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章天亮: 「千枚核彈」論凸顯無賴心態 制裁招數組合中共將無以招架

中國經濟環境崩塌,中共違約中美貿易協議,面臨制裁懲罰將無以招架。

中共軍方鷹派代表人物喬良發表了他關於武統台灣不是一件着急的事情、台灣問題其實是中美關係問題的言論,公開表示示弱之後,中共《環球時報》總編胡錫進則跟進發表了狠話,他說中共應該在短期之內將核武庫中的核彈頭增至千枚。胡錫進的話其實具有非常大的挑釁意味。這反映了中共什麼樣的心態呢?

5月4號的時候,川普說,兩周之內他會對第一階段的貿易協定的執行情況進行評估。現在中共的反應相當緊張。對美國而言,如果中共不執行協議的話,除了眾所周知的加稅懲罰,美方有哪些招數可以使用呢?

著名文化歷史學者、時政分析評論家、自媒體人士章天亮教授,在他的「政論天下」視頻節目中就這兩個問題做出了獨到深刻的分析評論。

當下中共國怪象:武官示弱、文將張狂

章天亮表示,喬良示弱其實在中國是一個特別奇怪的現象。為什麼特別奇怪呢?因為在任何一個國家通常軍方都是強硬派的,軍方會發出強硬的聲音。因為軍方就是要打仗的。當然國際社會或是地區局勢越緊張的時候,軍方的重要性就越凸顯。所以軍方一般來說,包括美國也是一樣,都顯示強硬。當時美國對中共綏靖得最厲害的時候,在美國五角大樓也對中共持有一種非常強硬的態度。所以一般來說,軍方態度強硬;文官通常會是一些比較溫和的人,比如說美國國務院,在過去40年當中對中共就相當溫和。可是我們看,中共這邊恰好反過來了,軍方現在在認慫,《環球時報》胡編倒是變得特彆強硬。

但是胡編講這樣的話,倒是特別值得討論一下:他說不要以為核武器在平時是沒有用的,中國其實每天都在默默地使用這些核武器,用來塑造美國的精英對中國的態度。章天亮指出,胡錫進完全是在瞎扯,如果你有核彈頭,就可以讓美國對你示弱服軟,讓美國對你更加友好的話,那麼請問,在冷戰的時候,蘇聯有多少核彈頭?中共現在核武庫中的核彈頭是不足一千枚的,但當時蘇聯有多少?蘇聯在冷戰時,它核武庫里有27000枚核彈頭,其中有11000枚屬於戰略核彈頭,16000枚屬於戰術核彈頭。試想一下,27000枚蘇聯核彈頭,按胡編的說法,應該每天都在默默的塑造美國的精英對蘇聯的看法,最後結果怎麼樣呢?蘇聯不是解體了嗎?美國對蘇聯妥協了嗎?

胡編言論只能給人兩個結論

當胡編說這個話的時候,只能讓人得出兩個結論,第一是在騙小粉紅們,給小粉紅打激素一樣讓他們興奮起來;第二就是胡編根本不懂什麼叫核戰爭,他以為這種核威懾,美國一害怕,就好象是跟美國就同歸於盡了的一種心態。實際上胡編不了解的是,中共高層其實最怕的就是同歸於盡,因為他們不想死。

我們可以想像一下中共那些高層官員,貪污腐敗,整天淫亂,想盡各種辦法為自己續命,為的是什麼,不就是為了能夠在人間享受嗎?為什麼老百姓一上訪,中共就要截訪呢?老百姓一說什麼中共不喜歡的話,中共就把他們抓到監獄裏,象高智晟王全璋律師等等,中共為什麼這麼干?就是因為中共認為這些有良知的人威脅到了中共享樂的機會,威脅到了他們掌權的機會。如果真的爆發核戰爭,那就是同歸於盡,他們根本就不可能願意。所以胡編這話,其實不僅是對美國的威脅,他也等於間接威脅了一下中共。

核戰爭無贏家,是對全球生態和人類生存的毀滅性犯罪

中共有一個少將叫朱成武,應該是在2005年,他曾經放出過一次狠話。他當時說,中國準備放棄西安以東所有的城市,跟美國打一場核戰爭,美國也要準備犧牲一百到二百個城市。這位朱少將,不知道他是不是懂什麼叫核戰爭。核戰爭一旦打起來,第一,沒有贏家;第二,絕不是僅僅犧牲多少個城市的問題。它不象一般TNT炸藥的爆炸,TNT炸藥一爆炸之後,在方圓幾公里之內的東西摧毀掉了,但是它沒有核污染,沒有許多後續的後果,它跟核爆炸完全不是一個概念。

章天亮介紹說,核爆炸之後,產生的放射性的粉塵,它可能會升得非常高,升到大氣的平流層之後,它會在平流層停留很長時間,甚至可能長達10年;這些粉塵在那個地方,它會遮蔽陽光,讓全球進入核冬天,沒有陽光直接照射到地球上,或者照射到地球上陽光不足的時候,全球就會形成核冬天。1815年,在印度尼西亞曾經有一次火山噴發,那之後整個1815年全球沒有夏天,就是因為當時火山噴發的時候,所噴發出來的那種粉塵到達平流層就把陽光遮蔽了。一旦出現這種情況的時候,全球的溫度會下降,農業也會急劇減產;這個時候很多人的生活、生命都會受到威脅,農產品不足,再加上放射性灰塵到處漂浮,對人是致命的,患癌症的人數就會急劇增加。

現在人類最大的一次核爆炸是在1961年,當時前蘇聯爆炸了一顆叫做「沙皇炸彈」的氫彈,那顆氫彈當時爆炸的當量級是5000萬噸TNT,什麼概念?相當於二戰時期所有爆炸的炸彈的總和再乘以10倍。那個氫彈爆炸的時候,當時它是在離地面4600米的空中爆炸的,爆炸之後,由於它的衝擊波直接衝到地上,就等於巨大衝擊波從4600米高空一下子衝到地上。當時美國地震局探測說,那個地方發生了里氏5到5.25級地震。所以那個爆炸是非常可怕的,幾百公里之內的所有建築物,門窗只要是木頭做的,全部摧毀。當時爆炸造成的空窗期,那種爆炸的衝擊波造成大約一小時全球無線電通訊全部中斷,而且當時爆炸的蘑菇雲升到了64000米,相當於珠峰的8倍那麼高,1000公里之外都可以看到爆炸的火光,在大約220公里之內看到那個爆炸亮光的人,會造成眼睛短暫失明或者白內障。

胡編的胡話實際是中共耍的一種無賴姿態而已

所以那個核爆炸絕不是胡錫進說的象兒戲一樣的東西,那個東西對全球生態都會造成非常大的災難,那可真是同歸於盡。只有共產黨的領導人躲在地下掩體裏面,但最後全球沒糧食了你又能怎麼辦?胡錫進拿這個東西來威脅美國,其實是同歸於盡的思路。

章天亮說,中共實際上它現在衰到一種什麼程度?過去中共經常說,「敵人一天天爛下去,我們一天天好起來」,說什麼你死我活之類的。如今你會看到中共過去說的你死我活,而中共現在是你死我也死,我豁出來和你一塊死。這說明中共現在已經是一種無賴的心態了,抱着一種同歸於盡的心態。但是我們要知道,這是無賴心態,而它其實是最怕死的,所以胡錫進這種話,根本不要當真,中共只不過是耍一種無賴姿態而已。

章天亮隨後分析了中美貿易談判第一階段協議執行的評估和後續對策問題。

貿易協議執行中共違約板上釘釘,美國如何應對?川普:我們可以出的牌很多

中美貿易談判第一階段協議因為是在今年1月份簽署的,到5月4號的時候,川普說,兩周之內他會對第一階段的貿易協定的執行情況進行評估。現在中方的反應相當緊張。對美國而言,如果中共不執行協議的話,美方有哪些招數可以使用?當然加稅可能是一招,但我覺得加稅其實對中共本身已經不是最大懲罰了。

我們看到,由於中共對疫情的隱瞞,造成全球經濟比大蕭條的時候還可怕,這兩天看到美國的一些數據,美國現在的失業率已經達到了14.7%,超過了大蕭條時期,就是大蕭條之後,美國從來沒有這麼高的失業率;而且美國現在因為經濟停滯,美國要保證社會能夠正常運轉,大家還能夠有飯吃,開始大量向社會中泵入美元,就象輸血一樣,給老百姓發錢。發到什麼程度呢?美國的財政部部長姆努欽講,美國準備在第二季度要發行美國的國債,大概2.99萬億近3萬億美元的國債。3萬億美元是什麼概念?就是美國2020年本年度一個季度發行的國債就超過去年全年發行國債的2倍。美國上一次創記錄單季度發行國債,是在2008年金融危機之後,當時這個記錄是,一個季度發行美債大概是5~6千億美元。而這一次等於超過了當時的6倍,一下就發行3萬億美元。可以看出,美國現在也陷入這種美元的饑渴。

這個時候,中美貿易第一階段協定的執行情況就顯得非常重要。前段時間,中共鳳凰衛視王又又問川普是否要跟中共合作抗疫的問題時,川普當時就說,我要看一看第一階段貿易協定的執行情況。依照第一階段貿易協定,中共應向美國增購大量農產品,一年增購2千億,對僅僅是一個季度的話,中共就應該多購買美國產品達到900多億美元。結果我們看,過去的一個季度裡邊,中共從美國進口的商品,不但沒有增加,反而下降了將近6%。也就是說,由於經濟停滯,中共根本就沒有錢去購買美國商品。所以第一階段貿易協定的違約幾乎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了。這就要看川普下一步如何採取行動了。

川普在接受福克斯新聞採訪時被問到,如果中共不履行第一階段貿易協定,川普會有什麼反制的策略?川普說:我們可以出的牌很多。他其中提到了加稅,他沒有肯定說,美國會拿中共持有的美國國債來強制對新冠疫情損失的賠款,或者強制讓中共用美債來執行第一階段貿易協定。但川普提到了加稅。

中共經濟環境崩塌,關稅懲罰已不是最有效方法

章天亮認為,川普實際上就是現在通過加稅的方法,其實已經不能夠讓中共感到那麼疼了。去年川普在加稅的時候,中共感到非常地難受,為什麼?就是因為當時雙方的經濟還在正常運轉。其實中共不執行第一階段貿易協定,第一是沒錢,第二是讓川普難堪,第三中共也想通過這種方式來阻止川普的連任。

中共沒錢了。自由亞洲曾轉載了新華社下屬《瞭望》周刊的一個報導,其中就提到說,中國中部一些省的市縣,財政收入已經下降得非常厲害,連下一個月的工資可能都發不出來了。如果是這樣的話,其實中國的東北可能更慘,因為中國的東北除了大型國有企業之外,幾乎沒有什麼其它就業機會,百業蕭條,在幾十年之前就是這樣了,很多人以為沒有希望了,紛紛都到其它省市去打工,尋找發展機會。所以實際上中共的東北三省的人口,按說應該有一個自然生育率,應該有一個自然增長的過程,但是很多城市人口都是在凈流出,也就是說那地方已經沒有什麼吸引力了,它的就業機會也在減少。所以說如果中西部省份都很難過的話,中國東北可能會更加難過。

中共沒有錢的這種情況會持續下去,它更不可能去執行中美貿易第一階段的協定,如果川普在這個時候加稅的話,也就不能夠對中共形成最有效的打擊。為什麼?因為去年經濟還比較好的時候,中共是靠出口拉動經濟,所以如果川普打擊中國的出口,通過加稅的方式迫使產業鏈外遷的話,中共確實很難過。但是現在又不同了,不需要美國的這種打擊,中國的商品已經很難出口了,因為歐美都沒有購買力了,不需要川普通過什麼方式去加速產業鏈的外遷,現在外企已經覺得在中國生產不安全,很多國家已經在把他們的產業鏈從中國遷出去。也就是說,過去加稅對中共形成的兩種打擊:打擊出口,打擊它的產業鏈。現在新冠疫情已經造成了這種打擊,也就是說,川普加稅的方式已經不是一個最有效的方法了。

制裁招數組合拳可招招致命,中共最怕:推倒信息封鎖牆

章天亮分析說,如果中共不執行第一階段協定的話,我感覺川普即使是給中共一些機會,延遲那麼一兩個月的時間,最終川普各種各樣制裁招數的組合拳就會打出來。

他說,我希望川普可以採取這樣幾個措施:一個就是通過法律手段對中共隱瞞疫情進行追責,這也會得到美國選民的認可,得到國會的認可,國會甚至可能會立法,川普批准對中共進行追責。我覺得這是川普一個非常有效的招數,也是中共特別害怕的。所以這就是為什麼中共它派出劉鶴要跟萊特希澤進行通話,希望能夠對美國進行安撫。第二個就是準備好後續招數,通過各種金融制裁方式也好,通過法律起訴方式也好,通過外交手段推動中華民國能夠加入聯合國的各種組織,哪怕作為觀察員,擴大影響。當然,中共最害怕的就是川普去推倒中共的信息封鎖牆,讓中國人民能夠了解中共的謊言。我覺得所有這些招數川普都把它擺在桌面上,看中共如何反應。坦率講,中共那邊可能沒有什麼反應了,因為它們現在已經沒有什麼招數應對了。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希望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