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胡錫進為什麼總是一副便祕的樣子?

作者:

環球時報》的胡總編輯大家都不陌生,這份報紙掌握在胡錫進的手裡後,以「媒體應是國家利益的看門狗」為宗旨,始終戰鬥在一線。十幾年來,胡總編輯和他的報紙都兢兢業業地在看護國家利益。

2012年南國媒體登載一篇圖文報道,令人印象深刻,這是一條飛向空中叼飛盤的狗的照片合集,配着碩大的標題「環球飛狗叼盤精采瞬間」,當時大家一下子就明白說的是誰。

同時「胡叼盤」的江湖綽號也隨之一時暴起,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近年來,他戰鬥在微博公眾號等新媒體上,坐擁千百萬粉絲,呼風喚雨,指點江山。僅看他在個人社交平台上發出的文字已經讓人感到殺氣騰騰,再看他的各種演講視頻,直教人嘆為觀止。

他的臉上常常有一種便祕的表情。

每次看他的演講視頻,總能從他多變的面部表情上捕捉到一種猙獰扭曲,極度憤懣,咬牙切齒的情緒爆發。

從猙獰的臉部到他的誇張的肢體動作,隨時要放射出暴烈的怒火,隨時要吞噬帝國主義及其一切走狗。

激動處,他的五官扭曲,愁眉鎖眼,這就是一種便祕的表情,拉不出來痛苦不堪。觀眾在他的時而溫文儒雅時而滿腔怒火的腔調下恐怕也會嚇得大小便失禁的,我想這是會傳染的。

 

 

前一秒,溫潤如玉,後一秒,猙獰可怖。

我想這肯定是運用了「斯坦尼斯拉夫斯基表演體系」才有的真功夫。

尹天仇苦苦摸索不到真諦,才會在海邊痛徹心扉地喊「努力奮鬥」。

 

 

 

 

胡總編輯總是憤恨同胞不把血肉鑄成新的長城,所以就把自己塑造成肉體長城,阻擋帝國主義的入侵,同時掌控國際輿論的話語解釋權,這明顯是「肉體防火牆」的作用,真的是苦心孤詣。

他可以把自己比作被抽打的陀螺,讀者給他一鞭子,政府給他一鞭子,他啪啪的不停地轉動,絲毫不敢懈怠。只要停下來了,他就如《盜夢空間》的陀螺那樣,怕會驚醒了夢中人,也會讓自己像成為廢物那樣被拋棄掉。

胡錫進自詡是複雜中國的報道者,他同時也深刻的體現了他自己的複雜性。

他看了《江湖兒女》,認為充滿了負能量,看的讓人難受;他卻挺希望《小時代》的票房大賣。

他會在微博上深情脈脈地為逝去的父母寫長篇悼文,也會不厭其煩得和方方唇槍舌戰地辯論。

他不懼怕地方政府打電話來刪稿子,卻時常默默把有爭議的文章自己刪除。

他高調聲稱自己是和平主義者,卻大聲疾呼要擴增核武庫。

總之,哪裡都有他戰鬥的身影,他也總是一副憂國憂民的愁容。

他當《環球時報》的總編輯十四五年了,穩坐釣魚台,始終立於不敗之地,他說這是因為他掌握到了真理,並且始終小心翼翼地不去觸碰禁忌。

他既要受到讀者輿論的批評攻擊,又要為國家利益當看門狗,時常還要擔心不被反噬。

所以這常年的心力交瘁,生動的展現在了他的面部表情上。久而久之,這滿臉扭曲下的肌肉堆積所形成的便祕表情只會愈發深重。

飛盤在三百六十度旋轉,飛狗始終可以快速叼住。

胡總編輯日益精湛的職業素養和業務水平讓他遊刃有餘,對付任何事情他都可以兩面討好,左右逢源。

但是我想常年臨不測深淵而不死的人,總也有陰溝翻船的時候,這道理,總是不錯的。

但是對於胡總編輯,可能因為他是陀螺,不能停也不敢停,所以任何勸誡都是無用功。

所以我這篇文章純粹是要解答本文標題的靈魂拷問的,沒有其他的任何意思,這是需要特別註明的。

責任編輯: 夏雨荷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