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她是什麼學校校長被舉報? 罪大了…

—河北張家口市橋東區副區長賈麗雲被舉報

河北省張家口市橋東區副區長賈麗雲曾任橋東區司法局副局長、張家口橋東法制學校(強制洗腦班)校長,在任職期間長期非法關押法輪功學員,對他們在精神和肉體上進行殘酷的迫害。鑒於國際社會採取措施追究迫害人權宗教者的罪行,大陸民眾現把賈麗雲舉報到海外明慧網。

河北張家口市橋東區副區長賈麗雲曾任橋東區司法局副局長、張家口橋東法制學校(強制洗腦班)校長,在任職期間長期非法關押法輪功學員,對他們在精神和肉體上進行殘酷的迫害。

鑒於國際社會採取措施追究迫害人權宗教者的罪行,大陸民眾現把賈麗雲舉報到海外明慧網

個人信息

賈麗雲(明慧網)

中文姓名:賈麗雲

中文姓名拼音:(JIA LIYUN)

性別:女

出生日期:1964年10月3日

出生地:河北省張家口市

身份證號碼130704196410030326

工作單位名稱:現張家口市橋東區政府

職務:副區長

原來工作單位名稱:張家口市橋東司法局

原來職務:副局長、張家口橋東法制學校(洗腦班)校長

迫害事實簡述

賈麗雲在任張家口市橋東區「法制學校」(強制洗腦班)所謂「校長」以後,積極執行江澤民的迫害命令,對不「轉化」(放棄修煉)的法輪功學員大打出手、長期非法關押。凡是被劫持到所謂「法制學校」的法輪功學員,無一不受到精神與肉體的殘酷迫害與折磨。

賈麗雲與同夥人劉小龍、王潤成等積极參与對法輪功學員的強行洗腦迫害,下面列舉他們的部分罪惡。這只是冰山一角。

李宏近被非法關押3年家人遭株連迫害

2001年8月下旬,法輪功學員李宏被工業街辦事處不法人員強迫每天到辦事處主辦的洗腦遭受洗腦迫害。一日李宏得知次日再不「轉化」就不讓回家後,被迫帶着7歲的兒子離家出走。

流離失所8個月後,她於2002年5月10日返回家,準備給兒子報名上學。然而在第二天早上,她就被工業街派出所的3個警察非法從家中綁架。

8歲的兒子離不開母親,被一同帶到吉家坊洗腦班關押,3天後又被公安強行送回姥姥家。孩子大病一場,高燒40多度,3天不退燒,身心受到極大的傷害。李宏的父親在女兒被關、外孫得重病的雙重打擊下,不堪重壓,立時兩耳失聰。

李宏先後被非法關押在吉家坊、高廟、橋東區「法制學校」洗腦班裡被強行洗腦,由兩個被僱用的陪教人員24小時隨身監控。他們每天逼迫她看攻擊法輪功的謊言錄像,對她連續罰站20天,不讓睡覺,有時只允許睡2小時。她稍有閣眼,就被監管人員電擊、用手指捅眼睛或擰、掐,致使其腿腳浮腫、瘀血、行走困難,其頭部、眼睛和大腦受到嚴重損傷。

她每月僅有的100元伙食費還被兩個陪教剋扣一半,每月只吃到50元左右,每頓只吃二兩米飯,甚至得不到菜吃,家人不被允許探視她。

李宏的親人也承受着巨大的精神痛苦與壓力。她的父親多次到「法制學校」要人,卻被威脅要扣除其養老金,被強令索要3,000元。因李宏的丈夫被開除工作,生活沒有來源,家人實在拿不出錢來,洗腦班就一直非法關押李宏,直至2005年1月底才將她放回。

李宏的兒子因母親被非法關押、父親被非法勞教後流離失所,上學又耽誤了一年,次年9歲時才花高價在姥姥家住地上了一年級。孩子失去了父母的照顧,工業街辦事處還不時派人到學校騷擾他,給孩子施加壓力,讓其逼迫母親放棄修煉「真、善、忍」,孩子受到極大的傷害,性格由此變得暴躁、孤僻。

劉建軍被灌食兩次出現生命危險

2003年11月9日,法輪功學員劉建軍到51056部隊家屬樓安裝窗盒,在等人空隙間拿出隨身帶的法輪功的書看,被該部隊軍官發現。該官員當即把書搶走,並不由分說叫來十幾名士兵毆打他,造成其左眼瘀血二十多天,胸部及腰部疼痛達月余。

在毆打過程中,劉建軍一再向他們講真相,可他們根本不聽,失去理智地狂喊亂打。毆打後,這些官兵將他移交到五一路派出所。隨後他被抄家,送到張家口橋東「法制學校」洗腦班裡繼續迫害。

在洗腦班裡,劉建軍又受到賈麗雲、王潤成等人的迫害。在他絕食抵制非法關押迫害時,被洗腦班人員強制灌食。他們先將他鎖在老虎凳上,一人揪住頭髮使勁往後壓,一人狠勁地捏住他的鼻子,再一人則一手用力掐住他的兩腮,一手用牙刷把兒使勁地撬他的牙,致使其口腔、牙床被硌破而流血。他們在所灌的液體里又加入鹽和一種使人口乾難忍的藥物,致使劉建軍兩次出現生命危險。

之後在劉建軍身體極度虛弱的情況下,洗腦班不僅不放人,又對他強行插管灌食,灌後並將插管留在胃中。賈麗雲等人怕劉建軍拔出管子,還特意給他戴上了背銬,使他疼痛難忍。劉建軍命懸一線,洗腦班怕擔責任,15天後不得不放人。

在劉建軍被迫害得生命垂危時,法制學校曾多次向其家人勒索錢財,賈麗雲和岳X還騙走劉建軍母親身上僅有的70元錢。

王麗華被折磨得大口吐血

2003年12月14日下午3點左右,法輪功學員王麗華在路上行走,被五一路派出所兩男警與橋東分局一女便衣強行綁架,在第二天晚上6點,被送到橋東區「法制學校」里強制洗腦迫害。

在洗腦班裡樓上樓下有三道鐵門,上着三把大鐵鎖。法輪功學員每人被關在一間屋裡,被禁止說話,還被用高價僱用的陪教人員24小時監控。法輪功學員及其家人被強迫支付所有的僱用費用。

王麗華因絕食抵制非法關押,被鎖在老虎凳上。個體游醫岳某一手往後拽着她的頭髮,一手用鴨嘴鐵鉗撬她的嘴。王麗華被折磨得胸悶、心絞痛。120急救中心檢出她患「冠心病」,又將她押到醫院強制輸液。

王麗華被折磨得大口吐血,五一路辦事處書記常小青還說:「死了,活該!」

在王麗華被非法關押在洗腦班期間,他們還揚言要送她去勞教或判刑。2014年正月十五前,王麗華逃出洗腦班。此後,洗腦班和五一路派出所對她進行追蹤迫害,並騷擾其家人。

奧運期間,便衣到王麗華的妹妹家騷擾。大年二十八,他們還假扮查暖氣的,砸妹妹的家門,在妹妹家到處亂翻,把妹妹和外甥嚇得連話都說不出來,致使其妹癱倒在床。

他們還到王麗華的母親家騷擾,凍結了王麗華的工資,到王麗華的單位蹲坑,進行恐嚇、騷擾。王麗華的母親擔驚受怕,精神遭受極大刺激,整日提心弔膽、夜不能眠,於2005年7月15日含冤離世。

副校長王潤成:「你要跑,我就斃了你!」

2003年5月19日,法輪功學員王忠被蹲坑的勝利路派出所警察綁架,他的私人物品被搶走。王忠再次被非法送到十三里看守所關押,遭犯人暴力毒打,受盡折磨。

在王忠絕食期間,犯人們用針扎他,他被打得慘不忍睹。在非法關押三個月後,他又被送到橋東洗腦班進行精神與肉體迫害。

賈麗雲等為達到洗腦轉化法輪功學員的目的,每天強制學員們看誣衊法輪功的謊言錄像,強迫打掃衛生,每頓只給少量的飯和鹹菜。王忠被迫害得血壓降低、心臟早搏、大腦意識遲鈍、身體站不穩。

賈麗雲等還用高價僱用陪教(強迫法輪功學員出雇金),寸步不離地嚴密監控學員。有一次王忠說了一句話觸動了副校長王潤成,王潤成便狂暴地將他打得滿口流血。

王忠被非法關押1年10個月左右,受盡凌辱和摧殘。王潤成威脅他說:「你要跑,我就斃了你!」

段雲被電棍亂捅

2004年2月13日,治保主任王光、寧遠堡村黨書記董存祿、村長張林,夥同老鴉庄鎮副書記張建軍在無任何手續的情況下,將寧遠堡村法輪功學員段雲家抄了個底朝天,將段雲的錄音機、其它用具,就連其母去世後親朋好友送的禮單都搶走,並將段雲劫持到老鴨庄政法委會議室審訊。

在老鴉庄鎮副書記張建軍的唆使下,五六個打手將段雲的頭蒙住毒打,後又將段雲送到橋東區「法制學校」迫害,每天強迫看誣衊法輪功的光盤。洗腦班頭目王潤成用電棒在段雲的身上亂捅,威逼、恐嚇她放棄修煉。

參加對以上法輪功學員迫害的指使者和參與者為:洗腦班校長賈麗雲、副校長王潤成、常虹、橋東分局劉X、高X、陪教施春林、個體游醫岳X、洗腦幫凶李慧、侯潤平。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