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信仰 > 正文

新疆哈薩克族一家三口因堅持信仰被重判

作者:

新疆媒體人迪力夏提和他的兒子。(家屬提供/記者喬龍)

新疆伊寧縣有一家三口因堅持宗教信仰,被當局判刑15至25年。被判刑者的親人表示,在海外媒體的關注下,她的家人之前還能去監獄見到兩個妹妹,但是現在則不準探監。

現旅居哈薩克斯坦的古來夏對本台說,她的二哥迪力夏提和兩個妹妹被判刑後,在自由亞洲電台的關注下,迪力夏提的妻子於五個月前見到了丈夫,小妹妹巴給拉於一個月前獲准其丈夫探監。但是最近,當局再度變卦:「我的小妹妹巴給拉.奧拉白,大妹妹巴合提古麗,吾力拜依和我的哥哥迪力夏提.吾力拜依,在2018年3月被警察無緣無故抓走,一直到6月是沒有任何音訊的。到了6月警察口頭通知家屬說我的小妹妹被判了15年有期徒刑,大妹妹被判了19年有期徒刑,哥哥被判了25年有期徒刑。警察沒有給家屬任何正式的文件或者法院判決書,也沒有說明他們到底犯了什麼罪。甚至不讓家屬詢問他們在哪個監獄,也不讓家屬和他們相見或者通電話,只是每幾個月讓家屬去警察局給他們交錢。」

新疆哈薩克族巴給拉.奧拉白(小妹)被判刑15年。(家屬提供/記者喬龍)

媒體人被判25年兩個妹妹被判15-19

現年58歲的迪力夏提,先後在新疆《伊犁日報社》、《奎屯日報》從事記者、翻譯及文學總編輯等工作。他曾翻譯《格蘭特船長的女兒》等15本文學書籍,《自由》等30多本短篇小說以及3部電視劇。2016年,迪力夏提從哈薩克回國,兩年後和兩個妹妹被捕。

古來夏對本台說,本台報道後,雖然情況有所改善,當局准許探監。她說:「一直到去年11月份,自從您報道了這個案情後,警察允許我的嫂子和哥哥見了一次面。在一個月前(3月份),我的小妹夫和我妹妹兩年以來第一次相見了,第一次被允許探監。我的哥哥和小妹妹被關押在奎屯市監獄,但是我的大妹妹被轉移到了新源縣監獄,大妹夫還沒有被允許相見。」

全家三口被判刑家人不準探監

古來夏說,他的哥哥先後做過三次手術,身體虛弱,需要服用藥物,但在監獄不但得不到應有的妥善治療,而且從早到晚不停的工作。

迪力夏提兄妹三人被捕後被羈押在政治再教育營,當時整個新疆羈押着一百多萬名維吾爾族、哈薩克族等少數民族穆斯林。直到2018年下半年,因受到國際社會壓力,中國新疆當局釋放一部分穆斯林,更多的被羈押者被判刑入獄。

新疆哈薩克族巴合提古麗.吾力拜依(大妹)被判刑19年。(家屬提供/記者喬龍)

警察逼迫被囚者家人提出離婚

古來夏接著說,她的妹夫一個月前探監時,見到妹妹巴給拉目光獃滯,非常消瘦:「警察方面總是給我的兩個妹夫施壓讓他們和我妹妹離婚。現在兩個妹夫一邊獨自照顧小孩子,一邊工作。我給奎屯市政府和警察局打電話詢問我的哥哥妹妹因何罪被抓,接電話的人什麼都不回答。我給中國駐哈薩克斯坦領事館多次寄信詢問,他們也不回答。我的家人,我的親人是無罪無辜的,他們沒有違反任何法律。」

已經取得哈國國籍的古來夏,在此請求中國政府儘快釋放她的家人,還他們自由,並讓他們到哈國與家人團聚。

一家7口草場禁牧補貼款被扣

另一位移居哈薩克斯的哈薩克人阿迪里別克說,他的父親居住在烏魯木齊市米東區一哈薩克鄉,1997年,他的父親承包了草場地16600畝:「還有這張由本村所有共產黨員簽字畫押的證明書,這份是禁牧和草場責任書中有我們一家七口的名字,根據這個,政府會分發給我們一家七口人應有的草場補貼。2018至2019年,根據中國相關法律,政府停發了我們的草場地補貼。2017年為止,我們一直在領取補貼。2019兩年停放的補貼金,按上一年補貼計算,總計為19萬元」。

哈薩克人阿迪里別克說,他在新疆的父母親全家草場補貼去年被停放。(視頻截圖/記者喬龍)

阿迪里別克說,當地村長和村委會擅自決定停發他父母親一家七口人的草場補貼款,此舉屬於非法行為。他要求烏魯木齊市政府就此展開調查,發還扣留的草場補貼款。

一家七口草場補貼款去年被停發

另外,已加入哈薩克斯坦國籍的阿戈卓力.熱赫曼投訴說,他的父親熱赫曼.熱赫木拜家住中國新疆托里縣,從事教育工作31年,因身體欠佳退休,在托里縣第二中學從事普通工作。2012年,父親申請到了哈國綠卡。2017年7月25日,回中國後其護照、綠卡被沒收,2018年2月被送入政治再教育營,11月獲釋。

阿戈卓力說,他父親獲釋後被安排做保安工作,禁止其離開中國。他多次致電父親,但是父親在電話里只是回答「我很好,你們放心,以後再去哈國看你們。」阿戈卓力說,他和母親及全家人懷疑父親在中國受到恐嚇,因此不敢說出真相。

阿戈卓力和在哈國的母親向聯合國及國際人權組織發出求助,並希望媒體報道他父親的遭遇,讓全世界知道中國新疆托里縣民眾的苦難。

責任編輯: 夏雨荷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信仰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