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美知名律師針對中共肺炎提出起訴 索賠20萬億美元

中共肺炎(武漢肺炎,COVID-19)正將全球帶入一場大災難,追求其責任的呼聲越來越高。近日,美國知名保守派法律鬥士、前司法部檢察官拉里·克萊曼(Larry Klayman)向德克薩斯州北區地方法院提出集體訴訟,要求中共為此賠償20萬億美元(合約141萬億人民幣)。

中共肺炎武漢肺炎,COVID-19)正將全球帶入一場大災難,追求其責任的呼聲越來越高。近日,美國知名保守派法律鬥士、前司法部檢察官拉里·克萊曼(Larry Klayman)向德克薩斯州北區地方法院提出集體訴訟,要求中共為此賠償20萬億美元(合約141萬億人民幣)。

克萊曼曾作為代理律師參與美國一連串重大訴案,例如起訴食品藥品管理局(FDA)在任時間最長的局長瑪格麗特•漢貝格(Margaret Hamburg)共謀掩蓋致命藥物的危險性及政治腐敗、起訴美國國家安全局通過一個項目系統保存全體美國公民的通話記錄等。他還是保守派組織「司法觀察」和「自由觀察」的創辦人。

這次,他與「自由觀察」組織、德州公司Buzz Photos聯手,於3月17日提交訴狀,針對中共國(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中共軍隊;中共少將、中共首席生化武器防禦專家陳薇;中科院武漢病毒研究所(Wuhan Institute of Virology)及該所新發傳染病研究中心主任石正麗共5被告提起群體訴訟。

起訴書開篇明義,直言:「這次群體訴訟涉及被告方造成的重大損害,這一損害是COVID-19中共病毒)自中國武漢一處不合法、且不符合國際生化武器法的設施泄漏造成的。」

起訴書還說:「中共設計的COVID-19是一種非常有效的災難性生物武器,可以殺死大量人口。中共當局未能避免該研究所員工被感染,再將其帶入周邊社區並擴散到美國。」

「儘管看起來這個病毒的泄漏是計劃外的,但它卻被當做一種生物武器來製造和儲存,目的是對付中共認為的敵人,包括但不限於美國人民。」

克萊曼還在起訴書中說,該案有六大訴因:協助教唆,令美國公民承受死亡或重傷的危險;向恐怖分子提供物質支持;串謀造成美國公民受傷和死亡;過失;不法死亡;企圖傷害與造成傷害。

克萊曼要求,中共政府應為自己的「冷酷且無情的冷漠及惡意行為」支付至少20萬億美元。

他在一份聲明中補充說:「美國納稅人沒有理由要為中共政府造成的巨大損害賠償。」「中國人民是好人民,但他們的政府卻不是,它必須付出高昂的代價。」

在3月13日,佛州伯曼法律事務所(Berman Law Group)受原告委託,針對中共幾大機構——中國政府(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中共國家健康衛生委員會、應急管理部、民政部、湖北省與武漢市政府,向佛州邁阿密分院提起一項集體訴訟。

起訴書指,中國(中共)政府及其他被告為維護經濟利益和超級大國地位,瞞報病情,導致疫情在全球的蔓延,並對原告造成了損害。

如今拉里·克萊曼提起的這項訴訟,當然是又一起針對中共製造的中共病毒索賠的案件,但與佛州訴訟不同的是,他直接針對中共製造生物武器、違反國際生物武器條約發起挑戰,對中共來說,更為致命,可以說是點中死穴。

責任編輯: 寧成月   來源:歐洲希望之聲記者鄭平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北美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