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短評 > 正文

王赫:中共對官員階層的防範

作者:

中共不是通常意義上的政黨。它腦袋後面烙着一個「恨」字,腦袋前面烙着一個「斗」字,對誰都不相信,對誰都是利用,對誰都防範,其中包括所謂「自己人」,就連它的多任領導人都沒有好下場。本文就雜談一下中共對官員的防範問題。

中共靠暴力和謊言竊國,也靠暴力和謊言治國。它治國的主要工具,是「自己人」,即號稱現有的9000萬黨員、461萬個基層黨組織。它用巨大的利益來籠絡住「自己人」。大陸的中上階層、油水部門、「肥差」,基本上是被「自己人」霸佔了;當然,中共還利用了些「無知少女」(即無黨派人士、知識分子、少數民族、女幹部),當花瓶,點綴一二。

中共利用「自己人」牢牢攫取、掌控着權力、資源,整個中國都是它的私產。用曾經的南斯拉夫副總統、鐵托接班人密洛凡·德熱拉斯的名著《新階級》中的話講,就是:「共產主義革命是以取消階級為號召開始,但最後竟造成一個握有空前絕對權威的新階級,其它的一切都不過是欺騙和錯覺而已」,「當代共產主義最主要的一面,是這個所有者兼剝削者的新階級」。用中國老百姓的話講,就是「解放是搶劫,改革是分贓」。

但是,利益籠絡不是萬能的,歷史上出身於貴族階層、即得利益者階層的革命者多得是,蘇聯解體很大程度是也是由於蘇共高層拋棄了黨。因此,中共這個「成熟的流氓」(《九評共產黨》語),對其官員階層的防範,不論公開還是秘密,都極為嚴密,非蘇共可比。

例如,蘇聯軍隊講「一長制」,什麼事情軍事首長說了算,政委就靠邊了,這是蘇聯解體過程中軍隊之能反戈的一個重要原因。中共軍隊就大不同了,堅持搞「黨委制」,「黨指揮槍」,「黨對軍隊的絕對領導」。1954年,中共軍隊《政治工作條例(草案)》送審時,「中國共產黨在中國人民解放軍中的政治工作,是我軍的生命線」一句中,「是我軍的生命線」的表述被劃掉了,毛澤東親手用鉛筆把這7個字又勾了回來。從此,《政治工作條例》雖多次修改,「生命線」提法卻從未變動過。中共軍隊中的政委可是有實權的。

在軍隊,軍事部門和政治部門平分秋色;在地方,則是業務部門和黨務部門一字並肩。雖然名義上都以黨的書記為首,但「黨政二元體制」卻必然造成內鬥不斷,相互掣肘。一種極端的情況是,在國營企業,書記開除廠長的黨籍,廠長開除書記的廠籍。這種事情還不少見呢。

「黨政二元體制」的弊端(例如靡費國庫——中國行政管理費佔財政總支出的比重,2003年已上升到19.03%,高於日本的2.38%和韓國的5.06%),中共難道不知道嗎?當然知道。但偏偏就這麼搞,一直搞到現在,可見其防範心機之深了。

在「黨政二元體制」之外,中共又設計了個黨委的多層集權體制。以縣為例。縣黨代表大會,選舉縣委;在縣委委員中,又選出縣委常委若干(十餘人);在常委之上,又有黨委副書記數名;副書記之上,才是縣委書記。縣是這樣,市、省、中央都是這樣。權力金字塔一級一級的,官大一級壓死人,夠人慢慢去爬的。實際上,雖然往往多是一把手說了算,但一把手的政敵也是不少,要擺平才行。

同時,政府部門又多設副職。以副省級市武漢市為例,市政府領導高達九名,其排序是:市長一人,常務副市長一人,黨組成員一人,副市長五人,秘書長一人。多設一個位置,就多出一個人來管事;多一個人管事,就多一分是非,窩裡斗是斷斷免不了的。中共搞了多少次的政府機構改革,官員、機構都在繞這樣一個圈子:膨脹——精簡——再膨脹。為什麼跳不出這個圈子?其實也是中共有意為之的啊。

以上講的是體制上、明面上的事情。中共對官員的暗中防控那也多得去了,就講一件筆者聽到的事。二零零幾年吧,我在一個特大城市的一家民企工作,有個公安分局局長與老闆關係密切,一次酒桌上,這個局長說他以前是市公安局某處處長,這個處的一項職能是監聽市副處級以上幹部的電話,一個人好像要監聽多少個人,他從來都不去過問,爬得遠遠的,免得給自己找麻煩。這大概不是虛言。

總之,中共對官員階層(尤其是高層官員)的防範,是機關算盡的。但是,管得了人,可不一定管得住心。尤其,當時代大潮滾滾而來,洪水衝決一切時,所有的防範都難以扼殺人逃命自救的本能;過於狡詐的中共,最終還是要誤了卿卿性命。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短評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