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鮮事 > 萬花筒 > 正文

做飯是一場人生修行(深度好文)

作者:

很小的時候,我經常跟着奶奶一起去買菜。這個做了一輩子飯的老太太,總會有意識地教我分辨豬肉的新鮮程度、茄子的老或嫩、青菜是否打了農藥......

回到家,奶奶便給我一把小椅子,讓我坐下,幫着她剝豆子揀菜,做些力所能及的小事。

那個時候的我,懵懵懂懂地重複着這些簡單勞動,卻並不懂得奶奶是在教我做飯,教會我一生里最平凡但也最不凡的事情。

現在我長大了,獨自穿行在超市生鮮區,總覺得腳步輕盈歡喜四溢。

看到了精緻漂亮的杯盤碗盞,就不由自主想要全部帶回家。

不開心時做一頓好的吃下去,就不再懼怕風風雨雨。

原來柴米油鹽也是一種成長與修行。

因為,食物中蘊含著大千世界,烹飪里也藏着萬種乾坤。

所以你一定要學會做飯呀,不僅僅是為了填飽肚子,還為了在這個溫柔與殘酷並存的世界裏,用美食與能量治癒自己。

1

做飯是一項生存技能

日本有位癌症媽媽千惠,冒着生命危險生下女兒阿花後,不幸癌細胞擴散,生命進入倒計時。

這位堅強勇敢的母親,想要在離世前,給女兒留下受用終生的遺產。

思來想去,千惠決定教會女兒做飯,因為學會了做飯,便意味着生存能力的形成。

阿花4歲生日那天,媽媽送了一條圍裙作為生日禮物,開始有意識地訓練她切菜、煮湯。

於是,還沒有灶台高的小女孩踩着小凳子,顫顫巍巍拿起菜刀鍋鏟,用稚嫩的小手去擺弄鍋碗瓢盆,調和油鹽醬醋。

別的孩子還膩在父母懷裡撒嬌,阿花已經系著圍裙,掌管起一家人的腸胃和心情。

媽媽自然是心疼的,但也只能狠下心,將女兒一把推進生活的磨礪和考驗里。

她說:「阿花,做飯這件事與生活息息相關,我要教你如何拿菜刀,如何做家務。學習可以放在第二位,只要身體健康,能夠自食其力,將來無論走到哪裡,做什麼,都能活下去。」

阿花做的菜

自食其力,被現在的許多父母簡化為高分與高薪,一句「你只要好好學習,其他什麼也不用管」成為他們的口頭禪。

長大後獨自生活的孩子們,常常將外賣吃成了家常便飯,腸胃問題層出不窮。

可照顧不好身體的人,拿什麼去與生活握手言歡?

從這個角度來講,小女孩阿花的母親可謂用心良苦。

女兒還不到5歲,千惠便與世長辭。

阿花的父親鬱鬱寡歡消沉度日,卻被女兒踮着腳尖做出的糙米飯和味噌湯拯救。

父女倆相依為命,在喪妻喪母的疼痛中繼續着悲喜交加的人生。

長大的阿花

阿花的一生不至於過得太糟糕,因為她不會委屈自己的心和胃,懂得愛自己、愛他人,在任何情況下,都不會放任自己的怯懦和痛苦。

教會一個孩子做飯,便是教會他謀生和謀愛。

2

做飯是一種生活藝術

遇到過一些姑娘,總是談做飯而色變。

說起這個話題時,她們便擺弄起新作的美甲,驕傲地表示自己十指不沾陽春水,是個養尊處優被富養長大的女孩。

做飯,似乎總帶着一絲煙熏火燎的味道,讓人不由自主想到圍着灶台轉的黃臉婆,做好了湯湯水水,守在飯桌前望穿秋水。

因此女孩們下意識地抗拒着,抗拒的或許也不是做飯,而是淪為家庭主婦喪失自我的可悲人生。

我也有過這樣的偏見,畢竟親眼目睹過將青春熬進一粥一飯的奶奶和媽媽,於是迫不及待想要逃離那樣的命運。

少年時只希望將來的自己穿着高跟鞋馳騁職場,而始終不願俯首斂眉洗手作羹湯。

直到大學時去到一位教授家裡做客,他的妻子穿着家常的麻質長裙,笑盈盈地切了水果擺盤端上。

有橙子、獼猴桃和草莓,說不上多麼複雜,但用心一放,整個果盤就生氣盎然地美了起來。

我悄悄往廚房瞥了一眼,只見那位師母盤起了長發,正安靜切着牛肉,他們的廚房裡乾淨整潔,灶台上還擺了一瓶淡淡紫色的乾花。

那天的晚飯很豐盛,紅燒牛肉裝在青花大碗里、涼拌皮蛋擺成了花朵盛放的模樣、翠綠的青菜襯着白瓷盤,一桌子的活色生香。

師母熱情地給我們介紹每一道菜的做法,笑着告訴我們:「我很喜歡做飯,看着它們在我的手裡變得秀色可餐,心裏的滿足和快樂簡直無以言表。」

教授用欣賞和寵愛的目光注視着自己的妻子,連聲說著,夫人辛苦了。

原來真的有一種女人,能把柴米油鹽醬醋茶變成琴棋書畫詩酒花。

我們心生崇拜,再往下問,才知道師母主攻美學研究,對美食亦頗有心得。她當時對我們說了一句話,至今難忘。

她說:「女人做飯,不是為了討好丈夫和家庭,而是為了讓生活更美麗。因為做飯本身就是一門藝術。」

能用一餐飯來表達自己的審美情趣與玲瓏心思的人,自然也懂得從生活重壓里抽出身來,過得有滋有味風生水起。

3

做飯是一份愛的給予

嫁給高先生不到一年,我胖了好幾斤,原本孱弱的身體也在逐步好轉。

因為他費盡心思開發出了許多營養又美味的菜肴,大大刺激了我的胃口,也健壯了我的軀體。

補腎的山藥、滋補的排骨、美容的番茄,他研究各種菜譜,結合我的身體狀況改進加工。

因為那些澱粉、脂肪與維生素可以帶來源源不斷的能量,讓我健康起來、美麗起來。

我覺得幸福,也明白了為什麼要嫁一個能為你做飯的男人。

因為飲食男女的血肉之軀,需要五穀雜糧和肉類蔬果的供養。

當你真正愛上一個人,便會自然而然想要給她最好的,把深情厚愛都藏進一粥一飯、一絲一縷。

你會怕她吃不好,迫不及待要親自操刀開火,把全天下的豐盛美好都端到她面前來。

廚房的溫度,在很大程度上決定着一個家的溫度。

那方寸之間調和着人間五味,熱鬧而溫馨的香氣撲鼻里,有人傾注了許許多多愛。

我們在案板上細細切碎酸甜苦辣,在油鍋里慢慢煎炒悲歡離合。

一生一世的細水長流,其實就在這些小小的幸福和歡喜里。

會做飯的你,待到為人父母,便知道怎樣將那小小身軀養成強健筋骨;待到父母老去,也懂得怎樣用飲食來撫慰他們的老弱傷病。

其實,愛到深處的最自然表達,不過是輕聲問一句:「你餓不餓?要不我給你煮碗面?」

4

做飯是一場人生修行

最會作文章寫詩詞的吃貨,當屬宋代才子蘇東坡

但稀奇的並不是那些錦繡華章里的珍饈美食,而是才子的一雙妙手,文能提筆武能做菜,發明了以「東坡」命名的系列美食,吃得不亦樂乎,活得,也始終酣暢淋漓。

蘇軾的一生,遭遇三次貶謫,黃州、惠州、儋州,都是當時的不毛之地,處江湖之遠,連同肉身被放逐的,大概還有那一腔抱負和激情。

可他的詩詞作品裏,甚少出現四顧茫然的憂鬱悲觀,反而是那種曠達樂觀和隨遇而安,在書卷上鮮活至今,成為許多天涯淪落人的安慰。

這應該與他的愛吃、會吃且善於製作美食不無關係。

黃州僻遠,生活艱苦,蘇軾卻搗鼓出了一道「東坡肉」,味香而色美,與詩作一起傳為美談。

晚年謫居儋州,又發明一道東坡羹,被後世奉為經典。

更不要說東坡肘子東坡豆腐等等了。

我猜想,親手烹制這些誘人美味時,蘇子的一顆心該是靜的,像水滴湧入大海,平靜卻寬厚無邊。

因為,他已看到平淡生活中的溫柔。

蘇子的美食之旅,該是一場偉大的人生修行啊,煎炒炸煮即千錘百鍊,酸甜苦辣就是百味人生,所以寫出了人生有味是清歡,也明了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

一路走、一路吃,不懼山高水遠,也不怕人心險惡。

反正還有一雙手一顆心,還有大江南北的各式美味,世間處處皆風景,人生處處逢知音。

如此,方能將尋常食材化腐朽為神奇。用善於發現美和製造美的心與手,將別人眼裡的苟且,都活成詩和遠方。

當你不知道做什麼時,你就做飯。餵飽自己的胃,心也就不空了。

哭着吃過飯的人可以走下去,哭着做過飯的人則可以走更遠。

因為不滅的信念與不死的夢想,依舊在內心閃閃發光。

責任編輯: 趙麗   來源:十點讀書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萬花筒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