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人物 > 正文

毛為制衡周而重新起用鄧小平

作者:
一向精明但已年老昏聵的毛,這一次卻看走了眼。鄧是一個只能在毛一人之下,而不能在其他任何人之下的大野心家、大陰謀家。在鄧的心目中,一旦毛嗚呼哀哉之後,中共的江山無論是從資歷上;還是從能力上看,落入自己的手中都是「理所當然」的事。被毛恢復並提升多種領導職務之後,躊躇滿志的鄧,為樹立自己的威望和挽救瀕臨崩潰的政治經濟局面,開始着手進行一系列國民經濟的恢復整頓工作,以便為自己的「接班」作準備。這必然與毛的本意相抵觸,雙方的矛盾和衝突已在所難免。

「九·一三」事件林彪死後,雖然周在此事件中表現得象狗一樣對毛竭盡忠心,毛也象對狗一樣賞了一根骨頭給周(毛指示新成立的軍委辦公會議成員:「凡討論重要問題,要請總理參加」)。在尼克松、基辛格訪華這件事中,周更是把一切功勞都歸於毛,謁力貶低自己。

但生性多疑的毛對周仍不放心,因林死以後毛實現家天下建立永續不絕的毛氏王朝的最大障礙——黨政軍的各級老乾們不是被打倒剝奪了手中的權力,就是被毛通過紅衛兵、專案組整得服服貼貼(至少在表面上是如此)。毛認為他們都已不能、或不會對毛的權威和所作所為構成威脅了。

只有周由於善於偽裝、善於兩面三刀、善於當面一套背後一套、善於作秀又具備處理具體事務的能力。在那個真實資訊因毛和中共一貫十分嚴格的控制和保密制度下十分匱乏的時代,周在許多黨政軍老乾中(包括許多毛通過周把他們整得死去活來的黨政軍老乾們在內)、在不明真像的許多民眾中還享有很高的聲望,而這正是毛最為忌憚的。

毛絕不會讓任何一個人的威望和勢力坐大,他早就想把周打倒,以消除這個最後的障礙。但毛一時苦於找不到一個能替代周應付龐雜的內政、外交事務的替手。毛所依靠的那些文革新貴們沒有一個具備處理龐雜內政、外交事務的能力和經驗。

此時的毛,想到了那個和劉少奇一起被他打倒,但毛因他多次在中共內鬥的關鍵時刻站在毛一邊,而給他留了一條後路的鄧小平。林彪剛一死,鄧立即寫信給毛,向毛表忠心,支持毛對林彪集團的打擊清詵、歌頌毛的英明偉大;接着又對自己反黨、反毛、反「文化大革命」的罪行向毛作深刻檢討;並表示自己希望重新出來,在毛的英明領導之下為黨和國家工作。

這正合毛的心意,因為鄧不僅具備處理龐雜內政、外交事務的經驗和能力,而且對軍隊也具有很大的影響力,以及具備指揮軍隊的經驗和能力。鄧的「深刻檢討」讓毛以為有這一把柄抓在自己手裡,鄧只能服服貼貼、盡心儘力為輔佐毛家王朝努力工作,否則隨時可以將鄧再次打倒。

1972年初,毛借出席陳毅追悼會的機會,把反擊「二月逆流」打擊老乾、老帥們的責任推到林彪、陳伯達和王力、關鋒、戚本禹的頭上;毛又宣稱:鄧小平屬於人民內部矛盾,為重新起用鄧作出鋪墊。

毛之所以決定重新起用鄧,是想利用鄧來制衡周,以防止周的權力和威望過大,對毛構成威脅。毛認為他將鄧從絕境中拉回,鄧必定對毛感恩載德,死心踏地輔佐江青毛遠新繼承毛氏大統。這樣就可以在必要時將周打倒,以鄧取代周。

這年8月,毛通過對鄧寫給他的表示效忠和深刻檢討的信上的批示,明確表達了要重新起用鄧的意思,周只好按毛的意思進行一些具體的安排。此事一直被周拖到1973年3月,才根據毛的決定,中共政治局作出《關於恢復鄧小平同志黨的組織生活和國務院副總理職務的決定》。在這年8月召開的中共十大上鄧被「選」為中央委員。

毛在林死後之所以沒有馬上把尾大不掉的周搞掉,有三個主要原因:

一是:前面說到的毛一時從他的親信之中找不到一個可以幫毛處理龐雜的內政、外交事務的替手;

二是:鄧的復出因受周的有意拖延、暗中阻撓(精明狡詐、對毛的卸磨殺驢手法有深切了解的周十分清楚,一旦他被鄧取代,那麼等待他的就是劉少奇、林彪那樣的結局),直到1973年中才正式復出,主持周手裡的一些工作;

三是:1972年5月周被確診為膀胱癌初期,當時如按專家意見,及時手術切除治癒率很高。但毛知道後,連忙指示:對周及其夫人保密、不檢查、不開刀、加強護理和營養。這等於是讓周坐等癌症擴散不治身亡(周后來的結局果然如此)。這樣不僅可以使周死在毛的前面,不能對毛死後的江青、毛遠新構成威脅;而且還不必像對待劉、林那樣動手把周搞掉,使自己少遭一次兔死狗烹的罵名。

毛為了讓新復出的鄧迅速取代氣數將盡的周,於1973年12月12日主持召開政治局會議。毛提議鄧參加軍委任總參謀長,並表示了對主持政治局和國務院工作的周、主持軍委工作的葉劍英的不滿。12月22日毛還提議鄧為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軍委委員參加軍委領導工作。1975年元月毛又提升鄧為中共中央副主席、國務院第一副總理、中央軍委副主席仍兼總參謀長。毛還罕見地稱讚鄧「人才難得,政治思想強」。毛又要鄧在周治病期間代行總理職責。

毛對鄧可以說是恩澤有加,又因毛手中握有鄧認罪、認錯的檢討信的把柄在手,毛自以為鄧從此便會老老實實,不敢亂說亂動。毛一心指望他對鄧的恩澤,能換取鄧對毛氏王朝的忠心。在他死後鄧必將死心踏地地輔佐江青、毛遠新,完成毛由黨天下到毛家天下的轉換的心愿。

一向精明但已年老昏聵的毛,這一次卻看走了眼。鄧是一個只能在毛一人之下,而不能在其他任何人之下的大野心家、大陰謀家。在鄧的心目中,一旦毛嗚呼哀哉之後,中共的江山無論是從資歷上;還是從能力上看,落入自己的手中都是「理所當然」的事。

被毛恢復並提升多種領導職務之後,躊躇滿志的鄧,為樹立自己的威望和挽救瀕臨崩潰的政治經濟局面,開始着手進行一系列國民經濟的恢復整頓工作,以便為自己的「接班」作準備。這必然與毛的本意相抵觸,雙方的矛盾和衝突已在所難免。

責任編輯: 東方白   來源:民主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