒有基礎,」林德說,作為一個72歲的老人,他已經在隔離中度過了兩個多月。

瑞典的政治家、媒體和公眾繼續在很大程度上支持公共衛生機構處理這一流行病,只有一小部分學者和研究人員除外。林德的批評,首次在達根斯尼赫特頻道的採訪中出現,標誌着公共衛生機構成員的首次批評干預政策。

草坪上休閑的瑞典市民

泰格內爾在接受瑞典國家廣播電台今天播出的採訪時承認,瑞典正處於「可怕的局勢」,但他否認了封城會有任何幫助的想法。

「提出這樣的批評,並說『如果我們把城市當作監獄關起來,我們以前可以做得更多,這是很常見的。但當我問這個問題時,我們到底能做些什麼,改變這麼多呢?'那我就沒有那麼多答案了。「

林德說,特格內爾把瑞典養老院感染率奇高的責任,推給了當地政府和經營養老院的私營公司,這是完全錯誤的。

她說,這聽起來「合乎邏輯」。「但應該向上告知,準備工作已經到位,以便那些決定戰略的人都知道,國家戰略是有可能實現的……而現在,卻看不見前景。」

口罩什麼的也沒進入視野

人民期待着早日感染並群體免疫

她將瑞典做法的失敗,部分歸因於公共衛生機構不願意根據西班牙流感和豬流感等病毒大流行的經驗,將預先準備好的戰略調整為冠狀病毒防疫。

她說:「事實上,將其與流感疫情進行過多的比較,可能會讓我們在一開始就做出錯誤的假設。」。「例如,如果我們更加意識到無癥狀個體傳播的風險,我們可能會有另一種政策。」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星系花園秘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